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奶頭好脹快點揉揉啊哦,看完秒濕故事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大肚奶頭好脹快點揉揉啊哦,看完秒濕故事

大肚奶頭好脹快點揉揉啊哦,看完秒濕故事

發布時間:2019-04-16 16:41:47

導讀
  我感受到一隻小手摸上了我的大腿,我裝作沒有發現的樣子,繼續開着車,隻不過車速放慢了許多。  或許是看我不為所動,葉鑫的動作也打了起來,柔弱無骨的小手從我的大腿一直摸到胸前,然後落到腹部,在我的小

 


  我感受到一隻小手摸上了我的大腿,我裝作沒有發現的樣子,繼續開着車,隻不過車速放慢了許多。

  或許是看我不為所動,葉鑫的動作也打了起來,柔弱無骨的小手從我的大腿一直摸到胸前,然後落到腹部,在我的小腹上打着圈。

  這就是拜金女,隻要你有錢,她們就能迫不及待的爬上你的床。

  我雖然已經不是初哥了,但是依舊受不了這樣的挑撥。我一把抓住葉鑫的手往下按了按,而她也立馬就意會了我的意思,身體靠過來雙手拉開拉鍊,為我撸了起來。

  葉鑫看起來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手上的技巧讓我不一會兒就開始粗喘起來,我一腳踩下刹車,将人一把拉過來,尋着她的嘴唇就親了過去,手上也沒有空着,在她的身上肆意遊蕩。

  我揉捏着她高聳的雙峰,聽着她嘴裡發出來的嬌吟,覺得自己心裡有一頭野獸就要沖出來了。

  “葉……葉哥。”葉鑫雙眼朦胧的看着我,一雙紅唇是被蹂躏過後的嬌豔欲滴。

  我嗯了一聲,從她的脖子一直親吻到胸前,然後噙住了其中一點,還不忘問她一句:“舒服嗎?”

  “舒服……好舒服……”說完,她側了側身子,将另一個雪白湊到我的面前,嬌羞的告訴我:“葉哥,還有這邊。”

  我将座椅放平,一嘴一手在她胸前忙活,另一隻手漸漸滑過她的腰間,狠狠的揉捏了幾下她的臀瓣,然後開始脫她的褲子。

  此時的葉鑫,衣襟大開,露出兩坨雪白的山峰,褲子半褪,落在了腿彎處,露出白皙的大腿。

第1章 假裝有錢人

  “讓我假裝富二代,讓那些拜金女主動送上門來?在睡了她們後,像耍猴一樣讓她們滾蛋?”

  我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

  她叫厲若冰,至少名片上寫着這個名字,此刻正微微翹腿,黑色皮褲包裹着窈窕性感的身材,小嘴抿了口咖啡,冰山女神般的點點頭。

  “不錯,我要你做的就是這個。每成功一次,我給你五千。”

  女人面無表情。

  我聽了後徹底無語。

  我叫葉成松,是個跑腿的,今天接了個活,沒想到遇到這麼一奇葩的主!

  “我不明白?”

  “不需要你明白!總之很簡單,假裝有錢人,勾引那些癡心妄想嫁給富豪的拜金渣女!狠狠的玩弄她們後,再将她們無情的抛棄!”

  “那更不可能了,我不是有錢人,再說了,現在的女人哪個不精明着,我這樣一個屌絲,誰……”我翻着白眼苦笑。

  沒等我把話說完,女人丢過來一串鑰匙,我眼皮一跳,順着她纖細小指指的方向看了出去。

  “門口那輛瑪莎拉蒂總裁是我開過來的,車鑰匙給你。”

  女人說着,又從坤包裡掏出一個盒子遞過來。

  盒子是開封過的,我打開一看,發現是塊表,精緻大氣,一看就不是便宜貨。

  “江詩丹頓,六十萬一隻的表,你戴上。”

  女人淡淡一聲。

  啥!

  這表值六十萬?

  我頓時口幹舌燥,心裡頭一萬個草泥馬奔馳而過,傻傻的擡頭盯着這個女人。

  “這個世界,渣男不少,渣女也多!”

  “我要你做的,就是扮演一個有錢人的角色,放心,我有很多錢,多到你無法想象,隻要你通過我的考核,我會扶持你将這個角色演好,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勾引那些拜金女,狠狠的虐她們,當然更精彩的是要花很少的金錢,把她們給睡了,最後再将她們無情抛棄。”

  女人一番話讓我震驚,下一刻一抹溫潤傳來,發現是她把手伸過來,幫我把表戴起來。

  那一刻,我感覺她的胳膊很細膩,不小心間的肌膚觸碰,讓我心頭一片蕩漾,口幹舌燥無比。

  腦海裡,女人說的那五千塊的酬勞讓我心跳加速,女人獨有的氣質,更讓我怦然心動。

  “五千塊!記住,你不僅有錢賺,還能無償享用那些女人的身體,呵呵……這世上還有比這更好的事?”

