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飽饑渴難耐的熟婦,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畏飽饑渴難耐的熟婦,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

畏飽饑渴難耐的熟婦,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

發布時間:2019-04-16 15:36:21

導讀
 陳剛大怒,抓起馬翠芸的頭發就往旁邊的沙發上按,打得馬翠芸痛哭流涕。  “哥你别打了,快住手!”  旁邊的陳強終于回過神來,趕緊沖上去阻攔。  陳剛這是在耍酒瘋,下手可沒個輕重,搞不好會鬧

  陳剛大怒,抓起馬翠芸的頭發就往旁邊的沙發上按,打得馬翠芸痛哭流涕。


  “哥你别打了,快住手!”

  旁邊的陳強終于回過神來,趕緊沖上去阻攔。

  陳剛這是在耍酒瘋,下手可沒個輕重,搞不好會鬧出人命來,這可不得了。

  可惜陳強雖然也是人高馬壯的,但哥哥陳剛也同樣不弱,又長年在工地上做苦力活,一身力氣更是大得不行。

  再加上又喝酒上頭,那股酒勁兒估計都敢和牛較勁兒了。

  “你給我滾到一邊兒去,馬上就輪到你了。”

  隻是一扒拉,陳強就被推到旁邊。

  然後陳剛就猛地狂撕馬翠芸的衣服褲子,“啊!”馬翠芸尖叫反抗,奈何簡直是螳臂當車。

  很快馬翠芸就被剝得差不多了,而且還被反了個身按着。

  “啪!”陳剛一巴掌打在馬翠芸潔白挺翹的屁-股上,一張臉漲得紅到脖子根兒,滿眼地瘋狂之色,沖着陳強招了招手。

  “快點過來啊,給我狠狠的幹,把你嫂子給老子幹懷-孕!”

第1章 寡婦求助

  七月,驕陽如火,偶有微風拂過,田地裡金黃的稻谷就像女人翻騰的衣裙,讓人燥熱。

  日頭正盛,陳強騎着自己那輛二手電瓶車呼啦啦地徜徉在鄉間水泥路上,為了生計,這麼暴熱的天也得出門。

  陳強是寶華村唯一的大學生,而且還是醫學院畢業,畢業後更是在市裡一個三甲醫院工作。

  這可是個體面活兒,工資又高,剛轉正一個月就有六七千呢,一度讓陳家成為村子最耀眼的人家。

  不說光耀門楣,但也差不多了。

  可惜好景不長,一個沒啥背景的農村子弟,性格又耿直,不知道啥時候就得罪了人。

  一次,陳強不小心撞見他們科室的主任跟小護士的奸-情,後來竟被倒打一耙,那小護士非嚷着陳強非禮他,搞得陳強百口莫辯。

  城市套路深,遭到各種排擠誣陷的陳強終于決定回農村,憑着一身醫術,再加上二舅在當地有些關系,他索性就開了個小診所。

  小診所剛開不到一個月,雖然沒啥生意,但陳強還是跑得十分積極。

  哪怕上午家裡有事耽擱了,忙完事兒,頂着正午的烈日-他也要往小診所跑。

  用他的話說,創業尚在起步階段,同-志仍需努力。

  “哎,強子!強子!”

  忽然,陳強聽到有人在叫他,連忙減速刹車。

  “蘭嬸兒,你叫我?”

  陳強頭一偏,不遠處是一座二層小洋樓,一個女人的腦袋從大門後探出來。

  “強子,快過來!”

  女人沖着陳強招手,或許是天氣酷熱的原因,女人姣好的面容滿是紅暈。

  陳強有些猶豫,這女人叫李玉蘭,兩年前剛死了男人,就一直一個人生活。

  正所謂寡婦門前是非多,村裡的男人可不敢單獨進她的家門,至少光天化日之下是不敢的。

  不過看李玉蘭面色焦急,似乎真有什麼事兒的樣子,加上自己又叫她嬸兒,陳強左右瞅了瞅,見沒人,就趕緊把車開了進去。

  “蘭嬸兒,找我啥事兒啊?”

