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貴美熟婦洩身,我和農村婦女的野戰故事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高貴美熟婦洩身,我和農村婦女的野戰故事

高貴美熟婦洩身,我和農村婦女的野戰故事

發布時間:2019-04-16 15:39:54

導讀
被段飛一說劉寡婦頓時臉上一紅,而段飛則不客氣的抱住劉寡婦,一低頭就親住了劉寡婦的小嘴。 “唔唔唔!”劉寡婦悴不及防,被段飛親了個正着,急忙一扭臉,躲開段飛的進攻,說道:“小飛,你這是幹啥,這

被段飛一說劉寡婦頓時臉上一紅,而段飛則不客氣的抱住劉寡婦,一低頭就親住了劉寡婦的小嘴。

 

 

“唔唔唔!”劉寡婦悴不及防,被段飛親了個正着,急忙一扭臉,躲開段飛的進攻,說道:“小飛,你這是幹啥,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嬸子,你不是想我嗎,我來了。”段飛一隻手在劉寡婦的胸前反複的揉搓,劉寡婦感覺渾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氣,心裡既想掙紮又想讓段飛繼續,矛盾異常。

 

 

段飛另一隻手也不閑着,順着劉寡婦的肚子滑到小腹,輕輕往裡一按。劉寡婦頓時渾身一個激靈,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隻手,搖了搖頭。

 

 

“小飛,那裡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那裡。”

 

 

“嬸子,剛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現在我來幫你。”段飛哪還管劉寡婦讓不讓,稍微又用了一點力。劉寡婦舒服的哼了一聲,随即就閉起眼睛,任由段飛在她那裡擺弄。

 

 

段飛見劉寡婦已經不再反抗,頓時高興不已,更加賣力了。劉寡婦“啊”的一聲,兩隻手抱着段飛的頭,身體不斷的在石頭上扭來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來越大,劉寡婦再也忍不住開始哼哼了起來,段飛的節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聲。段飛被她那勾魂的聲音叫的實在是受不了,趴到劉寡婦的耳邊輕輕對她說道:“嬸子,準備好了嗎,我要睡你了。”

 

 

劉寡婦身子一顫,胸口不斷的起伏,但沒說話。“你不說話就是同意了。”段飛興奮異常,這劉寡婦一直都是他的夢中情人,今天終于能得願以償,段飛怎能不興奮。

第一章 

段飛打小就沒娘,是他爹把他拉扯大的。

 

 

他爹是個赤腳醫生,去年外出診病結果就一去不複返。據說是把病人給弄死了,直接被送進了監獄,段飛打聽了好久也不知道他爹被關在了哪個監獄,想去看看他爹都找不到地方,他老感覺這事有點不對勁,但找不到他也沒有辦法。

 

 

“喲,小飛呀,我正找你呢,趕緊上你家,我這肚子有點不舒服,你快幫我瞧瞧。”

 

 

說話的是村長家的婆娘田玉芬,雖然段飛他爹被逮進了大獄,但段飛得到了他爹的真傳,一般的病的也都能瞧。農村人有點小病小災的都不願意進城看,一是路遠,二是花錢也多。

 

 

“呀,是嬸子啊,肚子不舒服啊?那行,去我家給你看看。”

 

 

田玉芬扭着肥大的屁股走在前面,把段飛看的眼睛都有點花了。要說這田玉芬也快四十歲的人了,但臉蛋看着就跟三十似得。

 

 

尤其是她那一對大屁股蛋子,甩起來十分誘人,段飛都想從後面直接把她推倒,好好的摸摸她那大腚盤子。

 

 

段飛家離村口不遠,也就一分多鐘的路。兩個人進了段飛家屋子,田玉芬直接就躺到看病的小床上,顯然不是第一次來。

 

 

“小飛你快給嬸子看看,嬸子這肚子好像是有東西似的,老感覺頂的慌。”

 

 

段飛洗了手又把白大褂穿上,呵呵笑了兩聲。“沒準是嬸子你又踹娃了,村長可真是厲害,都有三個娃了還是這麼能折騰。”

 

 

“小兔崽子,嘴裡沒好話,趕緊給我看看,等下還得下地幹活呢。”說完田玉芬就撩起衣服,露出她那白嫩的肚皮。

 

