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狗狗好太大了好爽小說,好大不要我受不了了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那一夜狗狗好太大了好爽小說,好大不要我受不了了

那一夜狗狗好太大了好爽小說,好大不要我受不了了

發布時間:2019-04-16 16:27:23

導讀
  不過謝東涯的家夥倒是十分吸引人,顧婷婷在這裡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東西,但看到謝東涯在水池裡的東西雄赳赳氣昂昂,就像個小鋼炮,不由得就多看了兩眼,臉上也浮起一絲好看的嫣紅。  


  不過謝東涯的家夥倒是十分吸引人,顧婷婷在這裡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東西,但看到謝東涯在水池裡的東西雄赳赳氣昂昂,就像個小鋼炮,不由得就多看了兩眼,臉上也浮起一絲好看的嫣紅。

  見顧婷婷往水池裡看,謝東涯才想起來自己現在未着寸縷,下意識的用雙手捂住下面,謝東涯不好意思的看了顧婷婷一眼,小聲說道:“你能不能轉過身去。”

  顧婷婷在大皇宮工作有半年多了,見到的客人千奇百樣,但像謝東涯這樣腼腆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其他的客人一見到自己就恨不得把自己給吃了,要不是家中有病人需要治療,顧婷婷才不會在這個地方工作,選擇這樣的工作也是出于無奈。雖然有時候會吃點虧,但畢竟收入要比其他的工作高很多。

  見謝東涯一副腼腆的樣子,顧婷婷頓時就起了逗逗他的心思。非但不把頭轉過去,還伸直了脖子往水池裡看,搞的謝東涯都不敢亂動。

  自從成年之後,謝東涯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女孩面前赤身裸體,難免會有些放不開。而顧婷婷聽到他的話非但不轉身,還一直往他那裡看,更讓他窘的不行。

第一章 妖孽!

  深夜,東海市第一人民醫院裡一片肅靜,謝東涯一個人無聊的坐在外科辦公室裡昏昏欲睡,上下眼皮不停的打架。

  “謝醫生”。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穿着粉色護士服,長相甜美的小護士一邊揉着腦袋一邊走了進來。

  小護士名叫米雪,長着一張純情到極點的臉蛋,但卻着有一對堪比葉子楣一般的巨豐滿器。剛剛上班幾天,米雪便成為衆多光棍的追逐對象,謝東涯也對她有着不少的想法。

  “是小雪呀,你怎麼了?”

  見是外科的護士花,謝東涯的腦袋一下就變得十分清醒,笑呵呵的看着走進來的米雪。

  長夜漫漫,雖然有心睡眠,但有護士花陪伴共度良宵,睡不睡覺就無所謂了。如果良宵變成春宵,那就完美了。

  “謝醫生,我感覺有些頭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幫我看看吧。”

  晃着一對碩大,米雪走到謝東涯的近前。一對勾人的眸子帶着一絲春意,落在謝東涯的臉上。

  謝東涯今年二十一歲,長相隻能算是不醜,跟高富帥基本沾不上邊。像他這種三無人員基本上是沒有女人會看的上眼兒,有靠近護士花的機會謝東涯又怎能放過。

  如果時機把握的妥當,沒準還能摘掉自己戴了二十來年的處級帽子。想到這裡謝東涯急忙站起了身,一隻手搭在米雪的額頭上。

  “恩,略微有些發燒,我想應該幫你聽聽心跳,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問題。”

  米雪額頭傳來的爽滑感覺讓謝東涯心頭一顫,這小妞的皮膚不要太好,摸上去又嫩又滑。臉蛋上的皮膚不差,那身上也定然差不到哪去。

  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聽診器,雖然這不是外科的活兒,但能幫美女聽心跳,就算是婦科的活兒謝東涯現在也照樣能幹。