  女人幽幽一聲,站起身,面若平湖:“這家咖啡店是我開的,待會你去勾引一個女人,我不管是誰,标準是美女白領,越美越好,我會通過監視器觀看這一切。”

  留下這句話,女人翩然離去。

  我臉有點紅,随後很快理清了這件事。

  一個女人,把我包裝成有錢人,讓我去吊馬子,玩弄綠茶婊?

  這件事幹得!

  想到小妹每個月的醫藥費,再加上虐的是拜金女,我心裡沒有一點負罪感。

  女人走後,我喝了口咖啡平定心情,目光在咖啡館掃視一圈。

  手上握着瑪莎拉蒂的車鑰匙,我的心裡多了一份自信。

  因為是工作日的下午,咖啡館并沒有多少人。

  我開始等待,一杯咖啡接一杯。

  正當我快要犯困的時候,走進來一波美女,三個白領麗人打扮的女人莺歌燕語的走進來,點了咖啡和下午茶後坐在我對面沙發上。

  說實話,這三個女生都長得不錯,左邊一個有點像白骨精,濃妝豔抹,挺漂亮的,胸特别大!

  中間那個一張瓜子臉,皮膚很白,嫩滑如玉,薄薄的嘴唇,穿着黑色的風衣,把曼妙曲線勾勒出來,軟香滿面,看起來很有料,氣質則有點清純可人。

  右邊那個就給人無限妖娆風情感,雖然漂亮,但桃花眼不時閃過的妩媚,說明這個女人也不是什麼保守的女人!

  而她們坐下後,目光都往落地窗外的瑪莎拉蒂瞄去。

  “好帥啊,這車我認識,瑪莎拉蒂總裁,兩百萬起步。”

  “這是哪個有錢人停在這的?不知道有沒有在咖啡店裡?”

  “有機會認識下車主就好了,車牌更牛啊!”

  幾個女人有多躍躍欲試,不動聲色的在咖啡館所有男人身上掃了一圈,我注意到她們毫不猶豫的忽略過我的身體。

  也難怪,我一身便宜貨,對方能看上眼才怪。

  我雖然沒泡過多少女人,但也知道這種女人最好忽悠了,隻要把車鑰匙往她們跟前一擺,下一秒立馬就乖乖就跟着你走了。

  特别是那個冷豔的,一臉妩媚,按倒在床上一定很美妙,就她了。

  深吸一口氣,我走過去,微微一笑:“你好,可以請你喝杯咖啡嗎?”

  心裡有底緊張……

  下一刻那個女人傲慢的擡起臉頰,皺眉盯了我一眼,搖頭冷然道:“抱歉,我不和陌生人說話。”

  我仿佛能看透這三個女人目光裡的嘲笑,心裡冷然無比,就是你們這些綠茶婊,隻知道巴結有錢人!

  很讓人不爽!

  我心底一股火嗖的竄起來,老子不信了,還拿捏不了你們!

  當即,我靈機一動,假裝遺憾的苦笑,道歉一聲“那打擾了!”然後轉身走回座位。

  裝模作樣喝了一口咖啡,我站起來買單完畢,故意将手機落在桌上,随後推門走出咖啡館。

  “一個小屌絲,也敢……”

  三女湊在一起露出譏諷的笑容。

  嗡!

  我按動車鑰匙開關,車門打開,我優雅的坐進瑪莎拉蒂,在路人豔羨的目光下,我感到爽爆了!

  雖然不是我的車,但這種感覺太拉風了!

  而在咖啡館裡,那三個女人臉色嘩的一變。

  “車主居然是他?”

  妖娆女人眼中閃過一絲後悔。

  另外兩個女人同樣震驚了,清純女反應最快,看了眼我的座位,留意到我落下的手機後露出一抹欣喜,下一刻飛快撲了出去,抓起桌上的手機沖了出來。

  高跟鞋嘎登嘎登踩在地上,發出急促的聲音。

  “靠,被她搶先了!”

  另外兩個女銀牙一咬,也馬上扭着翹臀跟了出來。

  “先生……先生……”

  瑪莎拉蒂車内,我握着方向盤,看到後視鏡裡追出來的女人,嘴角一抹笑容頓時浮現。

  成了!

