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漲呀皇上好美,樂樂的放蕩日記高H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啊好大好漲呀皇上好美,樂樂的放蕩日記高H

啊好大好漲呀皇上好美,樂樂的放蕩日記高H

發布時間:2019-04-16 16:24:37

導讀
 陳落雪的第一反應不是道謝,而是慌忙裹緊了浴巾,生怕春光乍現,孰不知已經乍現了。被某男一睹不算偉岸,卻異常挺立渾圓的單峰。“我沒事!”  别看陳落雪表面上大玩暧昧,還真沒被哪個男人如此抱

  陳落雪的第一反應不是道謝,而是慌忙裹緊了浴巾,生怕春光乍現,孰不知已經乍現了。被某男一睹不算偉岸,卻異常挺立渾圓的單峰。“我沒事!”


  别看陳落雪表面上大玩暧昧,還真沒被哪個男人如此抱過。她左手裹着浴巾,右手按住地面,緩緩站起身。難得露出小女人的羞澀,她不敢去看葉成,低着頭走向卧室。腳踝傳來酸痛的感應,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别動!”葉成用命令的口吻道,而後他相當鎮定的站起身,走到陳落雪身旁,不由分說單手纏住了她的玉臂。“你的腳踝扭傷了,如果不急速校正治療,很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陳落雪嚴重懷疑葉成的用意,“不會那麼嚴重吧?”

  “很有可能。”葉成一本正經的說道,當然是他在危言聳聽,輕微的扭傷休息一晚上就會沒事,他壯着膽子:。“我在部隊學過推拿,要不幫你揉揉?”

  “算你心疼姐!”陳落雪看穿了葉成的小伎倆,但還是任由葉成攙扶着她走進了卧室。

  讓陳落雪坐在床邊,葉成俯下身,替她脫去涼拖,将光潔的小腳丫捧在了稍微顫抖的手中。即使葉成沒有戀腳癖,看着陳落雪那隻弧線恰到好處的小腳,不由自主生出一種想将其抱在懷裡,仔細撫摸一番的念頭。

  還從未有男人碰過她的腳丫,陳落雪俏臉上小女人的羞澀更勝,雙腿緊緊靠在一起。浴巾下可是真空,葉成又半跪在身下,私密處很容易徹底暴露。

第1章 劫财還是劫色

  一趟開往東海市方向去的列車帶着一路的涼風,疾馳而過。不是春運,又不是乘車高峰期,車廂内的乘客不算太多。但所有的座位都被坐滿了,隻有過道之中稀稀疏疏的站着幾名乘客。

  很不幸葉成就是其中幾位站客之一,他上身穿白色普通T恤,下身穿一條洗得泛白的舊牛仔褲,背背帆布背包,斜靠在兩個車廂的連接地帶。身體随着火車的颠簸而有節奏的晃動着,自認為非常惬意的望着窗外飛逝的風景。

  他十八歲參軍,當新兵蛋子半年之後,因為各方面條件優異,被狼牙特種大隊破格選走,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特種兵。因為常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瘋狂舉動,所以部隊給他的代号為“瘋狼”。

  在特種大隊的六年生死磨練,令他百煉成鋼,成為了最骁勇善戰的王牌特種兵,狼牙大隊的一把尖刀。如果繼續在特種兵大隊待下去,肯定是前途無可限量,可惜人生無常,世事難料。三個月前的一次任務,葉成犯了大錯,狼牙特種大隊忍痛讓他提前退伍。

  猛然離開生活六年多當成家一般的特種兵大隊,離開那些曾經多次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而且還是強制性退伍,令葉成一時難以接受。在老家休息調整了三個月,他的心态才徹底轉變,于是決定前往國際大都市東海,開始新的生活。

  葉成已經給在東海市混得風生水起的一名退伍老班長打過招呼,準備去投奔他。所以出門的時候,隻象征性的帶了一百塊錢,美名其曰白手起家。

  “請各位旅客配合我們的工作,出示下車票。”兩名乘務員走入車廂,挨個檢查起車票。

  葉成瞟了一眼乘務員,沒好氣的低語道:“倒黴,好容易逃次車票,想省點錢,還遇上查票的了。”

