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賤人怎麼這麼浪,美婦在家被強幹小說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小賤人怎麼這麼浪,美婦在家被強幹小說

小賤人怎麼這麼浪,美婦在家被強幹小說

發布時間:2019-04-16 15:45:48

導讀
偏偏這種環境,更讓人感到無比的刺激。  方青直接含住了到了嘴邊的紅豆,吸允着!  晚清本來就壓在方青身上,本來就覺得尴尬,又羞澀。  尤其是剛才的那一下濕潤柔軟的感覺,讓她心顫。  現在忽然被人含

偏偏這種環境,更讓人感到無比的刺激。

  方青直接含住了到了嘴邊的紅豆,吸允着!

  晚清本來就壓在方青身上,本來就覺得尴尬,又羞澀。

  尤其是剛才的那一下濕潤柔軟的感覺,讓她心顫。

  現在忽然被人含着,晚清不知不覺的叫出了聲。

  “啊~”

  方青得到晚清的反應,更是直接放肆了起來。雙手抱住了那圓潤的翹臀蹂躏着。

  晚清并沒有迷失,而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就算是她對眼前這個男人心動了,可也不能在這種地方啊!

  “不要~啊~不要這樣”

  晚清忍不住的嬌喘着,過了一會之後,雙腿之間湧來一股濕熱感。

  方青感覺到了晚清身軀的微微抽動。

  大手直接探到了那兩腿之間,手指感覺到了濕潤。

  晚清的身子十分敏感,被方青那樣含着,自然濕潤了許多。

  随着方青手指隔着内褲的探索,晚清下身夾緊了他的大手。

第一章 病床中的制服誘惑

  “我特麼到底是誰?”

  方青靜靜躺在一片潔白的病房内,看着手中那紋着一條五爪金龍的白色金屬片發呆。

  如今方青的大腦中,隻有一些零散的記憶。

  那是一個被無盡大火吞噬的廢棄工廠,方青能清晰記得那遍地的屍體,和被鮮血染紅的大地。

  方青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那裡,自己的身份是什麼……

  就算是這個紋着白色五爪金龍的金屬片,也是自己在病房中醒來之後,護士告訴他自己渾身染血被送到醫院之後,依舊死死攥着那個金屬片。

  看來這個金屬片,應該對自己很重要才對。

  蓬!

  房門突然開啟,一名護士的出現打斷了方青的思考。

  從之前的交流中,方青知道她叫林曉。

  一身潔白的護士裝,甜美的笑容能将所有人的心融化掉。

  雖然并沒有穿高跟鞋、絲襪什麼的,但卻依舊能将方青内心的情欲勾起。

  “方青……你讓我說點什麼好呢?”

  林曉緩步在走進病房之内,忍不住歎息一聲:“您要不趕緊交醫藥費,要麼請離開,你這樣真的讓我很為難啊。”

  “現在院長已經給我下了最後通牒,若是在不将你攆出醫院,我的工作可就保不住了啊。”

  方青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尴尬。

  “我沒錢。”

  歎息一聲後,方青無奈說道:“我之前不是讓媒體出面采訪過我,你們院長更是對着記者說,會免除我的醫藥費……”

  但還不等方青說完,護士林曉眉頭輕蹙,忍不住直接打斷方青。

  “你快别說這事了。”

  林曉直接對方青說道:“你知不知道就是因為你喊來記者,所以院長并不能親自攆你,而因為是我将你救出來的,所以這件事院長才會怪在我的身上。”

  “我原本是好心救你,但沒想到最後我竟成為了冤大頭,醫院不是福利機構,是要賺錢啊!”

  “我求你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就放過我吧。”

  林曉此時都快哭了出來。

  方青在看到林曉現在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尴尬,但眼珠子卻開始放光。

  不得不承認的是,林曉很漂亮。

  雖然身穿護士裝,但卻依舊遮掩不了她那傲人的身軀,反而露出一絲别樣的誘惑。

  尤其是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更是讓人憐惜。

  方青那毫不掩飾的目光,讓林曉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最終氣的一跺腳,直接朝病房門外走去。

  方青看到這一幕,心中徹底一愣。

  他肯定不能讓林曉走掉。

  畢竟若是林曉走掉,那麼豈不是意味自己必須要搬出醫院?