  我裝作沒聽見,車子啟動,從停車位駛出來,最後被三個女人攔了下來,對方死命敲着車窗玻璃。

  “美女,有事嗎?”

  我假裝不解的搖下車窗,貪婪的瞄着對方修長的雙腿。

RzVaRU5xVWxxZE5zNVdWTi90dXczb2ZhUFBWNWFkQ0UrS0pCRzJrMm9BR3ZnNStmSG1OcU9RPT0.jpg

第2章 編織陷阱

  “先生,這是你的手機嗎?”

  清純女喘着氣,臉微紅,注意到我的目光後好像很害羞,将手機遞到我跟前。

  “啊,你看我這腦子,這正是我的手機,太謝謝了!”

  我一臉激動,走下來接過手機,朝對方感謝個不停:“美女,太謝謝了。”

  “沒事……應該的。”

  清純女一邊笑嘻嘻應着,一邊偷偷往車廂裡瞄着。

  “哎呀,小顔,你跑的可真快!”

  另外兩女追出來,見她跟那個有錢人搭讪上了,表情立刻閃過一抹嫉妒,随後又很好的隐藏起來,跟着兩個都笑盈盈的盯着我。

  我一一掃過她們,假裝感激道:“多謝幾位美女啊,我這人就是丢三落四的,這裡面存了很多重要資料,要不是你們幫我找回來,損失上百萬啊,我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聽我這麼一說,三女都是眼前一亮。

  不動聲色的打量我,一身地攤貨,就連手機都是國産山寨機子,心想這有錢人怪癖可真多,不會是個修車的拿着客戶的車子出來裝吧?

  我自然注意到她們的目光,當即神色一闆:“我叫葉成松,叫我葉哥就行,幾位美女……”

  “叫我小顔。”清純女嫣然一笑。

  “我叫瑪雅,嘻嘻,英文名。”

  這是那個大胸妹。

  “COCO。”

  最後一個則是妖娆女。

  三個美女大方的伸出手,最後和那個妖娆女人,也就是COCO握手時,她無限妩媚的一笑,好像在發嗲一樣:“葉哥,剛才抱歉了,你知道的,總有些讨厭蒼蠅到處飛着,我可不是說你啊,嘻嘻,不過現在咱們不算是陌生人啦?”

  “對對對,不算是陌生人了。”

  我假裝哈哈大笑。

  裝作感謝,我要幫她們買單,對方還不肯,後面一聽她們下班了要去環球廣場逛街,我立刻拍闆說要送她們一程,以示感激。

  “不方便吧?”

  清純女故作害羞道。

  有些懊惱的瞄了眼身後兩隻跟屁蟲,她心裡一陣後悔,早知道不該拉着兩女出來喝咖啡,否則認識葉哥的人可就隻有自己了。

  “沒事,反正我這幾天休假。”

  我裝作商界大佬,呵呵微笑,一副忙裡偷閑的樣子。

  “那葉哥,麻煩你了啊。”

  三女這才對視一眼,都笑着點頭下來。

  為了坐在副駕駛位上,三女還暗中競争了一番,最後清純女小顔勝出,得意洋洋的到我身邊,一邊偷偷打量我。

  不得不說,這女的極品,氣質清純,但身材又火辣無比,兩種矛盾的美感結合在一起,太誘惑人了!

  我暗自心動。

  坐進車,三女暗中打量,眼裡還是有一絲懷疑,當然這一切都逃不過我的法眼。

  還有最後一件事!

  我笑了笑,扭頭故意捂着肚子,抱歉道:“三位美女等我下,去上個廁所。”

  我随手将左手手腕上戴着的手表解下,很随意的樣子,放在儀表台上,跟着開門往咖啡館一溜煙跑去。

  “真,假?”

  見我離開,三個女人抽空沉思起來,當妖娆女和大胸妹還在分析我是不是有錢人時,清純女拿起我放在儀表台上的手表,對着手機一陣輸入,幾秒後臉色陡然綻放異彩,震驚的哇呀一聲。

  “天!”

  “不用猜了,這是真的有錢的主!”

  她目光震驚,掩飾不住的狂喜,将手機拿給身後的姐妹們看。

  “江詩丹頓同型号?六十萬一隻的名表?”

  大胸妹驚呆了,美妙的胸脯不斷抖動。

  “不會是假的吧?”

  “怎麼可能!”

  妖娆女美眸驚喜,這次是真的碰上寶了!