  他轉動眼珠計上心頭,兩步來到不遠處的廁所外,急促的敲打起廁所門,裝成憋屈的聲音道:“裡面的大哥,麻煩您快點,我肚子疼要憋不住了。”

  “等下!”廁所裡傳來甜美悅耳的女人的聲音,光聽這聲音絕對能給十個加号。

  “是個女人,那更好辦了!”葉成一臉邪惡的壞笑,單手推着廁所門,做好随時闖入的準備。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之後,廁所門打開一道縫隙。葉成猛力推大門縫,身體滑入泥鳅一般鑽入了門内,随手又将廁所門反鎖上了。動作迅速娴熟,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他是逃票慣犯。

  廁所裡站在一名年輕女子,剛整理好衣服準備出去,突然發現一名陌生男人闖了進來,還沒來得及尖叫,眼前一花,一隻大手捂住了她的櫻桃小口。

  葉成的手接觸到女子細皮嫩肉的臉蛋,手感十足,仿佛一掐一股水。

  感受着指尖女子的體溫,體會着細膩柔滑的觸感,他忍不住打量起眼前的女子,笑眯眯的說道:“别怕,我不是壞人!”

  這名女子大概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皮膚水嫩。緊颦的柳眉下一雙明若寒星的鳳目,滿含怒氣的盯向葉成。秀氣挺直的瓊鼻,雖然看不到嘴巴,但也能想象出絕對是個大美女。

  再往下看,葉成差點噴出鼻血。一件粉色緊身無袖小T恤,領口比較低,露出大片大片的白皙和一條夾在兩座高聳山峰的迷人乳溝。一條牛仔短褲,令兩條白皙修長纖細的美腿暴露無遺。

  蜂腰、隆胸、翹臀、曲線驚人,外加成熟的韻味,讓人看一眼就想起甜美欲滴的蜜桃。

  葉成心裡呻吟一聲:極品禦姐,不知哪個男人有如此福氣俘獲了她的芳心!

  “嗚嗚!”陳落雪慌亂的掙紮起來,憤怒的美眸看着眼前陌生男人的笑容,覺得極其猥瑣龌龊,怎麼看都像是大色狼。

  她心中咯噔一下,頓時變得緊張。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真有不怕死的敢在火車上行兇,不知道他是要劫财還是劫色?

  劫财還好說,陳落雪真怕這陌生男人是企窺她美貌的瘋狂大色狼,會在廁所裡把她那啥了。

RzlJRTVZYmRRY0o1dGRPSFRFcFA2bFFmclgrYmdLQzVOaW5Sc2RKdnpWdmYwaVpxQVA2R3BRPT0.jpg

第2章 跟大美女火車震

  稍微慌亂之後,陳落雪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滿含怒氣的眸子立刻變得媚眼連連,臉色換成一副主動勾引漢子的妩媚神态。頻頻向葉成放電,如同在鼓勵葉成趕緊把她拿下。

  美貌如花的大美女主動勾引,是男人都難以招架,葉成頓時覺得身體一酥。即使無心做色狼,腦海中也湧現出将她就地正法的沖動,好在葉成意志力異常堅定,這個念頭一閃即逝。

  小色狼,敢劫姐的色,我廢了你!陳落雪冷不丁擡起白花花的右腿,用小巧的膝蓋撞向葉成的胯下。

  換成其他人肯定在美人計的迷惑下,被這猝不及防的一膝蓋頂上。但葉成曾經身為王牌特種兵的身份可不是擺設,如果真被女人放倒,丢人可丢到姥姥家了。

  他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出右手,一把按住了陳落雪的大腿,向後稍微用力便将她推到了車廂之上。

  火車上的廁所空間本來就非常小,兩個成年人在裡面活動顯得非常擁擠。葉成這一推,整個身體幾乎貼到了陳落雪的身上。他一手捂着陳落雪的嘴巴,一手按着陳落雪的大腿,動作極為暧昧。如果被第三者看到,肯定會以為這兩人在那啥呢!