  把車推進鐵門後面,陳強的目光不禁落到李玉蘭的身上。

  别看陳強叫她嬸兒,實際上李玉蘭才三十出頭,隻是她男人王大川在鄰裡間輩分要高一些。

  在這寶華村,李玉蘭可算是一枝花,長得那叫個水靈,身材豐腴,前凸後翹,兩團飽滿平日裡晃得那些大老爺們兒連路都走不穩。

  誰要能夠娶到這樣極品的女人,那簡直要舒服死。

  不知道她男人王大川是不是受不住這份福氣,兩年前出車禍意外死亡,連個種都沒留下。

  村裡不免流言四起,有說這李玉蘭命裡克夫,是不詳之人。

  也有說王大川不行,媳婦兒娶回來都三四年了,連個種都沒有。

  不過王大川雙-腿一蹬倒沒什麼,隻是苦了這李玉蘭,不僅要守活寡,而且還要承受流言蜚語。

  說也奇怪,換作别人,這麼年輕早就改嫁了,可這李玉蘭愣是守了兩年寡也沒有改嫁的意思。

  “你…你跟我進來。”李玉蘭的臉蛋兒紅得跟水蜜-桃似的,說話還帶着喘-息。

  “蘭嬸兒,你這是…哪裡不舒服麼?”

  陳強感覺奇怪,因為李玉蘭走路的時候兩條腿緊-夾着,看起來很别扭。

  “嗯…我是有些不是舒服,你進來幫我看看吧。”

  李玉蘭輕吟一聲,滿額頭大汗,嘴唇輕-咬,似乎在極力忍受着什麼。

  醫者仁心,這一看還真有事兒,陳強趕緊上前去扶住李雲蘭,哪知道李雲蘭渾身一抖,“啊”地驚叫出聲。

  陳強吓了一大跳,顧不得感受李雲蘭柔-軟的身體:“蘭嬸兒,你這問題好像有點嚴重,要不我送你去醫院吧!”

  他雖然懂些醫術,還開了個診所,但這種大病大痛的可不敢接。

  “别!我這問題不用去醫院,再說你不是醫生嘛。”

  李玉蘭趕緊抓-住陳強的手,一扭一扭地将後者拉進屋子裡。

  “蘭嬸兒,你到底是哪裡不舒服?”

  一進屋,陳強趕緊問道。

  “我…”李玉蘭的臉莫名地更紅了,神情掙紮,一副扭捏的樣子。

  “蘭嬸兒你快說吧,你不說我怎麼幫你治療?”

  陳強感覺奇怪,催促道。

  李玉蘭猶豫了一下,最終像是下了什麼決心,嘴唇一咬,低聲說道:“強子,你可得答應替我保密,不然我可就沒臉活了。”

  “啊?到底怎麼回事啊?那個,你就放心吧,我是醫生,替病人保守秘密是最基本的職業操守。”

  陳強吓了一大跳,咋就上升到要死要活的高度了。

  “我我…我下面掉…掉東西進去了…”

  李雲蘭低着頭不敢看陳強,臉上的紅暈都蔓延到脖子上了,說到後面聲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啥…啥玩意兒?”

  陳強一臉懵逼,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哎呀,你個榆木腦袋,要急死我呀。”

  李玉蘭急得都快哭了,她說得這麼直白了,這臭小子居然聽不懂。

  “…嬸兒,要不讓我先看看你的患處吧。”

  陳強無語,這女人搞什麼飛機,有什麼不舒服直說呀,搞得老子雲裡霧裡的。

  不過既然如此,那就先看看再說。

  這下李玉蘭又變得猶豫起來,不過想到陳強是醫生,心一橫,就将裙子慢慢撩起來。

  不過這個動作卻把陳強吓住了,他連忙後退,道:“嬸兒,你這是在幹什麼?我可是正經人!”

  “呸!你個臭小子,想什麼呢,我是…我是昨晚上那個…那個什麼的時候不小心斷在裡面了,現在硌得我疼,你得幫我,幫我把它弄出來。”

  李玉蘭氣得不行,不過這種事情的确臊得慌。

  她弄了好久都沒弄出來,還弄出-血來,疼了她一大上午,後來實在忍不住準備上醫院的,正巧碰見陳強。

  這種事情畢竟難以啟齒。

  想到陳強好歹是個開診所的,又是本村的,輩分上算自己的小輩,又讀過大學,見過世面,思想覺悟高,應該會替自己保密。

  所以她才叫住陳強。

  “啥?嬸兒,你你…你把什麼東西弄裡面去了?”