  聽診器一放到米雪的豐胸之間,雖然隔着護士服,但謝東涯仍舊能夠感受到她那道深不見底的溝壑。

  小手指輕輕靠在米雪一側的飽滿上,那充滿彈性的地帶讓謝東涯禁不住動了動,在她那挺拔的山峰上挂了幾下。

  “謝醫生,我感到渾身沒勁兒。”

  一股如蘭似麋的香氣從米雪的嘴中噴出,噴在謝東涯的臉上,謝東涯頓時便有些意亂情迷。

  随即米雪便将身體輕輕的靠在謝東涯身上,溫順的如同小貓一般。而此時的謝東涯手中還拿着聽診器,米雪這樣一靠他拿着聽診器的大手剛好落在米雪那豐滿之上,很快也有了反應。

  “我次奧,真他NN的大。”

  感覺自己一隻手根本就握不住米雪的豐滿,謝東涯心想這對胸器最起碼有36F。

  而此時米雪則将小臉湊到謝東涯的臉龐,伸出她那柔軟的小舌在謝東涯的耳垂兒上輕輕舔了一下,随即一隻雪白的小手便在謝東涯身上摸索了起來。

  “這尼瑪是什麼情況?這小妞居然來勾起老子!”

  被一隻小手在身上亂摸,謝東涯心想這個米雪居然是個小妖精。面對這個童顔巨乳的美少女謝東涯的勾引隻要是個男人都受不了,别說是謝東涯了,就算是柳下惠同志來了也肯定得有反應,隻要他的生理功能還正常。

  “謝醫生,你下面是什麼東西呀?頂的人家好不舒服。”

  米雪的小手穿過謝東涯的白大褂,輕輕的按在他下面的凸起上。謝東涯渾身一顫,在心裡想到。

  “媽的真能裝,學醫的誰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暗暗罵了一句,謝東涯臉上挂起一絲邪笑。看來今天這小妞是擺明了來勾引自己,戴了二十來年的處級帽子也終于能摘下去了。

  “是什麼東西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說完謝東涯便狠狠抓了一把,被謝東涯一抓,米雪頓時就是一陣嬌呼,臉上也浮起一片潮紅,那模樣簡直是能勾死人,謝東涯恨不得立馬就把她推翻在地,當場把她給就地正法了。

  被謝東涯的魔爪一頓狂抓,米雪頓時就叫了起來。也就是辦公室的隔音特别好,要不然米雪的叫聲都能傳到病房裡去。

  “謝哥哥,給我。”

  眼中射出兩道異樣的光芒,米雪仿佛看到自己的修為已經突破了靈階,嘴角揚起一絲興奮的笑意。

  而就在這時隻聽窗戶那裡傳來“哐當”的聲音,一個身着黑衣的老頭破窗而入,手持一把像是短劍的東西,直指米雪。

  “妖女,還要作孽嗎,今天我便要替天行道。”

  話音一落老頭便輕輕一跺腳,随即高高躍起,短劍瞬間就到了米雪的頭頂。米雪見老頭一劍劈到,一把将謝東涯推開,随即身子一晃便到了辦公室的門口,開門便跑了出去。

  而老頭見米雪逃跑也沒停留,仗劍便追,隻留下謝東涯傻傻的看着大開的木門。過了好半天謝東涯才反應過來,罵了一句。

  “尼瑪,這是什麼情況?”

RzVaRU5xVWxxZE1adU9kRzRLTzNoNnh4dVNJUHg4VUd5RmRxNElGbGx3Nk9hVWNBSjVNaGtnPT0.png

第二章 神秘老頭

  八點鐘,謝東涯拖着有些疲憊的身體走出醫院。昨晚的事情讓他十分郁悶,不僅被那穿黑衣服的老家夥破壞了自己的好事,而且他打碎的玻璃還要自己賠錢。

  一想到這裡謝東涯氣就不打一處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妖女。分明是那老頭看自己泡MM不爽,又或者米雪根本就是他的私生女,要不然那老家夥怎麼會急的從窗戶蹦進來。

