乖寶貝把葡一個個擠出來,生殖腔求饒粗大懲罰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乖寶貝把葡一個個擠出來,生殖腔求饒粗大懲罰

乖寶貝把葡一個個擠出來,生殖腔求饒粗大懲罰

發布時間:2019-04-17 09:29:37

導讀
不僅如此,她的另外一隻手沿着蕾絲睡衣的邊緣,摸到了白嫩的酥胸上。“啊!”王珊珊忍不住低聲的叫出聲來,身邊的丈夫已經睡熟,沒可能發現她正在自慰。因此,她也變得更加大膽,腦子裡幻想着男人插在她

 不僅如此,她的另外一隻手沿着蕾絲睡衣的邊緣,摸到了白嫩的酥胸上。

“啊!”

王珊珊忍不住低聲的叫出聲來,身邊的丈夫已經睡熟,沒可能發現她正在自慰。

因此,她也變得更加大膽,腦子裡幻想着男人插在她身體裡面的感覺,而雙手也沒停頓,開始不斷的挑逗慢慢激發出來的情欲。

同時,在離她房間不遠的一間出租屋裡,剃着平頭的男人的呼吸也随着王珊珊身體的起伏而加重。

他感覺下面硬的像鐵一般,就算現在有一個美女躺在床上,所激發的情欲都沒偷窺王珊珊自慰來的強烈。

“我快忍不住了!”

他的手不由摸到了下面,這種安撫沒有半分作用,平頭男子的眼睛裡面布滿了血絲,

很想不顧一切的沖進王珊珊的房間裡面······

此時,王珊珊的雙手仍然在不斷的撫摸身體的兩個最敏感的部位。

慢慢的,她的内褲已經濕了,而她的神秘地帶裡面則不斷的噴出細微的體液。

第一章

王珊珊身材豐滿圓潤,曲線迷人,有着一雙修長的美腿沒有半分贅肉。

她對自己最滿意的地方就是胸部,她的胸部雖然隻有c罩,但是卻無比的飽滿,穿任何衣服,不管從哪個角度望去,都可以看見兩座小山丘。

清晨,她走到卧室的右角,打開衣櫃,随手挑起一套衣褲,上身是簡潔的白襯衫,下身是一件黑色包臂裙,這也是她每天上班穿的黑白職業套裝。

她回頭瞥了正在熟睡的老公一眼,想到昨天晚上,這個男人又隻是匆匆了事,根本就沒滿足她,不由歎了口氣。

他們結婚已經有三年,在經過了最初的激情過後,最近半年來,她老公對她是越來越冷淡。

王珊珊清楚,并不是她沒有魅力,而是相處長了,做愛都做膩味了。

随後,她便提起背包,走出了卧室。

當她剛剛走出卧室的時候,就看見一雙帶着血絲的眼睛,目光中飽含最深沉的炙熱。

這是他的公公王國柱,稀疏的白發,滿臉老年斑,一口黃牙似乎随時都會掉光。

“爸爸,你這麼早就起來了啊,怎麼不多睡會?”王珊珊詫異,連忙公公打了個招呼。

王珊珊的丈夫劉建做生意十幾年,本來小有成色,但是卻在三個月前破産,不僅僅背一身貸款,房子也抵押出去了,所以生活拮據之下,所以他們不得不暫時搬進劉德國柱家裡居住。

而王珊珊在這三個月來,都不适應房子裡還有另外一個男人。

王珊珊雖然打了招呼,但是劉國柱沒有回話,直勾勾盯着王珊珊曼妙的身軀,仿佛在欣賞一件藝術品。

他臉上的皺紋如同一條條溝壑般,對着王珊珊微笑。

“我先去上班了!”王珊珊脊背有些發冷,在她剛剛搬進這個屋子的時候,她就發現了王國柱看她的眼神中,有一些很晦澀的東西。

這種目光她經常在其他男人眼裡看到,她明白這是對她身體的渴望。

其他男人也就算了,生理的本能罷了,不過王國柱畢竟是她的丈夫的爸爸,名義上她也得喊一聲爸,想到這裡,王珊珊覺得有些反胃。

空氣也有些沉悶,王珊珊想趕緊離開這個屋子。

而就在他走到防盜門旁邊,換上黑色高跟鞋,馬上要出門的時候,劉國柱忽然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雙手張開,把王珊珊攔腰抱住。

“爸!你在幹什麼啊,快點放開我!!!”

王珊珊如同受驚的兔子,她怎麼沒有想到,劉國柱居然會這樣對她。

他是王國柱的兒媳婦,是絕對不能做出越軌的事情。

“老婆,你到哪裡去了,我等你好久了!!”