 

“沒想到這娘們整天在地裡忙活,肚皮還這麼白。”段飛在她肚皮上掃了幾圈,随後用手按了按,沒發現裡面有什麼東西,可能是這娘們的婦科病鬧騰的。

 

 

“嬸子,沒啥事,給你開點藥吃也就好了。”段飛又在田玉芬的肚皮上掃了兩遍,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就準備給田玉芬拿藥。

 

 

“我說小飛呀,你再給我好好看看,别糊弄我呀。”田玉芬從床上坐了起來,看着段飛。段飛被她說的心裡有點不高興,心說我糊弄你幹嘛。不過一想到這婆娘嘴那麼讨厭,而且每次看病還都不給錢,段飛頓時就想好好捉弄她一下。

 

 

“行,嬸子,那你躺下,把褲子脫了,我再好好給你看看。”田玉芬一愣,随即說道:“脫褲子幹啥?看個肚子還用脫褲子?”

 

 

“當然了。”段飛說的大義凜然,“我忽然想到你可能是婦科病引起的腹痛,要是不看看你下面我怎麼知道是不是這麼回事?”

 

 

“看下面?”田玉芬不禁有些臉紅,“我看那就不用看了。”

 

 

“可說好嬸子,是你自己不看的,要是有啥大毛病将來要了你的命你可别怨我?”段飛一臉嚴肅,把田玉芬說的有些害怕。

 

 

“還能要命?”見段飛鄭重的點了點頭田玉芬不禁有些遲疑了。讓她當着一個半大小子脫褲子實在有點難為情,但看到段飛一臉嚴肅的樣子又不像開玩笑,萬一真要有啥大病不看把命賠進去可就因小失大了。

 

 

“病不忌醫,嬸子,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也不會出去亂說。”段飛适當的補了一句,田玉芬猶豫了一會終于點了點頭,又從新躺到床上。

 

 

當着一個男人的面脫褲子總歸是有些難為情,田玉芬弄了半天才扭扭捏捏的把外面的褲子褪了下來,露出裡面的花布褲衩。

 

 

“褲衩也得脫。”

 

 

此時段飛已經将門反鎖,窗簾也都拉了上。段飛見田玉芬半天都不肯脫上前一把就将田玉芬的褲衩給拽了下來,田玉芬一下子臉就變的通紅。

RC9TdmpnSHZ0UHZzbGMvbXlmaU0xVmIxZ2dFc295Mmx5ZnlBQk83NlVudDF0VzZaRG1CSkpBPT0.jpg

第二章

而此時的段飛正在打量田玉芬的下身,由于緊張,田玉芬一直夾着大腿,裡面的東西卻是什麼都看不見。

 

 

不過即使如此也讓段飛興奮不已,下面的東西“騰”的就立了起來,要不是有白大褂擋着,恐怕田玉芬早就發現他不正常的地方了。

 

 

“嬸子,把腿劈開,我得看看裡面。”雖然心裡急切的想看到田玉芬下面的樣子,但段飛還是裝作十分鎮定,要是被田玉芬看出來自己是想占她便宜那可就不得了了。

 

 

“嗯。”田玉芬輕輕答應了一聲,随即慢慢分開雙腿。段飛的鼻血差點就竄出來,呼吸不由得也加重了一些。

 

 

轉瞬田玉芬頓時就是身子一顫,一種異樣的感覺出現:“我說小飛,看完了沒,我這沒啥問題吧?”

 

 

聽到田玉芬的話段飛趕緊正了正臉色,一本正經的說道:“嬸子,我這隻是初步檢查,還要深入一些,你有點準備。”

 

 

偷偷的摸了一把冷汗,段飛心說好險,幸好剛才田玉芬沒擡頭看自己,要不發現自己這樣子那肯定得知道這是在對她耍流氓呢。

 

 

“深入,咋深入呀?”田玉芬臉上不禁露出一絲迷惑。

 

 

而段飛隻是呵呵一笑。“就這樣深入,我得檢查一下你這裡是不是真的有婦科病。”

 

 

段飛的手感受到了一種溫暖的感覺。段飛心想書上說的女人這裡面有伸縮性果然不假,雖然田玉芬已經生過了三個孩子了但段飛還是覺得有點緊。

 