  怎麼辦?

  “林曉,我求你……”

  想到這裡的方青也顧不上廢話,直接一把抓住林曉柔弱的玉手,并将自己身邊一拉。

  啊!

  伴随着林曉的一聲尖叫,隻見她整個身軀一個不穩,竟直接朝方青的懷中摔了過來。

  顯然剛才方青動作太快,林曉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額!

  方青看着懷中的美女護士,感受着她渾身觸手的柔軟,聞着那處子的淡淡清香……

  他腦子頓時直接短路。

  林曉本身就是個大美女,原本絕美的面容此時變得嬌紅,更添一絲誘惑。

  雖然穿着一身護士服,但卻根本遮掩林曉那胸前的飽滿。

  方青雙手不時在林曉身上遊走,自然能感受到林曉那凹凸有緻的身材。

  方青的呼吸有些急促。

  但還沒等方青仔細體會,美女護士林曉便氣憤一巴掌甩在方青臉上,并恨恨喊道:“你這個混蛋,你能不能趕緊脫掉……”

  但還不等美女護士說完,方青便直接将其打斷。

  方青自己都慌了。

  因為他剛才真的沒有占林曉便宜的想法。

  他隻是想拉住林曉求情罷了。

  沒曾想還沒等求情,反倒是占了林曉便宜了。

  此時顯然不能等林曉說完,畢竟若是讓林曉說出來之後,那自己可真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方青腦袋一轉,随即便一把将林曉摟在懷裡,并直接親吻了下去。

  顯然對于此時的方青來說,他不得不這麼做。

  畢竟若是真讓林曉将下一句話說出來,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而此時的林曉,則差點被氣瘋了。

  這算怎麼回事啊!

  林曉開始掙紮了起來。

  這一搖一晃的,方青倒是穩如泰山。

  林曉此時忽然一個仰卧起坐,直接坐了起來,雙手也瞬間勾住了方青的脖子。

  本來是想将方青一個掰倒,踹下去。

  可惜啊,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幹。

  方青驚訝之餘,雙手下意識的往前面一撐,剛好撐在兩座山峰上,間接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林曉臉色陡然紅了起來,羞澀伴随着疼痛。

  這麼被撐着,能不疼嗎!

  這個時候,方青又忍不住捏了兩下,軟軟的,富有彈性。

  沒想到手感還也不錯,以身相許的話,好像也不怎麼吃虧啊!

  就這麼一個舉動,徹底讓林曉有些惱了起來。

  你說你撐在女孩子的胸上就算了,還連帶的捏一下,你以為是捏橡皮泥呢?

  這個混蛋!

  此時,也不知道林曉怎麼就摸出來一根針頭,直接紮在了方青的胳膊上。

  方青哀嚎一聲,趕緊下來,吃痛的看着從床上麻溜下去的林曉。

  “你幹嘛?我好不容易才好起來,被你紮出個好歹來,這不又得躺一陣子了。”

  “想得美,我告訴你,現在趕緊脫下病房号服,收拾東西離開。”

  “我求你了,我隻是一個普通護士,不是什麼富家小姐,根本沒錢替你墊付醫療費啊。”

  林曉氣呼呼的說着這話,心裡無比委屈。不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現在還感覺生生的疼。

  方青傻眼了。

  還是讓林曉說了出來。

  可要現在離開,他能去哪呢?

  正想着開口,門外就進來了一個男人。

  雖然長得挺俊,但方青從他蒼白的臉色中還是不難看出,這家夥不是個好人。

  一臉縱欲過度的樣子。

  但方青卻還是下意識放開了林曉。

  林曉看到方青松手,才冷哼了一聲,直接整理了下衣服站了起來。

  林曉看到來人,眉頭頓時一皺:“怎麼又是你?”

  “曉曉,我真的很失望。”

  男人走進來之後,在看到方青和林曉的模樣後,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直接說道:“你說你都拒絕了我第三十八次了,能不能給我次機會?”

  “就算是你看不起我王浩,但你也不能跟這種家夥在一起吧?”