  葉成能清晰的感受到美貌禦姐那彈性十足的大腿,手感不是一般的好。他盡量保持風度,慌忙向後挪動下身體,解釋道:“我說這位大姐,您别亂動好不好。我絕對沒有惡意,更不是無法無天的色狼,你誤會了!”

  陳落雪見美人計失效,剛想擡起右手給這個流氓一耳光。當她徹底看清楚葉成的容貌後,微微擡起的玉手又悄悄放了下去,甚至連掙紮的身體也安靜下來。

  一個常在夢中出現的男人的臉龐浮現在腦海,她的内心的怒火變成了激動不已。“是他嗎?三年了,終于再次遇到救命恩人了。”

  葉成見眼前的美貌禦姐一動不動,以為把她吓壞了,心裡一軟,極為不舍的松開按着陳落雪大腿的右手。“這位大姐,我真的不是壞人,請聽我解釋。你别喊,我馬上放開你,同意的話就點點頭。”

  “嗚嗚!”陳落雪小雞吃米一般頻頻點頭。

  葉成又松開了左手,陳落雪的容貌徹底展現在他眼前,二十六七歲的樣子。薄薄的兩片性感紅唇,配上精緻的臉蛋和無可挑剔的身材,性感動人,絕對是極品美女,遠超葉成的想象。

  他雙手舉過頭頂做出投降的動作,讓這位美女姐姐明白他不會再輕舉妄動,然後帶着歉意道:“沒吓壞你吧?”

  陳落雪喘了幾口氣,美眸中閃爍着異樣的眼神,似笑非笑道:“說吧,你對姐有什麼企圖?”

  “沒有任何企圖,我不是色狼。”葉成誠意十足的解釋道:“因為我的火車票不小心被朋友拿走了,外面正在查票,迫不得已才會闖進來!”

  他剛解釋完,敲門聲便響起。“查票,麻煩裡面的人把票遞出來。”

  葉成暗自感慨這乘務員太特麼敬業了,連廁所也不放過,小聲對面前的大美女道:“大姐,你帶票了吧?幫幫忙!”

  “暫時相信你。”陳落雪伸出削蔥根般的手指拉開精緻的挎包,拿出一張火車票,将廁所門打開一道僅僅能通過車票的小縫隙,把車票遞了出去。

  很快車票又遞了回來,門外響起漸行漸遠的腳步聲,乘務員走向另外一個車廂繼續查票。

  葉成感激道:“太謝謝你了,不知道大姐如何稱呼?”

  “陳落雪!”陳落雪抛給葉成個媚眼,“要不要姐把電話也給你?”

  葉成臉色一紅,“不……不用給電話,我對你真沒啥想法。”

  陳落雪挺了挺酥胸,妩媚性感的舔了舔嘴唇,吐氣如蘭道:“有賊心沒賊膽!”

  “那個我還有事!”葉成開門落荒而逃,再待下去真扛不住美貌禦姐的主動勾引。這角色轉換也太快了,怎麼感覺這女人更像個饑渴的女色狼。

  陳落雪看着葉成倉皇的背影,彎腰嬌笑起來,花枝亂顫。她也快步走出廁所,差點撞上一名等着上廁所的老者。

  老者用怪異的眼神看着陳落雪,還偷瞟幾眼她的胸前,不住的搖頭小聲嘀咕道:“現在的小年輕情侶真是開放,覺得車震不過瘾,還玩起火車震來了!”

第3章 賞大耳光

  “火車震!”葉成差點笑出聲來,心想:這老爺子真是與時俱進,連火車震都知道。可惜我也就飽飽眼福,真跟大美女來次火車震,做鬼也值啊!