 

“這要是換成自己的家夥那感覺得有多奇妙?”他心想。

 

 

“我得摸摸你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段飛說完又動了下,田玉芬舒服的嘤咛了一聲,随即就感覺自己有些失态,憋着不說話。而段飛看到田玉芬憋紅的臉就更加來勁了,動作也大了起來。

 

 

“我說小飛,行了吧,應該看完了吧?”田玉芬終于忍不住說了句話,一陣陣的刺激感襲上她的心頭,這種異樣的刺激讓她幾乎想大聲叫喊,費了好大的勁才說出一句話來:

 

 

“嗯,差不多了。”

 

 

段飛也不敢弄的時間太長,不然說不準這田玉芬就反應過來了。假裝一本正經的抽出手來,又用酒精擦了擦。

 

 

“嬸子,你這确實有婦科病,而且還不輕,我給你開點藥你先吃着,等過一陣子你再來讓我看看。”

 

 

段飛可不敢說田玉芬根本沒病,不然自己摸了人家這麼半天結果啥事沒有,那田玉芬肯定得和他急。

 

 

田玉芬急忙穿好褲子,接過段飛手裡的藥,臉上還帶着一絲潮紅,問道:“這藥多少錢呀?”段飛微微一笑:“十塊錢。”

 

 

“記賬吧小飛,等有空我跟我家你叔說說,讓你到村部弄個衛生室,到時候你還能拿工資呢。”說完田玉芬就扭着屁股走了。

 

 

段飛一撇嘴,這放空炮的話田玉芬跟他都說過不下十遍了,現在又來忽悠他,段飛哪能信她。不過想想自己剛才弄了她半天,這藥給的也值了。

 

 

想到這裡段飛不由得又咧開了嘴,高興的笑了。

 

 

田玉芬走了好一會段飛才從那美妙的感覺中緩過勁來,拿起針經慢慢的翻看。

第三章

要說段飛他爹收集的醫書也不少,但段飛都看不進去,唯獨這本針經讓他十分感興趣。

 

 

這本書是他家祖上傳下來的,他祖宗曾經是宮廷裡的禦醫,醫術很是了得。這書上的針灸方法十分特别,段飛看的是津津有味。

 

 

“不好了,劉寡婦不行了,段飛,段飛。”

 

 

院子裡傳來牛二蛋的叫聲,段飛放下醫書從椅子上站起,牛二蛋慌慌張張的跑進屋子,累的上氣都不接下氣。

 

 

“二蛋,你讓狼攆了咋地,叫喚啥呀?誰不行了?”段飛笑呵呵的看着直喘粗氣的二蛋,而二蛋則一把拽住他就往外走。

 

 

“是劉寡婦,不知道咋地了,你快去看看。”段飛一聽知道出了大事,轉身進屋背起藥箱就跟着二蛋往劉寡婦家跑。

 

 

此時劉寡婦家已經有不少人,劉寡婦躺在地上,呼吸都十分微弱。二蛋一進劉寡婦家院子就開始喊:“讓開,讓開,小飛來了。”

 

 

村長劉福貴一看到段飛,立刻叫人給他讓開地方,說道:“小飛,你快看看劉寡婦這是咋的了,剛才還好好的,忽然就躺地上了。”

 

 

劉福貴家跟劉寡婦是鄰居,他是在他家院子裡看到劉寡婦躺到地上的,也是他讓二蛋去叫的段飛。段飛一到劉寡婦跟前就扒開她緊閉的雙眼,見瞳孔已經開始放大,知道這人是真要不行了,要不抓緊搞不好就沒救了。

 

 

随後段飛将手放在劉寡婦胸口,感覺她心跳也十分微弱,而且跳的頻率也和正常人不一樣,估計是心肌梗塞一類的病,不過他這裡根本就沒有治這類病的藥。

 

 

“哎呀小飛,你那是往哪摸呢,等劉寡婦醒了要是知道你摸她胸脯子還不跟你急呀。”說話的是二丫他爹孫老黑,他也住在劉寡婦隔壁,自從段飛他爹進了大獄他就沒用正眼瞧過段飛,而且看段飛也越來越不順眼。