  無奈的歎了口氣,謝東涯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反正那個豐滿脯的副主任李彤已經說要扣自己的工資了,如果能找到那老頭的話,這錢得讓他出。

  謝東涯不是本地人,房子也是租的。在樓下吃了頓不太像樣的早餐,謝東涯爬到了樓上,拿出鑰匙準備開門。

  昨天晚上一夜沒睡,此時謝東涯已經困的睜不開眼睛了。但當他走進屋子的時候頓時就驚在當場,因為那個一身黑衣的老頭子正坐在他家的破沙發上,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看。

  “恩,果然是純陽之體,怪不得那妖女會找上你。”

  見謝東涯傻愣愣的看着自己,黑衣老頭微微一笑,臉上的褶子都擠到了一塊。“坐吧,傻站着幹什麼?”

  “這TM是我家。”

  瞪了老頭一眼,謝東涯才反應過來,一屁股坐在老頭對面的椅子上,說道:“老爺子,我不管你是幹嘛的,昨天晚上你弄壞了我們醫院的東西,你得賠錢。”

  完全忘了老頭是怎麼進到自己家屋子裡的,謝東涯現在隻想讓這老頭把玻璃錢留下。自己一個月隻有一千多塊的工資,賠完那玻璃那後半個月他連泡面都吃不起了。

  而且這老家夥昨天晚上還壞了自己的好事,要不是考慮他還有個武器沒拿出來,謝東涯都想直接把老頭衣服裡的錢都掏出來。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誰?”

  略微有些詫異的看着謝東涯,老頭自信憑自己這身打扮怎麼看也像是個武林高手。而對方絲毫不對這個感興趣,一進門就問自己要錢。

  “你愛誰誰,關我毛事,趕緊拿錢,要不我就報警了。”頓了一下,謝東涯看了看依舊完好的窗門,狐疑的看了老頭一眼。

  “你是怎麼進來的?你有辦法進我家都不弄壞窗門,幹嘛要把醫院的玻璃撞碎呀?”

  微微搖了搖頭,老頭歎了口氣,也不理會謝東涯的吐槽,緩緩從沙發上站起,在屋子中開始踱步。

  “那妖女乃是古武者的敗類,專靠吸取男人精華提升功力,若不是我昨晚出現的及時,恐怕你現在已經精盡人亡了。”

  編,接着編,這老丫沒準是腦科醫院裡跑出來的,要不然怎麼會胡言亂語的。這特麼都是什麼年代了,二十一世紀了。妖女?你怎麼不說她是狐狸精呢。

  見謝東涯一臉不信老者也隻是微微一笑,這種事情普通人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看來自己得露一手,要不然這個小子肯定以為自己是個老神棍。

  “小子,你看好了。”

  朝謝東涯嘿嘿一笑,老者輕輕擡起一隻手,随即謝東涯便看到老者的手上升起一團小旋風。那小旋風呈淡灰色,在老者的手心不停的旋轉。

  “看到了嗎,這就是内家勁力,修煉到一定的程度可化氣為形,你……噗!”

  老者話還沒說完便噴出一口鮮血,那鮮血噴出足有幾米遠,射在了對面的門上。接着老者便頹然倒地,臉上表情不斷扭曲,顯然他現在是不太好受。

  “老爺子,你這可不行,演魔術都演吐血了,我還是把你送醫院去吧。”

  雖然這個老頭讓他賠了不少錢,不過看到老者吐血謝東涯還是心裡一驚,急忙走到老頭近前。

  但當他看到老頭的臉色一點點變黑心裡更加驚詫,雖然他隻是個實習的醫生但謝東涯也能看出這老頭是中毒了,而且毒性十分強烈,要是搶救不及時估計就得交代到這了。

  “我次奧,這尼瑪是什麼情況?”