  “純粹惡心我嗎?”

SGt3SEJYbG9MbG1ESWNIdnc5QllwelUxVE5keDZQSDVvQmFLWjZhcXVCUG5TVGpRYlUvR0hnPT0.jpg

第二章 孬種的怒火

  方青冷笑一聲,不做任何言語。

  他也很好奇,林曉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在方青的視線下,林曉趕緊往後倒退一步:“我和你不合适。”

  “有什麼不合适的?”

  現在王浩已經有些怒了,臉色更是直接陰沉了下來,狠狠的說道:“林曉,你别當了婊子還立牌坊,我追你是看得起你,你要是不答應,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答應。”

  王浩心中很憋屈。

  難道在林曉的心中,自己還真不如那個連醫療費都交不起的方青嗎?

  方青聞言,腦袋頓時一排黑線。

  這關自己什麼事啊?

  正在方青暗自無語之時,王浩卻直接朝他怒喊道:“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争嗎?”

  方青一愣。

  不禁拿手指了一下自己,整個人一臉茫然。

  看着方青的傻樣,林曉忍不住一拍腦門,無奈的歎息了一聲,頓時也直接放棄了讓方青幫忙的想法。

  這也太不靠譜了吧。

  而王浩在看到方青的模樣後,更是笑的合不攏嘴,嘴角之上的輕蔑更甚。

  他越發不将方青放在眼裡了。

  “對,就是你。”笑了半天之後,王浩才冷聲說道。

  看到王浩的言語後,方青心中更是冷笑。

  雖然他因失憶并不知道自己是誰,但卻有一種超乎尋常的自信。

  王浩肯定不是自己的對手。

  但方青也懶得管這種閑事。

  就算必須要管,那最起碼也得讓林曉求咱不是?

  好歹也得讓她幫自己将醫療費掏了啊。

  也正是想到這裡,方青才直接聳了聳肩,無奈說:“我不跟你搶。”

  聽到這句話,王浩直接狂笑了起來。

  随即更是指着方青朝林曉說道:“這就是你找的好男人啊。”

  “我真是不明白,你怎麼就看上這麼一個孬種!”

  而反觀如今的林曉,臉色已經被氣的漲紅,胸前的兩團更是上下擺動,吸引着方青的視線。

  林曉自然注意到方青的視線。

  她如今更是被氣炸了。

  關鍵時刻一點忙也幫不上,滿腦子還是那種龌龊思想……

  林曉徹底絕望了。

  她的眼神慢慢變得暗淡,最後不在看方青一眼。

  “林曉,你就從了我吧。”

  正在此時,王浩也徹底失去耐心,直接上前一把将林曉摟在懷中,雙手則開始不老實起來。

  林曉狠狠扇了王浩一耳光。

  王浩一愣。

  随即渾身開始顫抖,眼角逐漸露出一絲兇芒。

  很顯然,王浩是被氣的。

  “林曉,你這個婊子真是給臉不要臉。”

  王浩直接狠狠甩了林曉一耳光,随即便直接強行撕扯林曉的衣服,并一邊吼道:“你甯願跟方青那個孬種上床,也不願意從了本少爺……”

  “老子今天就在這裡,當着你姘頭的面幹你。”

  “呸,臭婊子!”

  而林曉面對這一切,除了不停的掙紮反抗之外,并沒有任何辦法。

  林曉的眼角,不知覺留下了淚。

  但她卻沒有絲毫辦法。

  而至始至終,她都沒有在看方青一眼。

  “垃圾,孬種!”

  “像你這種垃圾,老子都懶得去揍你。”

  “今天你福氣不淺,老子就讓你親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本少爺幹。”

  如今的王浩一邊撕扯林曉的衣服,一邊朝方青怒吼道。

  他需要發洩。

  而方青一時間有些茫然。

  他能看到了林曉眼中的絕望和掙紮,但卻并沒有等到林曉對自己的求救……

  他不知覺有些後悔自己剛才的行為。

  畢竟不管怎麼說,林曉都算是在自己生命最危急的關頭,将自己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

  自己怎麼能乘人之危呢?

  而且還是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

  想到這裡,方青的眼角閃過一絲寒芒。

  蓬!