  幾分鐘後,我一臉輕松的走回來,剛坐進車廂,将手臂戴上,發現氣氛有點微妙。

  “幾位美女,讓你們久等了,抱歉。”

  我歉意一笑,車子啟動,朝環球廣場駛去。

  一路上,三女都在偷偷打量我。

  我見氣氛有些微妙,連忙尋找話題,最後問出三女都是附近寫字樓的外企白領。

  外企白領啊,好啊,都是美女,素質也高,這就符合那個女人說的,越極品越好!

  我一臉笑眯眯的。

  最後,我将三女送到環球廣場,抵達目的地後,下車以一個優雅的動作為三女開門。

  “幾位美女,有緣再見咯。”

  我沒有詢問三女的任何聯系方式,扭頭就走。

  因為我知道,不能心急,而是應該讓女人主動!

  隻有那樣,才會顯示我的風度,突出我接觸她們沒有惡意,起碼不是那種一上來就急色要聯系方式,意圖不軌的人。

  果然,見我一副要走了的樣子,三女都急了,一副欲說還休的糾結樣。

  硬着頭皮把我攔下來後,小顔一臉扭捏,害羞道:“葉哥,方便留個聯系方式嗎?”

  “還有我的,我的……”

  另外兩女也是急迫得很。

  “當然。”

  我這才爽朗一笑,留下微信後驅車離去。

  半途,我就接到了三女添加好友的消息。

  “還真是綠茶婊啊,這就跪舔上門了?”

  我冷笑着,沒有立刻添加,要吊她們的胃口!

  開着豪車的感覺太爽了,我一路疾馳,鬼使神差想過把這輛價值兩百多萬的豪車開走,後面一想我真是活膩了,那個女人有膽把車給我?會沒有後手?以她的能耐,估計我這跑路不了幾天就要被抓!

  心思複雜的返回咖啡館,剛推門,就看到那個叫做厲若冰的女人坐在先前位置上。

  她的表情很冷漠,讓我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我坐下來喝了口水,主動将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到三女跟我要聯系方式,厲若冰這才點頭:“雖然離我想的還差點,但也不算太糟糕?”

  “差點?”

  “當然,如果換做任何一個真正的情場大少,這會早摟着那三個女人中的随便一個在酒店開房了。”

  女人朝我露出一抹譏諷。

  我暗道這女人看不起我啊,當即不服氣道:“我這也是一步步來,勝在穩妥!”

  “行了,這張VIP卡你收着。”

  我低下頭,看見是望海市鼎鼎大名的一家私人會所,玲珑度假山莊,就連我這種普通人都聽說過這家會所的名氣!

  “明天你聯系她們,帶她們去會所消費,十萬以下任意簽單,但記住,不能給她們實質性的禮物!”

  “她們?”

  “當然,既然三個都上鈎了,那你就三個都上!

  厲若冰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啥!

  我一聽懵了!

  “車子你留着,這是我剛才讓人給你買的衣服鞋子,記住,我吩咐的事情,你好好幹,少不了你的好處。”

  女人冷漠吩咐一聲後離開,随後我拎着一個行李箱,頭大無比的開車回家。

  鄰居見我開了輛豪車,都驚呆了,我隻好說找了個代駕的工作,這車是老闆的。

  回到自己那簡陋的宿舍,我才拿出手機點開微信,同意了大胸妹三女的好友添加。

  很快,三女都發來短信。

  “葉哥,在忙呢?”

  這是小顔發過來的短信,後面跟着一個笑臉。

  “嘻嘻,葉哥,我是COCO,晚上要出來一起嗨皮嗎?”

  不好意思,咱沒空!

  “葉哥,我好像在你車上落下一條手鍊了?”

  最後看到瑪雅的短信,我扭頭下樓,果然在瑪莎拉蒂車廂裡找到一條手鍊。

  還真是心機婊啊!

  我捏着手鍊笑了,這個瑪雅比其他兩個聰明多了,不過她卻不知道,自己掉進了一個怎樣的陷阱裡!

  思索一番,我複制了一段話,分别給三女發去。

  “美女,明天周末,賞臉一起出去放松心情?”

第3章 魚兒上鈎

  第二天上午,我準時出現在昨天那個咖啡館。

  身上穿着厲若冰昨晚幫我準備的喬治阿瑪尼西裝,腳下是意大利私人訂制皮鞋,容光煥發的我,活脫脫一個青年才俊。

  等了一陣,三女聯袂而來,顯然知道我同時約了她們三個的事情,本來都帶着埋怨的表情,但見到我的第一眼後,馬上露出動心的表情。

  “葉哥,你好帥啊。”

  三女誇張的叫起來。

  “謝謝。”

  我很謙虛的說道。

  “瑪雅,你的手鍊。”

  随後,我微笑着将手鍊還給她。

  “謝謝你,葉哥!”