  見老者呼吸越來越急促,謝東涯也沒有了開玩笑的心思,抓起老者的手就想把他扛到背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出了人命謝東涯可付不了這個責任。

  “不用……去醫院了……,我已經……快……不行了!”

  阻止住謝東涯的動作,老者艱難的說了一句。随後就見他顫顫巍巍的從懷裡拿出個布袋,一隻手伸進布袋之中,拿出一對眼球般大小的紫色珠子。

  “小夥子……,求你幫……幫我找到這對神瞳的主人,那……我死也……瞑目了。”好像使出渾身力氣一般,老者将那對紫色珠子塞到謝東涯手中。

  “我靠,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這個,趕緊讓我送你上醫院,要不然……”話說到一半謝東涯就說不下去了,因為老者已經沒有了氣息。

  “老爺子,老爺子。”

  謝東涯拼命的晃了晃老頭已經沒有了氣息的身體,他沒想到老頭這麼快就上了西天。作為醫生,死人他倒是不怕。但這老頭死在了他家裡,要是被其他人知道自己可就說不清楚了。

  搖晃了半天謝東涯見老頭沒有任何反應,知道他已經是死透了。謝東涯無力的坐到了地上,看着手中那對紫色珠子,心裡想着該如何處理眼前的事情。

  而就當謝東涯兩隻眼睛看向紫色珠子的時候,兩顆珠子居然釋放出淡淡的紫光。随即那兩顆珠子化作兩道紫色光芒,“嗖”的一下飛到謝東涯的眼睛裡,謝東涯隻覺得雙眼一痛,接着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第三章 透視?異能?

  當謝東涯醒來的時候感覺雙眼有些發脹,随即揉了幾下,眼睛才舒服了許多。緩緩睜開雙眼,謝東涯隻感覺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紫色。

  “這是……?”

  謝東涯有些不明所以,剛剛那一瞬間的事情發生的太快,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轉過頭看了一眼對面的鏡子,謝東涯頓時就呆立當場,因為他的眼睛全部變成了紫色。

  “這特麼到底是怎麼了?”

  望着鏡子中那對泛着紫光的眼睛,謝東涯有些不知道所措。從昨晚到今天早上他連續經曆了兩件怪事,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怪的事情。

  一個會變魔術的老頭,還有什麼妖女。現在他的眼睛又變成了這個樣子,換成是誰誰都會有些不知所措。

  想到老頭謝東涯急忙轉過身子,但他卻驚奇的發現老頭已經消失了。剛剛還躺在那裡的老頭已經不見了蹤影,地上隻有一個布袋子和一個可以稱之為短劍的東西。

  “什麼情況?”

  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就好像做夢一般,謝東涯懷疑自己現在就是身在夢中。使勁的掐了一下大腿謝東涯當時就疼的跳了起來,看來這一切都不是夢,那麼老頭去了哪裡?

  可能隻有一種,那就是老頭根本沒死,趁着自己剛剛昏迷的時候走掉了。一想到老頭沒死謝東涯頓時就長出了口氣,自己總算是不用去跟警察解釋是怎麼回事了。

  思想一放松謝東涯頓時就感覺一陣困意襲上心頭,也顧不得眼睛是什麼顔色,謝東涯爬到床上,沒一會兒便進入了夢鄉。

  這一覺謝東涯足足睡了一天,當他醒過來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從床上爬起來謝東涯第一時間就跑到了鏡子面前,見雙眼還是紫色無奈的搖了搖頭。

  随便弄了點吃的湊合了一口,謝東涯将老頭留下的東西拿到了床上。把布袋子裡的東西全都倒出來,除了一枚龍眼大小,看上去像是丹藥的東西還有兩本十分破舊的書。

  一本上面寫着太極拳,另一本寫着醫經兩個字。

  “太極拳?我擦,不是張三豐創的那個吧?”