王國柱仿佛沒有聽見她說過,說了一句讓王珊珊覺得莫名其妙的話。

“爸,你再說什麼啊,快點放手。”王珊珊呵斥。

王珊珊的大聲呵斥并沒有讓劉國柱放手,他反而更進一步,左手開始從王珊珊的細腰慢慢的摸上了她的胸前。

“爸爸,你快點放開,不能這樣,我不是你老婆,我是你兒媳婦啊!”

eU55Z0xoR0hva0tXL3FvZGVtcEZua0xWdFdvUXRVYTJtUmZHc1E1ektUa2d2NnozclBmV2RBPT0.jpg

第二章

王珊珊急的都要哭了,看來劉國柱是把她當成去世好幾年的老婆了。

她的老公劉建和她提到過,劉國柱有精神分裂症,有時會發作,隻是沒想到,居然在這個時候發作了。

“老婆,我忍的太久了,你回來真是太好了,快點來讓我爽爽!”

劉國柱龇牙咧嘴的笑出聲來,雙手在王珊珊白嫩的胸脯上不斷揉捏。

兩隻大白兔在他的侵犯下變了形狀。

敏感部位被襲擊,王珊珊的第一感覺就是全身都癢癢的,如果昨天丈夫不是直接掀開她的裙子,五分鐘就完事,而是像劉國柱這樣就好了。

不過,殘餘的理智告訴她,必須馬上制止劉國柱。

“爸,我求你了,我不是你老婆,你快點放手,劉建還在房裡睡覺呢!”

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丈夫劉建看到這一幕,和公公做不倫之事,這以後還怎麼過日子。

她的掙紮并沒有讓劉國柱停下,他的右手開始從胸脯上慢慢滑下,逼近王珊珊的神秘地帶。

王珊珊整個身子顫抖不停,雙手死死的抓住劉國柱的右手,拼死抵抗,不想讓他摸到最敏感的地方。

“老婆,我想死你了!”

劉國柱說完,大手往下一揮,就把王珊珊的手給拉開,接下來右手便沿着黑色包臂裙的邊緣伸了進去,手指微微彎曲,摩擦起王珊珊的外陰。

王珊珊一個激靈,神秘地帶被侵犯,她又羞又怕,嫩白的俏臉從脖子刷的紅到耳根。

她艱難的往前走了兩步,誰知這樣一來,劉國柱的手指更加深入。

不知怎的,王珊珊在羞憤的同時,一股帶着酥麻的快感不斷從下身傳來,這是她的丈夫從來沒有給過她的體驗。

而劉國柱也感覺到了王珊珊已經動情,咬着牙,露出猙獰的笑:“老婆,你下面都流水了,既然你也渴望,就不要反抗了!”

“不行,不能這樣啊!”王珊珊尖叫了出來,因為怕在屋内睡熟的丈夫聽到,所以他刻意壓低了聲音。

這樣一來,在劉國柱的眼裡,王珊珊的叫聲如同烈性的春藥般,刺激着他的神經,他實在是忍不住了,用左手慢慢的拉開王珊珊包臂裙的拉鍊,接着又開始解皮帶。

“刷!”

已經動情的王珊珊哪裡還有半分力氣抵抗,包臂裙也褪到了大腿中央。

頓時,嫩白如同羊脂球般的股溝暴露在空氣中,王珊珊的臀部緊俏挺拔,沒有一絲贅肉,加上她那柔若無骨的水蛇腰,任何男人見到,都無法淡然。

“咕咕!!”

劉國柱見到眼前的美色,艱難的吞了口水,接着放棄了解開他自己的皮帶,左手張開,朝着王珊珊的屁股就擠了上去。

頓時,嫩滑無比的感覺從手掌上襲來,侵蝕着劉國柱的理智,他的褲裆已經撐的老高,恨不得馬上進入兒媳婦的身體。

“爸爸,快點住手,我們真的不能這樣的!”王珊珊心裡非常忐忑,她也不确定劉國柱到底有沒有發病。

第三章

如果劉國柱精神分裂症發作,把她當成了去世的婆婆,也許過後劉國柱便會忘記這件事。

這是王珊珊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地方。

同時,他也在懷疑,如果劉國柱是清醒的,那就太可怕了,以後還要繼續在這個屋子裡住很長一段時間,到時又該怎麼面對?

很快,劉國柱左手的兩個手指從王珊珊的神秘地帶中移開。

他先是用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撮了幾下,接着把中指往上伸,放在舌頭上舔了舔,笑出聲來說道:“老婆,你就從了我吧,你都流了這麼多水了!”

王珊珊的肚子如同翻江倒海,惡心的想吐出來,畢竟劉國柱是她的公公,如今卻在舔她隐秘地帶流出的液體。

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她居然在公公的挑逗之下動情了。

她想掙脫,不過卻根本無法逃離劉國柱的手掌心。

很快,劉國柱把褲子拉到了大腿處,伸出模樣猙獰無比的巨龍,準備最後的侵犯。

“不行啊,爸爸,真的不行,快點放開我。”

王珊珊急的抽泣起來,肩膀不斷的顫抖,此時,她真的恐懼了!她這輩子也沒想過,她有可能會和公公發生關系。

“老婆,我馬上就要進來了!!”劉國柱即将得逞,眼神中露出火一般炙熱的情緒。

他把王珊珊的身體推到門旁,想要從後面進入。

“哐當!”