  沒有絲毫廢話,方青一下子從病床上談起,不顧渾身傷口崩裂而絲絲流出的鮮血,右手就這麼直接抓住王浩不老實的右手。

  方青抓着王浩的左手,雖然虎口崩裂,鮮血不停的流出。

  但他的左手卻似鋼鉗,任憑王浩掙紮,也掙脫不得。

  “你,你想幹什麼?”王浩忍不住質問道。

  但或許他自己也沒有發現,他如今的聲音已經帶着一絲顫抖。

  王浩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對上方青的眸子之後,頓時有一種猶如堕進地獄的感覺。

  那種殺伐血氣,以及瀕臨死亡的感覺,讓他不由感到害怕。

  方青自然能感受到王浩内心的恐懼,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寒笑,冷漠的說道:“放手。”

  “馬上!”

  “要麼,死!”

  簡單的幾個字,卻露出一絲堅定與決絕。

  王浩聽到這幾個字,雖然很想笑。

  畢竟在現在這種法制社會,方青竟然威脅自己要殺人?

  簡直搞笑。

  但不知為何,王浩卻就是笑不出來。

  他能感受到方青那股仿若死神般的氣息。

  王浩嘴唇哆嗦了幾下,一直想對罵幾句,但卻一直開不了口。

  他就這麼愣在原地。

  如今的方青并沒有理會王浩,反而将視線轉到林曉身上,眼角閃過一絲歉意。

  “對不起。”

  方青深呼吸一下,随即直接說道:“剛才是我做的不對,我像你道歉。”

  “老實說剛才我也并不是見死不救,隻是想讓你求我一下,我老讓你替我掏醫藥費來着。”

  “但是我知道自己錯了,我不應該對自己的救命恩人見死不求,且讨價還價……”

  “所以這個混蛋,我幫你徹底解決掉。”

  “不用你替我掏醫療費了。”

  林曉有些發傻。

  對于方青的突然發飙,她大腦還有些短路。

  方青說完之後,便不在理會林曉。

  轉而左手便直接掐住王浩的脖子,單臂将其舉了起來,右拳狠狠錘在他胸口之上。

  因用力太大,方青身上更多的傷口崩裂。

  無數鮮血流出,瞬間将方青潔白的病号服染成一片血色。

  方青似沒有痛覺一般,右手隻是不停的錘着王浩的胸口、臉蛋、肋骨……

  嗷嗚!

  王浩發出一聲慘嚎。

  但還沒等他發出聲來,便被方青掐滅在了喉嚨之内。

  王浩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

  在方青的手段下,他根本沒有辦法呼吸,而整個身體更是變得一片麻木,幾乎快感受不到痛覺。

  如今看着方青,王浩眼角唯有恐懼。

  雖然現在方青渾身染血,但在王浩的眼中,卻像一尊來自地獄的染血戰神一般。

  他恐懼了、害怕了、絕望了……

  “還敢嗎?”方青寒聲說道。

  王浩恐懼的連連搖頭。

  他真的不敢了。

  如今他的膽子,已經徹底被方青吓破了。

  若是有選擇的話,他真想徹底逃離這個地方,這輩子在也不願意見到方青。

  “住手!”