  老者的聲音雖小,但三人間的距離非常近,陳落雪聽得清清楚楚。俏美的臉蛋‘唰’就變得通紅,一直紅到了耳根,如熟透的紅蘋果般妩媚動人,讓人忍不住想上前咬一口。

  “這是怎麼個情況?”斜靠在挨着過道的一名青年男子,猛然看到同事陳落雪跟一名陌生男人一前一後從廁所裡走了出來,頓時怒不可遏的站起身,沖了過去。

  葉成重新站到車廂連接處,轉身發現極品禦姐還跟着他。

  陳落雪的臉色微紅,停下腳步,順勢站到了葉成對面。

  “尼瑪的流氓!”此時青年男子沖到葉成近前,怒罵一聲,掄掌狠扇向葉成的臉頰。

  葉成覺得莫名其妙,左手快速擡起如鷹爪般抓住了青年男子的手腕。

  敢主動找茬,算你倒黴!他翻轉右手,毫不猶豫的一個大耳光扇在青年男子臉上。

  “啪!”這一巴掌抽的那叫一個幹把脆,大半截車廂的乘客都聽得清清楚楚。打臉是講解技巧的,并不是說力氣越大抽得越響,恰好葉成深蘊此道。

  青年男子慘叫一聲,眼冒金星,臉上一片紅印,被葉成的掌掴給抽蒙了。

  不明情況的乘客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不過沒人上來勸阻,都抱定一副看熱鬧的心态。

  陳落雪急忙拉開兩人,斥責道:“王中強,你想幹什麼?為什麼要無緣無故打人?”

  看清楚,是我被打了好不好?王中強一臉的委屈和憤怒,捂着腮幫子道:“落雪,我是想幫你。這家夥在廁所裡是不是對你耍流氓了?”

  葉成頓時明白了,原來這兩人認識,肯定是看到他和陳落雪一起從廁所裡走出來,産生了誤會。反正是這家夥先動手的,自己抽他耳光算是自衛。

  陳落雪闆着臉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哪個眼看到他對我耍流氓了?”

  王中強辯解道:“我剛才看到你跟他一起從廁所走出來,還以為他對你耍流氓了,才會幫你教訓他。”

  葉成冷笑道:“你小子搞錯了吧,是我賞了你一巴掌。就你這小身闆還要教訓我,真是打腫臉充豬頭。”

  王中強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怒火升騰還想動手,找回面子。葉成面色一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淩厲如刀般的眼神吓得王中強不由的哆嗦一下,下意識後退一步。

  陳落雪冷淡的說道:“王中強,這沒你什麼事,回去吧!”

  王中強心裡極度不平衡,本來想來個英雄救美,沒準能博得陳大美女的傾心,反而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咬牙,強忍着怒意道:“落雪,你也跟我回座位,不要跟不三不四的陌生人打交道。”

  陳落雪微怒道:“跟什麼人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管得太寬了。”

  王中強一臉的尴尬,自找台階道:“總裁把你托付給我了,火車上我就得對你的人身安全負責。”

  陳落雪馬上變得寒如冰霜,語氣強硬的說道:“王中強,請注意你的措辭。我的人身安全我自己會負責,用不着你操心。”

  “算我多事。”王中強一臉苦逼的表情,乘興而來敗興而去,臨走前還不忘用惡毒的目光狠瞪葉成幾眼,壯着膽子道:“小子,我記住你了,以後走着瞧!”

  葉成擡起胳膊,戲谑的說道:“别以後啊,想動手就趁現在。”

  王中強一縮脖,擠開人群落荒而逃。他也不傻,偷襲都沒能打到葉成,還被一個眼神吓退,再動手,恐怕就不是當衆賞一巴掌的事了。逃出人群,他咬牙切齒憤恨不已道:“從小到大還沒人敢扇我的臉,他媽的臭小子敢扇我,讓我在東海市遇到你,非弄死你不可。”

  葉成靠到車廂上,眯着眼睛嘀咕道:“慫蛋,也就敢嘴上說說。”

  陳落雪看了看葉成道:“剛才那人是我同事,你别跟他一般見識。”

  “他還不配。”葉成偷眼欣賞着陳落雪的美貌,忍不住問道:“大姐,你怎麼不跟他回去?”