  陳強這個時候要是再不懂那就真是弱智了,不過這個也太刺激了吧。

  “黃…黃瓜……強子,拜托你了。”李玉蘭羞躁的恨不得将腦袋埋進飽滿裡。

  不過她可沒忘記正事兒,一邊兒說着,一邊繼續撩起裙擺。

  “咕噜!”陳強暗暗咽了口唾沫,本來天氣就燥熱,這下-身體裡的血液都要跟着燒起來了……

Sk5OZVhRaUZtSFdIYU1LK00zcnB0Zmo1bUxaaW5JSDhCdHJZaHd4dUZGYVJaRVkwQkZ0S1Z3PT0.jpg

第2章 難以啟齒

  陳強沒想到平日裡端莊賢惠的蘭嬸兒竟然是這樣的蘭嬸兒,不過想想也能理解。

  誰沒個生理需求啊,畢竟守了兩年活寡,自個兒解決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不過現在陳強很糾結,因為那個位置太敏-感了。

  李玉蘭可不管陳強心裡怎麼想,直接撩起裙擺就把自己的黑色小内内給脫掉,露出了一片誘人的風光……

  這一下把陳強的眼睛都給看直了,雖然是二十三四的大小夥兒,還是大學生,可因為性格腼腆的原因,卻連女生的手都沒摸過,更别提談女朋友了。

  也就是在島國愛情動作片裡才看過女人的那裡,但那怎麼比得上真人現場版的啊,這可把陳強刺激得口幹舌燥。

  “強子,你可不許胡思亂想。快點幫我看看,我現在下面硌得疼!”

  雖然已經是個少婦了,但被一個陌生男人這麼看着下面,李玉蘭心裡還是羞得要死。

  不過剛才脫内内的動作讓她那裡硌得慌,現在她隻想快點将裡面那截玩意兒掏出來,哪裡還顧得上什麼男女有别。

  “啊…嬸兒,那我……開始了?”

  聽到李玉蘭的話之後,陳強這才回過神來,滿臉尴尬的表情。

  “嗯!你快點吧!”

  李玉蘭紅着臉點頭道。

  陳強得到鼓勵,終于壯起膽子伸出手朝着李玉蘭的深處探去……

  “啊!”

  被一雙滾熱寬厚的大手碰到那裡,李玉蘭頓時忍不住叫出聲來。

  陳強也被這突兀的叫聲吓了一跳,沒想到李玉蘭的反應竟然這麼大。

  “嬸兒,我現在要替你治療,你忍着點啊……”

  陳強哭笑不得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會的。”

  李玉蘭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實在是很久都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感覺了,再加上下邊還塞着一截東西,所以反應才會這麼大。

  “咳咳沒事,嬸兒,你把腿分開點,讓我看看患處吧!”

  陳強尴尬的幹咳了兩聲,說道。

  說着,他從藥箱裡拿出鑷子和電筒。

  其實這種問題很好解決,隻要夾住裡面的黃瓜将它拖出來就是了,不過他得要先找到黃瓜的在什麼地方。

  “嗯!”李玉蘭羞澀地把頭偏向一邊,兩眼緊閉,兩隻小手熟練地将入口處掰開……

  這個動作實在是太羞人了,讓她幾乎沒有勇氣去看陳強。

  陳強把小電筒含在嘴裡,打着光向裡面照去。

  “找到了!”

  陳強眼睛忽然一亮,趕緊将鑷子探進入口。

  “嗯…唔……”

  感覺到有異物侵入,李玉蘭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别動嬸兒,很快就好了!”

  陳強眉頭一皺,如果李玉蘭繼續這樣,他根本就沒法兒準确夾住,搞不好還會誤傷。

  “好,好的……”李玉蘭咬着嘴唇說道,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陳強這才敢繼續深-入,在電筒的照射下很快就找到那根黃瓜,鑷子的尖端稍微一用力便摳住瓜肉。

  緊接着,陳強抓着鑷子緩緩往外拖,這一下可不得了,李玉蘭登時就“啊”地叫出聲來了。

  “忍住啊嬸兒!”