  但正在此時,病房門被突然打開。

  一名身穿職業OL裝,下身裹着誘惑黑絲、腳踩跟鞋,渾身散發着成熟氣息的女人走了進來。

第三章 另類的包養

  女人很漂亮,渾身散發着熟女的氣息。

  尤其是那種幹練摻雜着熟女的誘惑,更是吸引了方青的目光。

  這個女人的氣質,和林曉截然不同。

  但對方青的誘惑,卻同樣的大。

  方青卻不知道,雖然女人喊了出來,但此時心裡卻也充滿了恐懼。

  尤其是方青那布滿殺氣,仿若從屍山血海中凝練出的目光,在加上那渾身的鮮血。

  女人不害怕才怪。

  如今的女人,隻是假裝堅強罷了。

  方青不知道這裡。

  隻是想到王浩這家夥既然被自己吓破了膽,那自己自然也沒有揍他的必要了。

  畢竟自己也真不敢殺他。

  也正是想到這裡之後,方青才随手将王浩像丢一個破麻袋一般……

  直接摔了出去,跌在冰冷的地闆之上。

  但此時的王浩卻哪理會這些,終于看到方青松開手,便連忙屁滾尿流、連滾帶爬的離開了病房。

  方青站在原地,沒有絲毫言語,整個人冷冰冰的。

  但實際上。

  他是被眼前女人的美女,所直接吸引住了。

  表面看着像冷峻戰神,實際上若沒有剛才這一切,外加他渾身的鮮血。

  别人肯定認為,這就是一沒見過美女的豬哥相。

  病房的氣氛,頓時變得寂靜無比。

  眼前這美女顯然被方青的氣質鎮住,自然也沒有下一步動作。

  大概過去三十秒後,還是林曉率先反應了過來,直接跑到美女身邊說道:“雨涵姐,你别誤會。”

  “剛才是那王浩想調戲我,方青隻是為了救我,所以揍了王浩一頓罷了。”

  林曉沒有隐瞞,直接将剛才發生的所有事情,直接朝這位剛進來的成熟美女說道了起來。

  而通過兩人的談話,方青才得知這位成熟美女的芳名與職業。

  盛雨涵。

  美奈衣時裝内衣設計公司總裁。

  另一方面,則是林曉的閨蜜。

  她這次來醫院,實際上就是來找林曉玩的。

  如今兩女在那邊小聲嘀咕,各自交流着。

  而方青也沒閑着,兩隻眼睛就沒有離開過盛雨涵。

  盛雨涵撐死也就二十四五的年紀,白皙的臉蛋、精緻五官,卻擁有一雙略帶銳利的眼神。

  她不禁臉蛋漂亮,那一身職業裝更是遮擋不住她那傲人的雙峰、纖細的柳腰、以及那豐滿的翹臀。

  下身的黑色絲襪,更是将她的修長雙腿展現出一種誘人的弧度。

  配上腳上的黑色高跟鞋,簡直将方青的魂都給勾走了。

  盛雨涵本身便是公司總裁,那股高高在上的韻味本就很重。

  在配上這精緻的臉蛋、誘人的身材後,更是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誘惑。

  而如今的盛雨涵,通過林曉的話後,也大概将剛才的一幕都了解到了。

  現在她看向方青的目光,自然也柔和了許多。

  方青眼看兩女還在那裡說話,自己在這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尤其是想到自己一分錢沒有,甚至還是一個連身份證都沒有的黑戶之後,更是忍不住歎息了一聲。

  方青決定離開這裡。

  一方面是不想讓林曉這個救命恩人為難,一方面更是處于在倆美女面前要面子的大男子主義。

  方青直接将染血的病号服脫下,準備換上自己來時的衣服。

  但方青一脫衣服,卻不禁露出他那精狀且均勻的肌肉、渾身密密麻麻的傷口……

  以及左臂那一個小小的染血龍頭刺青。

  呼!

  兩女此時在看到方青的身材,以及那密密麻麻的傷口之後,頓時忍不住驚呼。

  畢竟方青渾身的肌肉,并不似健身教練那種肌肉疙瘩,反而很細緻、很均勻。

  充滿了一種男人的陽剛之美。

  尤其是那密密麻麻的傷口,對女人更是緻命的誘惑。

  “你……你準備幹什麼?”林曉不自覺開口。

  方青苦笑了一聲,便忍不住歎息。

  嘴角更是說不出的苦澀。

  “林曉,對于你的救命之恩,我方青沒齒難忘。”

  方青扭頭看了林曉一眼,随即便直接說道:“但我就是一個除了知道自己姓名,其它一概不知的失憶人罷了。”

  “我沒身份證,更沒有一毛錢,承蒙你這段時間關照已經很不好意思了。”

  “我不想讓你為難,對于剛才的事情我對你道歉,真的很對不起。”

  “至于現在,我該離開了。”

  方青苦澀的說完之後,便直接穿上自己的衣服準備直接離開。

  “等等。”林曉突然開口。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看着如今落魄的方青,她竟有些于心不忍。

  尤其看到方青此時依舊流血不止的傷口,甚至已經将現在的衣服染紅的模樣……

  更重要的是,這一切都是為了救自己。

  想到這一切,林曉忍不住開口:“你準備去哪裡?”