  瑪雅甜甜一笑,小指頭觸碰到我的手,電流滑過似的,讓她更顯嬌羞。

  “葉哥,今天你要帶我們去哪裡玩啊?”

  随後她主動走到我身邊,小手已經挽在我的胳膊上。

  看得出,她今天明顯精心打扮過。

  一張精緻的臉蛋,畫着淡妝,長長的睫毛顯得很可愛,上半身一件米黃色大衣,将胸前那碩大的雙峰彰顯得更加圓潤,關鍵是她挽着我的胳膊,使勁那胸前一坨肉頂着我。

  我靠!

  這感覺太銷魂了!

  見此,另外兩女不樂意了,COCO直接妖娆一笑,自然的走到我身邊,挽住我另一隻胳膊,一股誘惑的香水撲面而來,直勾我得心裡癢癢無比。

  “不要臉……”

  清純女小顔落後一步,郁悶得直跺腳。

  “之前談了一筆生意,辛苦了大半月,所以打算放松下心情,正好,帶你們去個地方玩玩。”

  我故作神秘,在路人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先帶着三女喝了咖啡,最後上了瑪莎拉蒂,朝度假山莊駛去。

  “葉哥,要不是你,我們才不會随随便便就跟一個認識不到兩天的男人出來玩呢。”

  剛一上車,瑪雅就迫不及待的說道。

  “是啊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我一見葉哥就覺特有安全感!”

  COCO甜甜笑道。

  我見狀,不由笑嘻嘻一問:“所以,你們不怕我是壞人嗎?”

  噗嗤!

  幾聲笑聲響起,三女誇張叫起來:“葉哥,你要是壞人,這世上就沒好人了!”

  我一聽哈哈大笑。

  心裡卻冷笑不已!

  好人?

  我長這樣就是好人?

  不就是因為我開着瑪莎拉蒂,帶着六十萬的名表!

  心中再次呵呵,我一邊開車,随後抵達玲珑度假山莊。

  “哇,是玲珑度假山莊!”

  三女都看呆了,露出癡迷驚喜之色,這是望海市最出名的私人會所,不對外開放,隻接待富豪權貴,她們這些混迹外企,一心希冀進入望海上流圈子的女人,又豈會沒有聽說?

  車剛一停在山莊門口,一個侍者走上來替我開門,随後恭敬的對我彎腰。

  “葉少。”

  他一臉笑容和巴結,搞得我好像經常出入此地一樣。

  實際上我哪裡來過!

  但我不動聲色的點點頭,知道這一定是那個叫做厲若冰的女人吩咐過,這讓我對她的能耐更高看了一眼,也更加好奇她這樣做的目的?

  但眼下沒空想,我随後紳士的開門迎接三女下車,帶她們走進玲珑山莊。

  幸好有侍者引領,這讓第一次出入此地的我不至于出醜。

  我拿出厲若冰給我的黑色VIP卡,大堂所有工作人員更加恭敬了,帶着我們走進一間提前預定的包廂。

  “先吃午飯吧。”

  我微微一笑,招待三女。

  “哇,今天真是托葉哥的福了。”

  三女笑的那叫一個開心,享受着熱情的服務,第一次體會到當上等人是什麼樣的滋味。

  我也是第一次體會,可我不能表現出來,裝作一副見多識廣的樣子。

  中途出了幾次醜,還将飯前的洗漱水當做飲料喝了一口,可瑪雅和COCO卻連誇我幽默,讓我一陣無語。

  午飯自然不差,光是從海外空運回國的生魚片和一盅司幾百美金的黑松露,再加上八九年的拉斐古堡紅酒,就讓三女見識到了我的财力!

  “那個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我一邊吃,一邊心疼,那個厲若海,到底有什麼目的!

  酒足飯飽,三女都微微臉紅,拿着絲綢巾子擦了擦嘴,走到衛生間補妝去。

  我悄悄找侍者一問,可把我吓了一跳。

  這中午一頓飯,吃了将近一萬五!

  我手都哆嗦了,這時候手機來電,接聽後,是厲若海那個女人冷漠的聲音。

  “帶她們去做SPA水療,雪茄吧逛一逛,晚上讓她們留下來過夜。”

  “全力展現你的财力,任何空頭支票都能許諾出去,唯一條件,要她們心甘情願爬上你的床!”

  後面傳來一聲輕哼。

  “如果你能同時搞定那三個女的,我給你加一萬塊獎金!”

  挂斷電話後,我一臉懵比?

  這是把我當鴨子了?