  陳強也被這聲音叫得心中一蕩,手裡一抖,鑷子脫落,又不得不重新找位置。

  “唔…強子,你快點呀,嬸兒受不了了……”

  感受着那玩意兒在裡面抽-動,李玉蘭頓時來感覺了,下面早已泛濫成災……

  我去!陳強看的都呆了,手裡的鑷子幾次脫落,總算是看到點兒頭了。

  “嬸兒你堅持一下,馬上就好了。”

  陳強嘴裡含-着電筒,含含糊糊地說道。

  不過李玉蘭似乎沉浸在某種感覺之中,根本沒理陳強。

  天氣實在太熱,屋子裡搖晃的落地扇現在也不起作用,李玉蘭上身的衣服都濕透了,胸前的飽滿輪廓清晰可見,看得陳強眼睛都直了,恨不得伸手狠狠的揉兩下子。

  “啊!強子,怎麼…怎麼還進去了?”

  李玉蘭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亢起來,不解地問道。

  “對不起嬸兒,操作失誤,操作失誤……”

  陳強吓了一大跳,因為一時走神,竟然又将那截玩意兒往裡推了一下。

  這一下可把李玉蘭刺激得不行,這感覺就像是被那啥了似得。

  “呼!”陳強深吸一口氣,費了老大一番功夫,終于将那截黃瓜緩緩抽-出來。

  這期間,陳強自然免不了大飽耳福。

  不過對于陳強這樣一個初哥來說,這種福氣無異于是一種煎熬,下面早已堅硬如鐵,那架勢簡直要将褲裆頂-破了。

  奶奶的,這真人版果然比隔着屏幕看刺激多了!

  陳強眼睛冒光,有那麼一瞬間感覺自己化身為了島國愛情動作片裡的男主角……

  “呼!終于要出來了。”

  經過度秒如年的煎熬,陳強臉上露出笑容,那截斷掉的黃瓜總算是要掏出來了。

  然而就在這時,李玉蘭嬌軀忽然一陣抽-搐,下-身猛地一緊,那截即将出來的黃瓜居然又被吸進去一小段兒。

  我擦!陳強目瞪口呆,死死地盯着那汨汨而流的液體。

  雖然陳強是個初哥,但這種情形,他還是有些經驗的,那些島國電影裡的女人高朝的時候不就是這樣的嗎?

  那裡還在張合,李玉蘭美眸迷離,嘴角帶着一絲笑意,似乎還沉浸在那種美妙的感覺裡,臉上的潮-紅久久不退。

  這一幕看得陳強渾身熱血沸騰,身體裡面就像是螞蟻在叮咬似的,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個地方發洩。

  “好大!”

  此時,李玉蘭胸前的紐扣不知道什麼時候崩開,露出大片雪白。

  兩團巨大的飽滿随着她的喘-息劇烈起伏,大有呼之欲出的趨勢,兩抹淡淡的紅暈時不時滑出來,散發着緻命的誘惑。

  陳強看的兩眼通紅,再也忍不住,直接解開褲子,狠狠的壓了上去……

  現在什麼醫者道德,什麼嬸兒不嬸兒的,通通都是狗屁,現在陳強的腦子裡隻有一個字,那就是幹!狠狠地幹!

  “玉蘭,玉蘭快出來!”

  誰知,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一個男人急促的叫喊聲,吓得陳強趕緊提上褲子,站了起來。

  “不好!是王發财!快躲起來。”

  李玉蘭也吓得急忙掀下裙子,裡面的那截黃瓜順勢掉了出來。

  王發财是李玉蘭死去男人的大哥,若是被他發現自己跟一個男人衣衫不整地在一起,那可真是褲裆裡的黃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陳強也吓得夠嗆,可是情急之下卻又找不到藏身之處,頓時急的滿頭大汗。

  “玉蘭啊,我知道你在家裡,别給我裝着不吭聲,我可進來了啊!”

  這王發财的速度也是夠快,聲音再次響起,人就把門推開了,正好看到這一幕。

  緊接着,一道震耳欲聾的大吼聲瞬間響起。

  “好啊,你個賤婆娘,竟敢在家裡偷男人!”