  “不知道。”

  “你能去哪裡?”

  “不知道。”

  …………

  方青和林曉頓時陷入沉默。

  但正在此時,盛雨涵卻直接開口:“我可以替你掏醫藥費。”

  方青一愣。

  但還不等方青開口,盛雨涵卻接着說道:“但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方青脫口而出。

  盛雨涵嘴角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微笑,随即便直接說道:“做我保镖。”

  方青愣了。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老實說他想拒絕。

  畢竟給一個女人打工……

  而且還是給一個自己對人家還有點意思,一個真正的美女打工……

  方青有點拉不下面子。

  但不等方青拒絕,盛雨涵便接着說了一連串方青無法拒絕的事情。

  “住院一切費用,我掏。”

  “做我保镖,衣食起居我全部負責。”

  “你的身份問題我幫你解決。”

  “月薪十萬!”

  随着這一連串的言語,方青直接懵逼了。

  要知道方青這一段時間的所有醫療費用,也撐死就是個兩三萬。

  但現在做盛雨涵保镖,除了自己糾結的住院費用人家掏……

  好負責自己一切飲食起居,還管給自己處理身份問題……

  最重要的是,月薪十萬啊!

  “我幹了!”

  方青在想到這裡之後,大腦幾乎想都沒想,便直接答應了下來。

  畢竟這麼好的條件,不幹是傻子啊。

  “成交。”

  盛雨涵眼見方青答應,不由露出一絲小狐狸般的微笑。

第四章 詭異的局面

  一個星期後。

  方青在出院之後,便直接來到了一座高聳的大廈之下。

  帝日大廈。

  這是整個臨江市最好的商業寫字樓。

  沒有之一。

  能在這裡開辦公司的,無一不是能在整個臨江市,甚至省裡都能排的上号的大公司、大集團。

  方青一路做出租車過來,自然也從出租車司機的嘴裡,得知了這一點。

  但也正是因此,方青此時才愁眉苦臉。

  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與盛雨涵之間的差距,已經越來越遠了。

  面對這種級别的女人,自己……

  哎!

  方青歎息了一聲,便直接朝大廈内走去。

  一路之上,方青沒有受到任何阻攔,就這麼一路來到了盛雨涵公司所在的二十二樓。

  但等方青來到二十二樓内,卻感覺氣氛有些詭異。

  盛雨涵公司内所有員工,近乎都低垂着臉,一臉唉聲歎氣的樣子。

  都仿佛大難來臨了一般。

  這是什麼情況?

  方青有些疑惑。

  “我是方青,你們總裁新聘請的保镖。”

  一路來到前台,方青直接朝前台接待小姐笑着說道:“若是你對我身份沒有疑惑的話,那就請你帶我去見你們總裁吧。”

  前台接待小姐在看到方青後,卻忍不住歎息了一聲。

  “我對你身份沒有疑惑。”

  前台接待隻是淡然的看了方青一眼,便歎息一聲說道:“但我勸你還是等會在進去,現在總裁正在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

  “當然也可以說,是來吞并我們公司的吸血鬼!”