  給我錢,讓我裝有錢人,去勾引那些綠茶婊和拜金女,這到底圖的什麼?

  沒等我想明白,小顔第一個走了進來。

  她看見包廂裡隻有我一個人,頓時露出小興奮,很自然坐在我身邊的沙發上。

  小顔今天穿着粉色長裙,顯得青春活力,修長的雙腿在裙擺下若隐若現,看得我一陣狂吞口水。

  “葉哥,你是做什麼的?不會是富二代吧?”

  她在套我話。

  我哪裡會把底子都亮出去,于是淡然一笑:“做點小生意罷了,家裡條件差啊。”

  這是實話,我平常不跑腿時天橋上擺了個手機貼膜的檔,家裡也是真的窮!

  “哇,葉哥,那你好厲害呀!”

  小顔眼睛裡都是星星狀,就差整個人撲倒在我的懷裡了。

  後面我們聊了一陣,等瑪雅兩女都進來時,兩女的臉都氣白了。

  就見小顔挽着我的胳膊,親昵的喂我吃葡萄,把我逗得哈哈大笑着。

  見此,兩女對視一眼,都露出競争的目光,吩咐嫣然一笑圍坐過來,你一口葉哥,我一口葉少的喊起來。

  包廂裡有K歌功能,三女各種展示才藝,最後瑪雅這女人還給我來了一段風情爵士舞,看得我一陣熱血噴湧。

  受不了了,這三個都是小妖精啊!

  我下半身膨脹得不行,各種煎熬忍着。

  唱歌完,我聽從厲若海的指令,帶着三女去做SPA。

  從一家高檔箱包店經過時,看着一個妖豔女人摟着一個大胖子,我靈機一動,不屑道:“看到沒,我身邊最不缺這種女人,隻知道貪慕虛榮!跟你好就隻是為了你的錢罷了,開口要這要那的,擺明拿你當凱子!”

  回頭看了三女一眼,我呵呵一笑:“還是你們好,雖然才認識不久,但我知道你們都是好女人,真的,跟你們在一起,我特開心,特放松!”

  “葉哥,你這誇得我們都不好意思了。”

  三女對視一眼,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跟着咯咯笑起來。

  感覺到她們的目光從那奢侈的包包身上轉移開,我心中冷笑,果然是拜金女,幸好我提前來了這麼一出,否則她們逛名包店,我拿什麼應付?

  厲若海給我的卡,隻能在會所裡消費,在這個山莊裡開的名品店,可吃不開。

  後面帶去SPA水療消費,看着随便一節鐘就是上千塊,三女對我就更是沒有一絲懷疑了。

  我順勢也享受了一把,後面技師走後,我趴在按摩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不知多久,我察覺到一雙溫潤的小手在我後背遊走,跟着仿佛一具柔軟的軀體貼在我的身上,美妙而又舒服,我一個激靈就翻過身來,發現是瑪雅!

  “葉哥,你累了吧。”

  瑪雅見我醒來,也不害羞,主動貼上來靠在我的胸膛,心疼道:“瞧你剛才都睡着了,肯定是沒休息好。”

  呵呵呵!

  果然是拜金女啊,這就要主動獻身了?

  這三女都是極品啊,隻是以我的經驗不好全部搞定,這個叫瑪雅的女人正好,合我的口味,當即我裝作動情,一隻手抓住她纖細的小手。

  ‘“瑪雅,你知道嗎,其實我看見你第一眼就對你一見鐘情了,否則也不會對你主動搭讪!”

  說着我咧嘴一笑:“你知道嗎,其實今天我本來隻想約你一個的,隻是怕這樣會吓着你,所以才把小顔和COCO都一起叫出來。”

  她聞言,嘴角就浮現一抹激動的笑容。

  “真的嗎?”

  “當然,别忘了,我可是個紳士。”我風度翩翩的笑道。

  “其實……其實我對你也挺有好感,可能你不知道,我家教很嚴,長大以來都不會随便和陌生男子說話……”

  說着說着,她低下頭來,嬌羞無比的樣子。

  我一聽樂呵呵,就你這個拜金女,還家教很嚴?要不是知道我有錢,你會看得上我?認識不到一天就賠男人出來玩,看我不把你玩死!

第4章 口蜜腹劍

  瑪雅陪我說了會話,感覺到她胸前一坨肉頂得我渾身燥熱,我忍不住抱住她,甜言蜜語道:“瑪雅,你長得真好看!”

  “真的,你瞧我,也算身家不小了吧,可我見過的美女,就沒一個像你那麼有女人味!”