 

 

“爹,你亂說啥,咱回家吧。”一邊的二丫拽了拽孫老黑,而孫老黑瞪了二丫一眼,繼續看着。段飛現在根本就功夫理他那茬兒,而是三兩下就把劉寡婦的外衣扯掉,露出裡面的小紅背心,劉寡婦的胸前景色也是若隐若現,一邊的孫老黑看的眼珠子都直了。

 

 

這劉寡婦在這小劉村裡絕對算的上是一枝花,村裡不少老爺們都惦記她呢。尤其是那孫老黑,沒事總往劉寡婦家裡竄。不過這劉寡婦為人十分正派,守寡七八年從來都沒幹過出格的事,孫老黑也一直都沒得逞。

 

 

“叔,讓人撒了,我要給她施針。”段飛看向身邊的劉福貴,這劉寡婦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段飛也沒别的辦法,隻能冒險用針經上的方法試一下。

 

 

劉福貴看了一眼邊上的人,“都散了吧,該幹啥幹啥去,别在這圍着。”

 

 

村長下令有誰敢不聽,院子的人都走了出去。唯獨孫老黑不願意走,二丫拉了他老半天才把他拉回家。

 

 

“你也得回避一下。”段飛轉頭對劉福貴說道,劉福貴一愣,不過也沒說什麼,扭頭走出了院子。村長一走段飛一下就将劉寡婦的背心撕開,劉寡婦的胸前風景完全呈現在他眼前……

第四章

不過段飛現在根本就沒心思看,将醫藥箱打開取出針袋,捏了幾根銀針分别插在劉寡婦胸口的幾個穴位上,手指捏着銀針慢慢轉動。

 

 

幾根銀針都落穩了段飛又拿出兩根,分别插在劉寡婦的胸脯上,直到滲出血了才停止轉動,長出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能不能救活劉寡婦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喲,我看你這方法不行,别人沒救活再讓你給弄死了,到時候你也得像你爹似的,去蹲大獄。”院牆上露出孫老黑的腦袋,一邊不斷用眼睛往劉寡婦的胸脯上掃,一邊嘿嘿笑着說道。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跟你沒啥關系。”現在段飛最煩的就是孫老黑,這家夥勢利眼的很,要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會讓村裡的人說三道四。

 

 

被段飛噎了一下孫老黑臉就更黑了,開口罵道:“小兔崽子,你跟你那個損爹一個揍性,早晚也是蹲大獄的貨,幸好我沒把閨女嫁給你。”“放你家的狗屁孫老黑,你他媽就是一個畜生。”

 

 

段飛也被弄出火了,你罵我我也就忍了,可你連俺爹都挂上那就不行了。要不是看在二丫的面上段飛都想把這孫老黑一腳踢死。

 

 

“你……”孫老黑沒想到這段飛能罵他,一時愣在那裡,都不知道說啥好了。

 

 

“哎呀,可憋死我了,這是咋了?”地上傳來了劉寡婦的聲音,段飛一聽也顧不上孫老黑了,急忙蹲下查看。

 

 

此時劉寡婦已經睜開了眼睛,想要起來,段飛一把将她按住,說道:“嬸子你先别動,我這針還沒拔呢。”段飛伸手在劉寡婦身上揪了幾下,把銀針都放進了針袋裡。

 

 

“呀,我衣服咋被撕了。”劉寡婦一起身就發現自己的背心被撕成了門簾,急忙扣外衣的扣子。而牆頭上的孫老黑一見劉寡婦被救過來了,好像忘了段飛罵他這茬,立馬嬉皮笑臉的說道:“妹子,你剛才得了病了,幸好我幫你求神才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該感謝我一下呀?”

 

 

劉寡婦看都沒看孫老黑一眼,她也想起來自己胸口一陣難受才躺在這的,看來是段飛救的自己。

 

 

“小飛呀,真是謝謝你了,你這是救了嬸子一命,嬸子都不知道咋感謝你好。”雖然外衣扣子已經扣上不過段飛是蹲在劉寡婦側面,通過紐扣之間的縫隙還能隐約看到劉寡婦胸前風光。


上一篇 :畏飽饑渴難耐的熟婦,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