  陳落雪脫口道:“還不是為了你。”

第4章 主動投懷送抱

  “為了我?”葉成一愣,不明白陳落雪的具體意思。

  陳落雪嗓子中發出甜美動聽的聲音,一下酥到了葉成的骨子裡。“姐的意思是,你還沒跟我說謝謝呢!”

  這女人真是妖孽啊!不知會把多少男人迷死!葉成故作鎮定,一本正經的說道:“再次謝謝大姐替我解圍,感激不盡!”

  陳落雪露出俏皮的笑容,“你逃票,我剛才也算是救你一次,想一句謝謝就把姐打發了?”

  還别說,如果女人長得漂亮,連一颦一笑都那麼迷人。陳落雪的笑靥如一陣春風拂面,讓葉成的春心一陣蕩漾。他在這樣的女人面前毫無招架之力,直接投降道:“那你想我怎麼謝謝你?”

  陳落雪反問道:“你要坐車去哪?”

  葉成回答道:“東海市!”

  陳落雪眼中閃過一抹喜色,“正好我在東海市工作,下車之後你請我吃飯,就當是對我表示感謝。”

  換做以前請大美女吃飯,葉成到無所謂,甚至求之不得。但現在他的全部家當加起來也就一百塊錢,請人吃飯又不能太寒酸,一百塊錢肯定不夠。與其丢面子,還不如不請。他苦笑道:“真是不湊巧,我現在一分錢沒有,請不起!”

  陳落雪一愣,這什麼人啊!姐放下矜持,主動要求你請我吃飯,這家夥竟然坦蕩蕩的說沒錢。難道他有女朋友了,不敢請别的女孩吃飯?還是這家夥是鐵公雞一毛不拔?還是因為我的魅力不夠,不足以吸引他?

  一瞬間,無數想法湧上心頭。陳落雪把心一橫,好不容易遇到尋找三年的男人,豈能再次輕易讓他溜走。她有些蠻不講理道:“我不管,沒錢也得請姐吃飯,否則我就去乘務員那揭發你逃票。”

  葉成哭笑不得,這女人好像碰瓷的一樣,黏上自己不放了。“我現在确實沒錢,不如互相留個電話,等下次再見到你,絕對請你吃大餐。”

  火車上邂逅個陌生的大美女,還有跟她一起吃飯的機會,有點主動投懷送抱的意思,是男人都不想錯過,葉成也不例外。但他囊中羞澀,隻能推脫。

  陳落雪可不想錯過深入了解救命恩人的機會,堅定的搖搖頭。“下次見面說不定是什麼時候,必須下車以後馬上請。”她心中失落,倒不是因為葉成再三推辭請她吃飯,而是這麼長時間了,他還沒有想起自己。

  葉成轉念一想,請就請,大不了到時候找個借口去衛生間,然後開溜,放大美女的鴿子。于是說道:“行,我答應下車請你吃飯,不過提前說好我可真沒錢。”

  反正預防針給你打了,到時候别怪我逃單,自己付錢。

  陳落雪嬌笑道:“小弟弟,你可得說話算數哦!”

  臨近黃昏,列車到達終點站東海車站,旅客們提着大包小包相繼下車。陳落雪好像生怕葉成跑了似的,一步不離的跟在他身後,甚至下車都沒跟公司同事王中強打招呼。

  有個極品禦姐型大美女做跟班,葉成接受着一路上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心裡覺得極為舒服。但他始終弄不明白,這位極品大美女唱的是哪一出,讓他請吃飯真的這麼重要?

  如果被個對不起觀衆的恐龍級别的女人纏上,葉成到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被個如花似玉的極品大美女糾纏上,他反而覺得太不正常。

  難道因為我長得帥,看上我了?這怎麼可能。他對自己的容貌相當了解,絕對是那種扔到人堆裡,一時半會兒找不出來的大衆臉,跟帥氣完全不搭邊。

  “主動投懷送抱,我還怕你不成。”想到這,葉成露出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


上一篇 :口述換愛之夜詳細感覺,老師撩起裙子讓我捅
下一篇 :那一夜狗狗好太大了好爽小說,好大不要我受不了了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