  “葉哥,你這麼說我會害羞的。”

  瑪雅聽得臉紅嬌羞,睫毛忽閃忽閃的,我忍不住把嘴湊過去,就要吻上她的唇。

  豈料,她别過頭,羞答答一聲:“葉哥,你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

  這是不讓我占便宜了?

  我心裡皺眉,暗道這個女人還是不好上手,當即裝作歉意道:“瑪雅,對不起,你實在太美了。”

  “其實吧,我有個習慣,看到我喜歡的女人,我習慣砸錢,給她買包包,買車,買别墅!就圖讓她喜歡我,跟我睡,可是對你,我卻不敢這麼做,因為我看得出你不是那樣的女人。”

  瑪雅聽着,美眸直放光。

  但她終究是個混外企的高級女人,心機很深,隻是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我一見得放絕招了,當即柔情一聲:“瑪雅,當我的女人吧。”

  “我……”

  “你知道我的,别的沒有,就是有錢,當我的女人,我不會讓你受苦。你好像很喜歡我開的那部車,不嫌棄的話,那車你拿去。”

  我把心一橫,将桌上瑪莎拉蒂的車鑰匙拿起來,塞到瑪雅手中。

  這可是兩百多萬的豪車啊!

  瑪雅直接驚呆了。

  “拿着!”

  我一副哥不差錢的樣子。

  “不行,我不能收。”

  不知道是她是故意不要還是不敢要,瑪雅微微一笑,将車鑰匙重新還了回來。

  嘿嘿!

  我心裡一樂,就知道她不會要!

  這個女人那麼深的城府,哪裡會為了一部車就破壞自己的形象?她所圖的更大!但哪裡會想到,這不過是我營造的夢幻泡影!

  “對不起,瑪雅,我不該這樣的。”

  我故意後悔的低下頭,溫柔的抱住她,貪婪的吮吸着她身上的香味,假裝遺憾的喃喃:“親一下,能跟你親一下,要我丢了這萬貫家财又何妨!”

  我當然看不見,瑪雅眼中閃過一抹決心。

  于是她把我的臉轉過來,跟着嬌羞一聲:“葉哥,你好壞。”

  說着閉眸,蜻蜓點水般在我嘴上碰了下,她的嘴唇柔軟得很,帶着一股股淡淡的甜味,讓我忍不住吧唧了兩聲。

  “哈哈!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我高興的大笑。

  包廂外傳來動靜,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瑪雅瞪了我一眼,我們倆連忙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随後小顔和COCO走了進來。

  “太舒服了,人家都說這會所是銷金窟,但這裡面的滋味,啧啧,真是隻有親自體會了才知道。”

  小顔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葉哥,接下去還有什麼好玩的?”

  COCO瞧出包廂裡的暧昧,暗道壞了,随後大膽的跑過來,再次挽上我的胳膊。

  “來,我帶你們去雪茄吧看看。”

  我笑眯眯一聲,帶着三女往外走去。

  随後帶着三個極品美女玩了一下午,我借口說晚上有酒會,邀請她們在山莊入住一晚。

  三女毫不猶豫的酒答應下來。

  酒會上,各路名媛權貴齊聚,我雖然進得去,但不敢和這些人接觸,帶着三女找了個位置坐下。

  “哇,是李大佬诶。”

  “天呐,那是宏成的董事長趙董!”

  三女看着以難以接觸的大人物在酒會上走動,都露出激動的目光。

  更讓我不安和驚訝的是,那些大人物都過來跟我敬酒。

  見此,三女美眸更亮了。

  我心裡卻是不解得很,心裡忐忑不安,表面裝作從容灑脫,一一應付。

  什麼情況?

  我一個小人物,這些人為什麼會來跟我敬酒?

  一直到酒會結束,我最後隻想到一個可能。

  問題就出在厲若冰給我的那張會籍卡身上,我注意到,一些大佬手上拿着的是金卡,唯獨我手上這張,是黑卡!

  酒會結束,我看了下時間,晚上11點!

  三女都答應留下來過夜,從酒會上觀察到幾女看着我癡迷的目光,我心底斷定,今晚百分百能玩到這三個女人當中的一個!

  瑪雅最有可能,COCO也是豪放無忌,至于清純小美女小顔,估計隻要我一露那麼點意思,肯定也會拉下來臉主動獻身!

  為什麼?

  因為趁着COCO和瑪雅去衛生間的時候,我把下午對瑪雅說的一番話又對她說了一遍!聽得這小妮子滿臉绯紅,心潮澎湃。

  原來葉哥喜歡的是我啊。

  COCO暗自高興着。

  這就是金錢的魅力啊!