第3章 浴室尴尬

  王發财今年四十多歲,是村裡出了名的老光棍兒,整天遊手好閑的,前幾年出去打工,聽說因為手腳不幹淨,沒幹多久就被攆走了。

  回村後,一直閑着,幾塊田荒着也不種,就靠着國家的低保津貼混吃等死,嗜賭如命,而且經常還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所以在村子裡,王發财向來不受人待見。

  這不,手裡的錢又輸光了,王發财就跑來找自己的弟妹借,這種事情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不過像王發财這種人,借給他的錢就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次數多了,李玉蘭也不是傻-子,有時候就躲着裝作人不在。

  但是這次,李玉蘭卻沒躲過去。

  “大哥,不…不是你想的這樣…”

  李玉蘭吓得臉色煞白,連忙要解釋。

  “你們她媽黃瓜都用上了,真當老子光棍兒不懂啊?老子還真以為你是鐵了心給我那死去的兄弟守寡,沒想到你這賤婆娘終于還是忍不住偷男人了啊!”

  王發财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那半截濕漉漉的黃瓜。

  雖然是老光棍兒,但吃喝漂賭那是樣樣來,啥道具他沒玩兒過?

  更何況,這李玉蘭和陳強兩人衣衫不整的,不是偷人是幹什麼?

  “我…我真不是……”

  李玉蘭被王發财罵的面紅耳赤,可這個事兒讓她怎麼解釋?

  難道讓她說,是我憋不住用黃瓜解決,結果黃瓜斷裡面去了,這才讓陳強來幫忙取出來的?

  先别說這個話王發财信不信,她自己都難以啟齒!

  “你什麼你?行啊,還他媽偷的是大學生,知識分子用黃瓜給你弄,夠刺激吧?!賤婆娘,敢給我大川兄弟戴綠帽子,老子打死你!”

  不管咋樣,王大川都是自己兄弟,雖然死了,但老王家的臉面不能丢,王發财氣憤不已,一巴掌打在李玉蘭臉上。

  “啊!”李玉蘭痛呼一聲,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王發财,你他媽打女人算什麼本事?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是來給蘭嬸兒看病的。”

  一邊的陳強看不過去,忍不住沖上來,不管咋樣,這事兒他也有一部分責任。

  “看你-麻-痹的病啊,小王八犢子還想糊弄我,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今天你也跑不了!”

  王發财正在氣頭上,一拳打在陳強的身上。

  然後他又一把抓-住李玉蘭的頭發,惡狠狠地罵道:“賤蹄子,平時給老子裝純,沒想到背地裡這麼騷,連黃瓜都用上了,真他媽會玩兒啊!”

  王發财是個無賴,各種混話罵的别提多難聽了,李玉蘭被抓着頭發,隻能委屈地哭泣。

  “草尼瑪的王發财,給老子去死吧!”

  看到李玉蘭被這樣折磨,陳強一陣火大,沖上來就是一拳打在王發财的右臉上。

  “啊!小王八蛋,你敢打老子!”

  王發财痛呼一聲,撒手放開李玉蘭,沖上來跟陳強扭打在一起。

  别看陳強是學醫的,但在學校那也是籃球隊主力,身高一米八,渾身腱子肉,體壯如牛。

  而王發财已經四十好幾,長年遊手好閑,吃喝漂賭早就把身體掏空了,又怎麼會是陳強這種身強力壯的年輕人的對手。

  沒兩下子,就被陳強按在地上一頓痛揍。

  “草-泥-馬的,讓你打蘭嬸兒!”

  看到李玉蘭臉上的紅-腫和淚水,陳強氣就不打一處來。

  在陳強的心裡,女人是用來呵護的,尤其像蘭嬸兒這樣的極品女人。

  想到王發财這家夥平日裡的所作作為,陳強心裡就愈發覺得蘭嬸兒太可憐了,王發财這混蛋怎麼下得去手。

  “哎喲!别打了,别打了!”

  陳強一頓猛揍,王發财被徹底打虛了,終于忍不住求饒。

  “強子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李玉蘭也趕緊拉住陳強,生怕鬧出人命來。

  “蘭嬸兒,這畜生剛才打你那麼狠,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陳強不解氣,心裡有一股他也說不明白的無名火,可能是剛才好事兒被打斷吧。

  “強子你别沖動,嬸兒謝謝你,王發财就是個人渣,可你不能犯糊塗啊!”

  李玉蘭感動不已,有多久沒有這種被男人保護的感覺了。

  但陳強是大學生,還有光明的未來,不能為了王發财這種人渣斷送了前程。

  “哼!看在蘭嬸兒的面子上就放過你,但是今天的事情你嘴巴給我放幹淨點,我隻是來給嬸兒看病的,你要是敢到處亂說,老子饒不了你!”