  方青真的愣住了。

  他顯然沒有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竟然會遇到這種破事。

  而從與前台接待接下來的談話中,方青也大概明白發生了什麼。

  原來市裡邊有一家,比盛雨涵公司更大的一家内衣設計公司,因為不論拼市場、拼口碑、拼銷量……

  都幹不過盛雨涵公司,所以想憑借自身在本市的人脈、權勢、金錢……

  想直接将盛雨涵的内衣設計公司,給直接收購了。

  而這家内衣設計公司,是盛雨涵一手打拼起來的公司,就這麼直接被人家收購,她自然不願意。

  所以才會發生眼前這一幕。

  用前台接待小姐的話來說,今天人家就是來下最後通牒的。

  這家公司名叫董大黑内衣設計公司,今天來到這裡的便是人家的董事長。

  董大黑。

  方青在了解整件事情後,便直接朝會議室走去。

  顯然對于方青來說,盛雨涵于私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幫過自己。

  于公更是自己老闆。

  如今自己老闆出了問題,自己更不可能退縮。

  前台接待小姐此時懵了。

  但反應過來之後,便連忙去攔方青。

  隻不過還是遲了。

  方青直接推開會議室大門,便看到了一個肥頭大耳、穿着一身不和體西裝、還特麼梳着個大背頭、帶着大金鍊子……

  總之。

  反正就是怎麼看,怎麼都不順眼的家夥。

  這家夥就這麼吊兒郎當的坐在椅子上,身後跟着倆虎背熊腰的保镖,自己則在摳着鼻屎。

  方青看到這模樣,差點沒吐了出來。

  就這審美标準,還開雞巴内衣設計公司?

  方青差點沒直接一巴掌,扇死眼前這頭肥豬。

  這特麼什麼玩意!

  “方青,你……”

  現在方青闖了進來,所有人自然将視線集中在他的身上。

  若說眼前這肥豬董大黑有點茫然,而盛雨涵則有點不高興了。

  今天自己遇到這種事,本身就煩悶的不行。

  現在還沒處理完這件事,方青又過來搗亂,盛雨涵心情能好才怪。

  但不等盛雨涵開口,方青卻直接打斷:“老闆真的很抱歉,今天我遲到了。”

  “那個啥,真的很對不起啊。”

  方青一邊說着,一邊做出一副十分惶恐的樣子朝盛雨涵跌跌撞撞般走去。

  但等他走到董大黑身邊時,則不小心朝後跌倒了一下。

  而方青右手中指與食指之間,突然閃爍出一絲寒芒。

  仔細一看,則是一根細長的銀針。

  方青不小心撞上了董大黑,手中銀針則不小心刺入他的陰疝穴之内。

  方青連道對不起,接着便直接來到盛雨涵身邊,接連小聲道歉。

  随後便小聲對她說道:“放心,有我在。”

  盛雨涵有些驚訝。

  就這麼看着朝自己擠眉弄眼的方青,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噗!

  正在盛雨涵糾結之時,突然傳來一聲響亮的屁味,接着一股惡臭便彌漫整個會議室。

  随後更有一股尿騷氣傳來……

  盛雨涵眉頭一皺,差點沒直接嘔吐了出來。

  太惡心了。

  到底是誰?

  盛雨涵視線連忙在會議室中轉了一圈,便注視到了董大黑的身影。

  隻見如今的董大黑鐵青着臉,正在不停的放着臭屁。

  而盛雨涵在看到他那濕透的下半身,尤其是那沖天的尿騷味後,頓時不小心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

  此時的董大黑,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

  他十分确定,自己肯定是被别人動了手腳。

  随即他的眼神,便直接集中在剛進來的方青身上。

  肯定是他!

  董大黑心中怒吼。

  畢竟在方青進來之前,自己是肯定沒有這種情況的。

  雖然他并沒有任何證據,但還是朝自己身後的保镖大吼一聲:“給我将這小子打成殘廢!”

  董大黑身後的倆保镖點頭,随即便直接朝方青沖了過來,其中一人拳頭狠狠朝方青臉上轟來。

  而另一人更是直接直接一把抓住方青袖口。

  方青腦袋微微一閃,在躲過其中一人的拳頭後,便狠狠一腳将其踹飛出好幾米,随後那保镖便狠狠摔在冰冷的地闆上。

  而另外一名保镖,此時卻狠狠一扯,卻将方青衣服的袖子直接扯了下來,露出了他那精狀的右臂……

  以及上下那血淋淋的龍頭刺青。

  嘶!

  在看到這枚龍頭刺青之後,原本還準備朝方青沖殺的倆保镖頓時驚住,并直接倒吸一口涼氣。

  方青在看到這倆保镖的神态變化後,頓時一愣。

  他搞不懂為什麼?

  難道這倆保镖,認識自己身上的龍頭刺青?

  但還不等方青詢問,這倆保镖便不顧董大黑的怒吼,直接強行将其架起,慌忙離開了會議室。


上一篇 :高貴美熟婦洩身,我和農村婦女的野戰故事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