  别提他媽的什麼我帥啊,有魅力啊,沒有豪車和名表,哪個女人高看我一眼?

  三女環伺着我,我心裡一陣唏噓。

  “我給你們三人各自開了一個房間,放心,都是總統套房,晚上好好休息。”

  在大廳打了會牌,快1點了,我站起身,主動提出給她們三女準備了房間。

  “我去睡了啊,晚安。”

  不給三女一絲說話的機會,我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關上房門,我仿佛都能看到三女咬着嘴唇的同一副畫面。

  “唔,前戲都做足了,就等待會開花結果了。”

  我暗自激動期待。

  之所以不跟三女多待一會,就是為了讓她們着急,相信經過這一天的接觸,三女都對我上了心,而我呢,又故意表現出對她們都各有好感的意思。

  就算我沒有任何行動,三女也不會放心對方,正因為是姐妹,她們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閨蜜。

  不是有句話,叫防火防盜防閨蜜嘛!

  淡淡一笑,我到衛生間豪華的浴池洗了個舒服的澡,跟着躺在床上,靜靜等待着某女的到來。

  “葉哥,睡了嗎?”

  嗡一聲,我拿起短信,看到瑪雅給我發了這麼一句話。

  我發過去一個想你的表情,然後說道:“睡不着。”

  再後面就沒消息了,讓我好一陣苦等。

  靠,不是耍我吧?

  我正不安着,這時候,外面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來了!

  我心裡一喜,撲出去打開門,就看到一個女人站在門外。

  是小顔!

  這個白天一臉清純可愛的小女人,此刻換上了寬松的睡衣,若隐若現的風光,滑嫩白皙的肌膚,閃耀着誘人的光澤,倩麗的臉龐上,在我貪婪的目光下,稍顯羞澀。

  “小顔,怎麼是你。”

  我眼珠一轉,看出她有點緊張,笑道:“是不是在外面睡覺不習慣?睡不着啊,進來吧,咱們再聊聊天。”

  聽我這麼一說,小顔馬上借坡下驢,點頭一笑:“葉哥,打擾了,我睡眠不好,隻好來找你唠嗑兩句了。”

  進門後,我給她倒了杯水,小顔搖搖頭,指着酒櫃上的紅酒。

  我一副懂了的表情,倒了紅酒,兩人坐在沙發上閑聊。

  聊她的工作,聊她的生活,最後察覺到她有些醉了,我試探着坐過去,親近她:“小顔,你醉了。”

  “葉哥,你知道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有男人味!”

  小顔眼眸迷離,陡然一把抱住我的頭。

  我點點頭,同樣誇贊道:“對,我見到你也是這種感覺,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葉哥,你真覺得我美?”

  她輕咬着牙齒,那姿态太勾人啊,我立刻眼紅起來。

  “那你還等什麼?”

  小顔下定決心似的,眼神很複雜,有一抹柔情,也有一抹貪婪,更多的對未來生活的憧憬,幻想着勾搭上一個真正的有錢人,從此改變命運。

  我一聽心裡狂笑!

  成了!

  再無多言,我撲了上去,一把抱起小顔往席夢思大床走去,睡袍一扯,像丢一頭羔羊似的把她仍在床上。

  光滑的肌膚,迷人的小可愛,在我恣意侵犯的目光下,小顔羞得夾緊了雙腿,最後随着我撲倒在她身上,嬌軀一陣輕顫?

  “葉……葉哥,我有點害怕……”

  小顔突然發出一聲尖叫,卻是被某個堅硬的東西頂到了肚子。

  還裝?

  我心裡不屑一聲,假裝溫柔道:“小顔,沒弄疼你吧。”

  說着,我低下頭,開始在她的脖頸,臉頰,耳邊輕吻,一隻大手遊遍了她的身子,頓時房間裡就響起一陣羞人的喘息聲。

  “葉哥,我……我是第一次。”

  小顔吹彈可破的倩臉上浮現迷人的紅暈,還有慌張。

  “哼,誰信?”

  我的動作加快了,直讓身下的佳人劇喘不已。

  “葉哥,那……那你進來吧。”

  細如蠅語的聲再次傳來。

  當我扶着她的纖腰,猛地一下沖刺,刹那一聲痛苦的聲音,小顔死死抓住我的後背,指甲都掐進我的皮膚裡。

  “不是吧?”

  我忽然懵了,察覺到床上滴落一絲鮮紅,還有那沖上雲霄般的緊實快感!

  咚咚咚!

  沒等我細想,外面又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上一篇 :那一夜狗狗好太大了好爽小說,好大不要我受不了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