  随手翻了幾頁,謝東涯将那拳譜扔到一邊,随後拿起那枚龍眼大小的藥丸,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也讓他扔到了一邊。

  但他是學醫的,對醫經倒是十分感興趣。那醫經是手抄本,隻是看了一會兒,謝東涯便沉浸到了其中。

  “唉!這眼睛變成了紫色,要是被别人看到還不把我弄到研究所裡切片去呀。”

  看了一陣醫經,謝東涯揉了揉有些發澀的眼睛,悲哀的想着。看來以後出去得帶着墨鏡,要不這樣非把别人給吓壞不可。

  由于眼睛不是很舒服謝東涯看了一會兒醫經便又睡了,迷迷糊糊中做了一個夢,但等到他醒的時候卻什麼都沒記住。

  一看已經七點鐘,謝東涯急忙從床上跳起來。快到上班的時間了,他可不想遲到。賠了玻璃自己的工資已經所剩不多,要是再被那個豐滿脯副主任扣錢,那這個月他就隻能喝西北風了。

  洗漱了一番謝東涯急忙下了樓,随便買了點早餐一邊走一邊吃着。剛走出小區他就看到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從馬路對面急急忙忙的往他這邊跑,而這時恰巧有一輛車子從她側面沖了過來,速度十分的快。

  “小心點。”

  沒有絲毫猶豫,當謝東涯看到那輛汽車的時候就跑向了那個高挑美女,随後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懷裡。

  就在美女剛要發飙的時候那輛車子呼的一下從她的身後飚過,美女頓時倒吸了口冷氣。如果不是眼前的人拉了自己一把,說不準自己已經變成了車下的亡魂。

  “謝謝你。”

  看着眼前的墨鏡男美女低聲說了一句,而謝東涯還死死的抱着美女,感受到她胸前的波濤洶湧,始終不願意放手。

  “那個……你可以放開我了。”

  見自己說了一句對方毫無動作,美女又低聲說了一句。聽到對方的話謝東涯才悻悻的放開手,抱着美女的感覺真好,張這麼大,他是第二次近距離的跟美女接觸,昨天晚上是第一次。

  “呵呵,不用謝。”

  打了哈哈,謝東涯撓了撓後腦勺。雖然是救了對方一命,不過謝東涯倒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不管換成是誰也不能看着一個花樣的少女成為車下之鬼,這事沒什麼大不了。

  “你救了我的命,我沒什麼可報答你的,這塊玉就送給你吧,如果你以後需要我的幫助,可以來找我。”

  畢竟是救命之恩,女孩的心裡對謝東涯還是十分感激的。從懷中拿出一塊四分之一撲克牌大小的玉牌,放到謝東涯手中。

  本來謝東涯不想要人家的東西,但玉牌一入手他就感覺到一片冰涼。而且從玉牌剛一觸碰到他手的時候就從玉中飄出一絲白氣,直接飄到了他的眼裡。

  “我靠,這是什麼東西?”

  感覺有東西進了眼睛,謝東涯感覺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剛揉兩下他便感覺眼中一片冰涼,十分的舒服。

  随即他便長大了嘴巴,眼睛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女孩,因為他發現女孩已經一絲不挂了,渾身赤裸的站在他面前。

  高聳的胸部,纖細的腰肢,就連她***都清晰無比。再加上她那張美豔絕倫的臉蛋,謝東涯真想馬上掏出自己的家夥,與她大戰三百回合。

  “你怎麼了?”

  女孩見謝東涯傻傻的看着自己,一句話也不說,頓時眉頭就皺了起來。她最恨的就是色狼,眼前的男人完全一副豬哥相,讓她心裡升起了一絲的厭惡,剛剛的救命之恩也淡了不少。

  “哦,沒什麼。”

  聽到女孩的話謝東涯眨了眨眼睛,發現女孩又恢複了剛才的樣子。一身天藍色的長裙好好的穿在她的身上,根本沒有赤身裸體。

  “難道剛剛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想到女孩那玲珑有型的身材,謝東涯眨了眨眼睛,發現女孩又變成了赤身裸體。當他不去想的時候女孩就又恢複了原樣。

  “我次奧,難道我有了透視的能力?”