  陳強冷哼一聲,惡狠狠地警告道。

  “你放心,你放心,我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不不,我不會出去亂說的。”

  王發财這種人就是欺軟怕硬的慫蛋,見不是陳強的對手,立馬就服軟。

  “滾吧!”

  陳強這才放開王發财,後者如蒙大赦,逃也似地離開了李玉蘭家。

  隻是陳強和李玉蘭都沒有看到,王發财離開時眼神中的怨恨之色。

  “嬸兒,那我就先走了,對了,你回頭注意清洗一下,免得發炎了。”

  見王發财離開,陳強籲了一口氣,又對李玉蘭叮囑道。

  “嗯嗯,我知道了,今天謝謝你了強子。”

  李玉蘭想起剛才的事兒,羞得不敢擡頭,不知道怎麼面對陳強。

  “嬸兒,那我走了,要是王發财那混蛋再來找你的麻煩,你告訴我,我來收拾他!”

  透過領口看到李玉蘭胸前深深的雪白溝壑,陳強不由想到剛才的旖-旎風光,頓時一陣口幹舌燥。

  為了避免尴尬,陳強趕緊騎上他那輛二手電瓶車,離開了李玉蘭家。

  因為剛才的事兒,來到診所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診所剛開張不到一個月,還沒什麼知名度,到晚上八點也沒個病人。

  見沒生意,陳強便決定早點關門回家,一般診所是要到晚上九、十點才關門的。

  陳強的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種地的農民,這七月裡天黑得晚,這個時候老兩口才從地裡回來弄飯吃,陳強回來正好趕上。

  陳強心裡有事,草草地吃了幾口飯,就去洗洗睡了。

  晚間天氣轉涼,又有風扇吹着,再加上今天幹了一架耗費不少體力,陳強很快就進入夢鄉。

  夢裡他看到李玉蘭正搔首弄姿地沖着他招手,手裡還拿着一根大黃瓜。

  “強子,快來幫我!”

  “嬸兒,放開那黃瓜,我這兒比黃瓜管用!”

  陳強二話不說便撲了上去。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就在陳強快要将李玉蘭的飽滿抓在手裡狠狠蹂-躏的時候,忽然下-身一個哆嗦,陳強“啊”地一聲從夢裡驚醒。

  “哎,原來是個夢,媽的,做夢都抓不住!”

  陳強歎了口氣,忽然發現内-褲裡黏糊糊的,他竟然夢-遺了……

  苦笑一聲,陳強隻能去洗個澡,然後發現竟然才晚上十一點。

  迷迷糊糊的,陳強推開浴-室門。

  “啊!”

  忽然一聲尖叫伴着刺目的光亮讓陳強頓時清醒過來。

  “嫂,嫂子,你怎麼在這裡?”

第4章 王發财的威脅

  陳強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赤身倮-體的女人。

  “強子,你……”

  浴-室裡的女人愣愣地看着陳強的下-身,嘴巴張得老大。

  因為剛才把内-褲弄髒了,又是大半夜的,陳強索性就光着屁-股來洗澡,結果沒想到,竟然會在浴室裡碰見了嫂子……

  老陳家是兩兄弟,陳強是老-二,老大叫陳剛,陳剛就比陳強大一歲,但卻已經結婚三四年了。

  和弟弟不一樣,陳剛讀完初中就到工地上找活幹,摸爬滾打這麼些年,現在是個小包工頭,在寶華村同齡人中也算是小有成就。

  嫂子馬翠芸,也就是眼前這個赤身倮-體的女人,是老大陳剛相親認識的,雙方覺得不錯就在一起了,後來很快就結婚了。

  結婚就意味着分家,父母贊助點錢,再加上陳剛自己掙的,就在老屋基旁邊修了座新房子。

  雖然隔得近走動頻繁,但是陳強真沒想到大晚上的,嫂子居然會跑到自己這邊來洗澡,真是防不勝防,這一下全都給看光了。

  馬翠芸的身材很棒,小蠻腰沒有一絲贅肉,胸-部雖然沒有李玉蘭的大,但也十分可觀,堅-挺圓潤。

  尤其是那一雙大長腿,簡直能迷死人。

  浴-室門口,陳強和馬翠芸大眼瞪小眼,氣氛一下子變得微妙起來。

  馬翠芸俏-臉布滿紅暈,就像顆熟透的水蜜-桃,看在陳強眼裡那是越來越可愛,恨不得沖上去咬一口。

  不過這時,有開門的聲音響起,是陳強的媽趙玉芬聽到動靜起床了。

  “翠芸,怎麼了?”