王珊珊拼命的掙紮,踢翻了鞋櫃,發出刺耳的響聲。

“外面怎麼這麼吵,還要不要人睡覺了。”

此時,劉建的聲音從卧室傳出,為有人打擾他的美夢表示不滿。

聽到老公的聲音,王珊珊楞柱了,如同被澆了盆冷水,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老公劉建看到她和公公做苟且的事情,現在她說什麼也不會讓公公再有機會撲到她身上。

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雙手用力往外擠,劉國柱沒有站穩,往後退了好幾步,摔在了沙發上。

倒在沙發上劉國柱,本想要站起來繼續侵犯王珊珊。

不過,在聽到兒子的聲音以後,他的臉色陰晴不定,整個眼睛都漲的通紅,貪婪的望了王珊珊的身體一眼之後,便一言不發的走進了卧室。

王珊珊縮在大門旁邊,飛快的把褲子穿好,見到公公回屋了,這才松了一口氣,她心想公公剛剛精神分裂症犯了才會侵犯她。

而現在,公公應該清醒了。

不過,為防萬一,她沒有去打擾王國柱,而是迅速的穿上鞋子,走出了家門,她實在無法繼續呆在這個屋子裡了。

在她走後,劉國柱睜開了眼睛,從卧室中走了出來。

他把中指伸到了鼻子中間,手指上面還殘餘着王珊珊的體液,他深深的吸氣,臉上的露出貪婪的表情····

于此同時,在劉國柱家對面的閣樓中,一位穿着白色運動衫,身材魁梧,剃着小平頭的青年,他緊緊的咬牙,雙手握拳,握的很緊,眼睛裡面冒着血絲,看着筆記本電腦的屏幕。

在筆記本屏幕裡面,正播放着剛才劉國柱侵犯王珊珊的視頻。

他不斷的回放這段視頻,拳頭也越握越緊。

第四章

上班的這一整天,王珊珊都覺得無精打采,早上被公公侵犯的事情不斷的在她的腦海中浮現,他有些不知所措,無法去面對劉國柱。

最為讓王珊珊覺得難堪的是,她的内褲一直是濕的,這種感覺讓她既難受又羞愧。

不知為何,王珊珊在羞愧的同時,還有幾分期望,她忘不了劉國柱摸她的感覺。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的心情更加忐忑。

因為,她不得不次回到劉國柱家,再次面對這個對她有賊心的公公。

“但願爸真的是犯病了,而且把今天早上的事情都忘記了。”

在回家的地鐵上,王珊珊不斷的安慰自己,下定了決心,就算劉國柱提到早上的事情,她也絕對不會承認。

正在她絞盡腦汁,思考回家如何面對劉國柱的時候。

忽然,她感覺有一雙厚實的大手,正抵在他的臀部,而且還在慢慢的移動。

“嘶!”

她倒抽了一口涼氣,心髒砰砰跳個不停。

“該不會這麼倒黴,地鐵上遇到色狼了?”她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現在正好是下班時間,地鐵上的人滿為患,幾乎連站的地方都沒有了,王珊珊不想在衆人面前出醜。

本質上,她是個膽小而且怯弱的人,習慣了忍氣吞聲。

王珊珊深深吸了一口氣,在人群的縫隙中往前走了幾步,心裡不斷的祈禱,對方并不是想占她便宜,隻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屁股罷了。

讓她失望的是,她即使離開了原來的地方,那雙厚實而有力的大手還是跟了上來,并且緊緊的壓着他的股溝。

她的臀部在這雙大手的揉捏下不斷的變幻着形狀。

王珊珊的臉漲的通紅,甚至修長的脖子也紅通通的。

“啊,他真的是在摸我,會被發現的!”她連忙用餘光瞥了周圍的人一眼,發現并沒有人看到她這邊的異常。

她很想回頭,看看到底是誰在摸她,甚至想過扇後面的人一巴掌,思考再三,卻什麼也沒有做,所有反抗的想法都熄滅。

“這麼多人看着,如果我反抗,實在是太丢臉了!”她的心沉了下去,她也害怕如果反抗,後面的那個人做出更加過激的舉動。

緊接着,本來在她臀部撫摸着的大手忽然便了個方向,縮起手來朝她神秘地帶摸去。

“啊!不要,不要摸這裡!”

王珊珊頓時激動起來,她在心裡大喊,在地鐵裡面被摸外陰,如果被人發現了,實在是太丢臉了。

“吧唧······”

對方的手指隔着内褲,探入了她的神秘地帶的邊緣,并且有規律的摩擦起來。

一陣又一陣酥麻的感覺從下面傳來,王珊珊忍不住全身微微的顫抖,她雙腿閉緊,企圖把對方的手擠出去,不過這樣卻起了反效果,對方更加用力的撫摸她的神秘地帶。

很快,本就還沒有幹透的内褲被浸濕了,一股帶着強烈羞恥感的快感如海浪般源源不斷的沖擊她的腦海。

“呼呼!不能再這樣讓他摸那個地方了。”王珊珊心急如焚。

“可是·······,為什麼感覺又這麼·········”

她此時很想反抗,很想讓對方停下,但是卻又不忍心讓對方停下。


上一篇 :再戰老婆閨蜜,摩托上她被迫迎合他挺進挺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