第四章 我想,我知道原因

  在女孩身上反複試驗了幾次,謝東涯得到了證實。隻要他想看就能看穿女孩的衣服,如果謝東涯願意,連女孩的骨骼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有了這一發現謝東涯頓時便興奮不已,而且他發現看東西也不再是紫色,這證明自己的眼睛已經恢複了正常。

  “不用謝了,我還要上班去呢,再見。”

  也不管還愣在原地的女孩,謝東涯興緻勃勃的跑到醫院,有了這個功能,相信以後在醫院也能混的風生水起。

  興緻勃勃的跑到了醫院,一進辦公室謝東涯就看到李彤那張闆的很嚴肅的臉。剛剛一直在女孩身上做實驗,謝東涯都忘了時間,現在已經是八點零五分了。

  李彤今年二十八歲,是外科的副主任,主管紀律。不僅醫術高超而且對科室裡的人員要求十分嚴格。别說是遲到五分鐘,就算是遲到一秒她都會毫不猶豫的扣掉你的獎金。

  能坐到副主任的位置上李彤并不是靠她的長相,而是真正的能力,如果誰要是把她當成花瓶,那倒黴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輕輕的靠在身後的辦公桌上,李彤面無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謝東涯。今天她并沒有穿白大褂,而是穿了一身米色的香奈兒職業套裝。

  套裝将她那凹凸有型的身材襯托的恰到好處,再加上她那張天使般的臉蛋,絕對坐的院花這個位置。

  但她那絲毫沒有笑容的臉,不知道止住了多少暗戀者的腳步,也讓她得了一個冰美人的稱号。

  見李彤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謝東涯就知道這個月的獎金肯定又泡湯了,光玻璃就扣了他八百塊錢,再被扣了将近,看來他後半個月隻能靠借錢過日子了。

  眼睛不經意的掃在李彤的身上,謝東涯用了透視的功能。反正獎金已經沒希望了,那還不如收點利息,先看過瘾再說。

  “謝東涯,你遲到了知道嗎?”

  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誰也看不出李彤的心情如何。辦公室裡的人都對謝東涯投去同情的目光,落在這個女人的手裡,肯定是沒好果子吃。

  “主任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會再遲到了。”

  眼睛不斷在李彤身上掃視,李彤的胴體已經被他看了個便。這女人不僅人長的漂亮,而且身材也十分惹火,謝東涯感覺到鼻子一陣發癢,如果再看下去自己很有可能會留鼻血。

  最終謝東涯将目光鎖定在李彤的胸脯上,發現她左胸下面居然有一顆芝麻大的紅痣。而謝東涯的兄弟也不聽話的站了起來,直直的朝李彤敬禮,吓的謝東涯感覺拿包擋住。

  “恩,以後注意點吧。”

  聽到謝東涯的話,李彤隻是淡淡的恩了一聲便出了辦公室。謝東涯一陣莫名其妙,這女人今天是怎麼了,居然沒扣他的獎金,不過這也是好事,謝東涯也顧不得再想那麼多。

  “你小子是祖墳上冒青煙了,冰美人居然會放了你一碼。”

  李彤剛剛走出辦公室,謝東涯的死黨馬志強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馬志強跟謝東涯是在一個學校畢業的,随後又在一起實習,關系當然不一般了。

  “嘿嘿,沒準是她看上我了呢。”

  朝馬志強呲牙一笑,謝東涯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想起剛剛看到李彤那副熟透了的身體便興奮不已,下身還在嚴重充血。

  “喂,東子,醫院今天早上接了個病人,你猜得的啥病?”

  謝東涯屁股還沒做熱,馬志強便又湊了上來。馬志強比謝東涯大一歲,一直管他叫東子,整個醫院也就他會這麼稱呼謝東涯。

  “我次奧,這讓我去哪猜呀?”