  “你快走!”馬翠芸回過神來,連忙抱住胸前的春-光,惡狠狠地瞪了陳強一眼。

  陳強吓了一大跳,連忙逃回自己屋裡,這要是被他媽看到,還不得被打死。

  “媽,沒事兒,就是剛才有隻老鼠吓了我一跳!”

  關上門,還隐隐聽到馬翠芸的聲音。

  我是老鼠……陳強有些郁悶,不由得想到馬翠芸那妙曼的身材,身體不禁又有反應。

  “大哥真是好福氣啊!”

  陳強羨慕地歎了口氣,等馬翠芸走了,才蹑手蹑腳地跑進浴-室沖洗。

  再說馬翠芸,因為家裡的淋浴噴頭壞了,洗澡很不方便,就到公婆這邊借用下浴-室,沒曾想居然被小叔子撞見,還看了個溜光,别提多尴尬了。

  聯想到陳強剛才的樣子,馬翠芸就感覺臉蛋發燙,她自然明白是怎麼回事。

  “強子也該找個女人了。”

  馬翠芸心道,以為陳強是憋不住自己撸-管來着。

  “不過強子那裡可真大,也不知道以後會便宜哪個女人,呸呸呸,我在想什麼……”

  馬翠芸不由想到剛才看到的一幕,小心髒砰砰直跳,像是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回到家裡,男人陳剛已經睡得鼾聲震天,馬翠芸黯然地歎了口氣,輕輕躺下睡去。

  ………

  這邊陳強洗完澡,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卻怎麼也睡不着,腦子裡一會兒是李玉蘭的大黃瓜,一會兒又是嫂子馬翠芸的蜜桃-臀。

  最後又想到今天揍了王發财一頓,不免擔心那個混人會不會到處亂說他和李玉蘭的葷話。

  “哼,那王八蛋就是個無賴,無憑無據誰會相信他的話?”

  不過轉念一想王發财在村子裡的形象,陳強就安心多了。

  由于頭天晚上失眠,第二天陳強快到九點才起來,還是被母親李春岚喊起來的。

  李春岚一大早就出門幹活了,剛好回來拿個大闆鋤,發現電瓶車還在。

  好在診所才剛起步,沒有什麼生意,陳強倒是不用着急。

  自己幹就這點好處,時間上不用像上班那樣嚴格。

  “對了,你嫂子家洗澡的噴頭壞了,你今天回來的時候給她帶一個,一會兒你過去看一下。”

  李春岚叮囑了一番,扛着大闆鋤又出門去了。

  陳強這才知道嫂子昨晚上怎麼跑到這邊來洗澡了,原來是家裡洗澡的噴頭壞了,想到昨晚上的尴尬,陳強又有些不敢過去,不知道咋面對馬翠芸。

  不過老媽交代的任務也不得不去做,在這家裡,這個彪悍老媽的話那就相當于太後懿旨,誰敢不從?

  “哎,嫂子忙着哩!”

  陳強過去的時候,馬翠芸正撅着大屁-股在那裡洗衣服。

  陳剛不在家,工地上很忙,一大早就出門了,就隻剩下馬翠芸一個人在家,兩人雖然結婚多年,卻還沒添個一兒半女的。

  今天馬翠芸穿着一條緊身超短褲,更加凸顯她漂亮的臀型,随着她洗衣服的動作上下左右晃動,看得陳強心裡一陣發慌,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風景……

  “強子,你咋還沒出去哩!”

  馬翠芸扭頭一看,微笑道。

  “起來晚了,媽讓我過來幫你看看,回來的時候給你帶個噴頭。”

  陳強撓了撓頭,暗道嫂子這咋跟個沒事兒人似的,自己心裡反倒虛得很,生怕被臭罵一頓。

  “啊,那太好了,真是謝謝強子了,跟我進來吧。”

  馬翠芸高興地笑了笑,起身的瞬間,胸口的風景正好被陳強看了個溜光。

  黑色!