  沒好氣的白了馬志強一眼,謝東涯說道。醫院一天接收那麼多的病人,讓他猜肯定是猜不到。

  “我跟你說,今天早上來的那人JJ萎縮,縮的比七歲小孩的還小,也不知道那貨幹了什麼妞,把他弄成那樣。”

  “啊?還有這種事?”

  撓了撓腦袋,謝東涯一臉的吃驚。聽說過肌肉萎縮,腦萎縮,但還沒聽說過那地方萎縮的呢。一個成年人的東西萎縮成七歲小孩那麼大,那還不如讓他直接切了去練葵花寶典,沒準華夏又能出一個像東方不敗那樣的高手。

  “真的,你要不信等下我帶你去看看,在高V病房呢。聽說等下院長要組織全院的專家給他來個會診,咱們實習生可以旁觀。”

  “哦,那還真是不錯,我倒想看看,一個大男人怎麼就縮成小孩子了。”

  兩個人說笑了一陣便跟着自己的導師查房,這是每天必須的工作。等查完房回到辦公室已經九點半了,謝東涯和馬志強立馬又去了八樓,因為高級VIP病房是在八樓的。

  此時醫院的專家已經都集合在8号VIP病房裡,病床上躺着一個年紀大概在二十六七歲左右的小夥兒,小夥兒名叫常書豪,是常氏集團的少東家。

  常氏集團的生意做的很大,是東海絕對的龍頭企業,下屬的産業數不勝數。像常書豪這種高級富二代肯定是要住高V的,高V病房雖然比不上五星級的賓館,但也差不了太多。

  謝東涯和馬志強到病房的時候院長梁世昌和副院長趙明陽正在低頭交流着什麼,所有的專家則都目不轉睛的盯着床上被扒的一絲不挂的常書豪。

  兩人個進來也沒有人在意,房間裡還有不少的實習生,都目光灼灼的看着床上的人。而謝東涯一看到常書豪那已經快縮沒了的東西差點沒笑出聲來,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常書豪看樣子最起碼有一米七五的身高,而且身體十分壯實。不過這種壯實的身體配上一個小孩的東西,看上去十分的不協調,特别滑稽。而且常書豪的下面一根毛都沒有,完全跟小孩子一樣了。

  病房裡的專家都在竊竊私語的研究着病情,看那樣子是沒什麼結果。而躺在床上的常書豪被一群人圍觀十分不爽,臉色特别難看。

  也難怪,換成是誰得了這種病,而且還被一群人像看猴子一樣圍觀心裡肯定都不會舒服。

  “院長,不知道你們醫院有什麼辦法沒有。說實話,我已經跑了不少家醫院,而且也請了不少的名醫,但我兒子的病始終不見好轉,而且他那東西也一天比一天小。”

  說話的是常書豪的父親常氏集團的董事長常建雲,常書豪是常家獨子,關系着常家人丁的興盛,即使以他的身份,見到一群專家隻是竊竊私語卻不發表意見有有些坐不住了,急忙對梁世昌問道。

  此時梁世昌手中拿着CT片子正在和趙明陽正說着什麼,聽到常建雲的話梁世昌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緩緩搖了搖頭。

  “從片子上看令郎身體并沒有什麼狀況,常先生給我一點時間,我們研究一下再給您個答複。”

  梁世昌已過花甲之年,在東海市的醫界還是有着一定威望的。聽到梁世昌的話常建雲微微歎了口氣,之前這種話他聽的實在是太多了,但最後卻都找不出原因,心裡已經開始絕望了。

  “我想我知道原因。”

  就在氣氛十分沉悶的時候,一道極不和諧的聲音響起。雖然病房内的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了門口方向,發現說話的居然是外科的實習醫生,謝東涯!


上一篇 :啊好大好漲呀皇上好美,樂樂的放蕩日記高H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