  難道嫂子鐘愛黑色?陳強心裡莫名的激動,忽然想到曾經在網上看到有人說喜歡穿黑色内-褲和罩罩的女人一般都比較騷。

  不過馬翠芸給陳強的印象一直都是端莊賢惠,持家的好女人,嗯,網上那些家夥就愛胡說八道。

  确認了噴頭的型号,陳強就騎着那輛二手電瓶車呼啦啦出門了。

  從頭到尾,馬翠芸都神色如常,好像昨天晚上被看光的那個女人不是她似的,這讓陳強納悶兒不已。

  “女人心海底針哪!”陳強歎了口氣。

  路過李玉蘭家的時候他還特意瞅了幾眼,可惜沒看到人,倒是碰到了王發财。

  “王發财,給你提個醒兒,飯可以亂吃話不準亂講,另外不準再去騷擾蘭嬸兒,否則我饒不了你!”

  昨天暴打王發财一頓,再看到這家夥,陳強有種莫名的意氣風發,停下車警告一番後揚長而去。

  “媽的,小王八犢子竟敢威脅我,你哥也不敢跟我這樣說話!”

  等到陳強走遠,王發财這才破口大罵,沖着陳強的背影吐了幾口唾沫。

  自家弟妹跟陳強偷人,他昨天又被暴打一頓,今天還被陳強那小王八蛋威脅,王發财心裡越想越來氣。

  忽然他掏出手機,撥了一個号出去,很快那邊便接通。

  “喂!發财叔?找我什麼事?”

  “陳剛,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回來,老子找你有事。”

  王發财頤指氣使地吼道。

  按理說,以王發财在村裡的形象,誰都不待見,可奇怪的是,電話那頭的陳剛被王發财這樣嚣張的吼叫,卻出奇地沒有發怒,反而說話很客氣。

  “發财叔什麼事發這麼大火啊,我現在這邊兒正忙着呢,要不等晚上回來再說?”

  “等?我等你-麻-痹啊,你現在要是不給老子滾回來,你他媽就等着在村裡出名吧!”

  王發财十分嚣張,似乎有恃無恐。

  果然,電話那頭的陳剛慫了,問道:“發财叔,我好像沒得罪你吧!”

  “你是沒得罪我,但你弟弟把我得罪狠了!”

  一提到這茬兒,王發财就是怒火沖天。

  “這樣吧發财叔,電話裡說話不方便,我現在馬上回來,咱們在鎮上的跷腳牛肉見,我請你吃飯,替我弟給你賠罪!”

  電話那頭的陳剛沉默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說道。

  “行吧!”

  王發财猶豫了一下,這段時間手頭緊,正好敲詐他一頓,打打牙祭。

  很快,兩人就在鎮上有名的翹腳牛肉碰頭。

  翹腳牛肉是雲竹鎮的特色,味道相當不錯,生意很火爆。

  王發财一來就一通狂點,還要了幾瓶二鍋頭,看得旁邊的陳剛一陣肉疼,這尼瑪都夠四五個人吃了,狗-日的王發财。

  “草-泥-馬的,小王八犢子竟然敢偷我老王家的人,還敢打我!”

  王發财酒勁兒一上來,就開始拍桌子,對着陳剛破口大罵。

  “這怎麼可能?發财叔,這裡面肯定有誤會!”

  得知事情的始末,陳剛頓時大吃一驚。

  “誤會你-麻-痹啊!敢偷我老王家的女人,就得付出代價!”

  王發财眼睛赤紅,滿臉邪笑道:“陳剛,你媳婦兒馬翠芸長得就挺漂亮的,那身材那臉蛋兒,尤其是那大屁-股,真他娘的極品,反正你也享用不了,不如給老子爽爽!”

  “發财叔,你喝醉了,怎麼盡說胡話?”

  陳剛面色一僵,不過想到那件事情,他也隻能強忍着心裡的怒火。

  “老子沒喝醉,要怪就怪你那個好弟弟!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把你媳婦兒馬翠芸給老子睡,要麼老子就把你鳥蛋廢了的事情傳遍全村,讓大家都知道你是個軟蛋,生不出娃兒,哈哈!”

  王發财滿嘴酒氣,嚣張地大笑道。


上一篇 :換愛的真實經曆全文,女人自述交換經曆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