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愛的真實經曆全文,女人自述交換經曆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換愛的真實經曆全文,女人自述交換經曆

換愛的真實經曆全文,女人自述交換經曆

發布時間:2019-04-16 15:30:01

導讀
 柳月娥的屋裡傳來了吱吱吱的床響,孫得志知道夫妻兩人在幹什麼,這個時候孫得志突然間想起了那條濕透了的黑色絲蕾。  雖然提醒着自己這是為老不尊,但孫得志卻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蹑手蹑腳的來到了卧室

 柳月娥的屋裡傳來了吱吱吱的床響,孫得志知道夫妻兩人在幹什麼,這個時候孫得志突然間想起了那條濕透了的黑色絲蕾。

  雖然提醒着自己這是為老不尊,但孫得志卻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蹑手蹑腳的來到了卧室門口,透過并未關嚴的門窺視着。

  柳月娥的衣服淩亂的丢在了一邊,劉長軍正将柳月娥的腿分開,握着龐然大物就往裡捅,柳月娥咬着嘴唇,一臉期待的看着劉長軍。

  孫得志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柳月娥兩腿之間的風景,柳月娥的毛發特别濃密,私密部位也特别的肥美,穿上那條黑色絲蕾,一定很誘惑。

  孫得志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柳月娥卻在這個時候擡眼望了一下門口,孫得志沒有想到會發生這個,不及閃躲之下,和柳月娥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下。

  孫得志突然覺得頭皮有些發麻,如逃一樣的回到了卧室。

  卧室裡的床響聲又傳了出來,孫得志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雖然不敢再去窺視,但腦子裡卻轉開了念頭。

  柳月娥明明發現了自己,為什麼卻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是怕說破這件事情自己挂不住面子,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第1章

  看着坐在對面哼着小曲哄着兒子的柳月娥,孫得志不禁想起了自己那口子,算來,那口子離世已經十二年了。

  孫得志一直都住在鄉下,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那個處了近三十年的兄弟劉得貴苦苦相求,說是他兒媳婦生養,兒子忙不過來,又念在劉長貴前年摔了腰,老伴要照顧劉長貴,孫得志也不會答應來城裡住的。

  孫得志一直對劉長軍視若已出,不願意幫忙的原因卻有些說不出口,因為柳月娥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而且在有些事情上大大例例的,柳月娥在鄉下那段時間,穿得十分性感妖娆,有時候自己去劉得貴家竄門,柳月娥就穿着那種半透明的絲蕾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這自然搞得孫得志有些想入非非,壓制了多年的情欲也似乎裂開了口子,每一次看到那些内衣内褲時,他總提醒着那是劉家兒媳婦的,不要想入非非,但總是會想入非非。

  “哇哇哇……”就在孫得志眼睛盯着電視,想着這些的時候,才剛剛滿月的孩子發出了稚嫩的哭聲。

  “寶貝,你肯定是餓了……”柳月娥臉上閃爍着母性的光輝,直接解開了上衣的扣子,将葡萄塞進了兒子的嘴裡。

  孫得志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心思完全放在了柳月娥的胸前。

  柳月娥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身材前突後翹,生養并沒有讓她身材走形,反而讓她身上散發出少婦迷人的風情。

  柳月娥的皮膚特别白,那種白,讓孫得志想起了村裡頭趙寡婦做的水豆腐,仿佛掐一下就能滴出水來。

  柳月娥的胸脯呈筍尖樣,特别的堅挺,因為正在哺乳期,乳暈顯得有些重,看起來特别誘人。

  “孫叔,有些溢奶了,快拿紙巾來。”柳月娥突然擡頭來了一句,正好捕捉到了孫得志落在了自己胸脯上的目光。

  柳月娥不禁臉上一紅,這才意識到當着孫得志的面喂奶不太合适,但想到眼前這個是自己公公最好的兄弟,一向老實巴焦的,卻又有些釋然。

  “哦……”孫得志心中一跳,連忙站起來從茶幾上抽出了紙巾,遞到了柳月娥的面前。

  如此近的距離,孫得志可以更清楚的看到柳月娥的胸脯,更能看到在兒子的吮吸下,已經漲大了起來的葡萄,褲子上立刻就鼓起了一個大包。

  “我騰不出手來,你來擦……”柳月娥呶了呶嘴,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因為一隻手摟着兒子,另一隻手固定着胸器,卻隻能這樣一說。

  “我來擦……”孫得志又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奶水可是順着柳月娥的胸器往下流的,如果自己去擦,那豈不是……

  “孫叔,你快點,流到衣服上,洗起來就麻煩了。”看到孫得志還在那裡猶豫,柳月娥忍不住擡起頭來,有些不滿的白了孫得志一眼。

  孫得志看到柳月娥一點别樣的表情都沒有,暗罵了自己一句為老不尊,伸手去擦柳月娥胸前的奶水。

  “哦……”感覺到孫得志有些粗糙的手掌按在了自己胸前的嬌嫩上,柳月娥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

Sk5OZVhRaUZtSFZuWDhkU0tBRW4weWl1dU41aTZPVU8rU21aL2tldXl5WkZwSVFiTWpDSzR3PT0.jpg

第2章 二

  孫得志聽到了柳月娥的呻吟,心中如同有一團火在燃燒,趁着柳月娥沒開口,手又在嬌嫩上擦了兩下。

  那對嬌嫩似乎不甘心受到如此粗暴的對待,不停的彈跳着,表達着不滿,孫得志可以感受得到上面蘊含的巨大彈性,心中跟着嬌嫩彈跳着。

  “孫叔,我自己來吧……”柳月娥也沒來由的感覺到了幾分異樣,連忙推開了孫得志的手,她覺得孫得志的手雖然比丈夫的粗糙,但也比丈夫有力,才幾下,自己的内褲裡就傳來了一絲濕潤的感覺。

  “哦……”孫得志有些遺憾的點了點頭,默默走到了一邊。

  “對了,月娥,這裡是兩千塊,給你……”孫得志跟想起了什麼一樣,走進了卧室,出來的時候,手裡拿着一疊老人頭。

  “孫叔,我們不缺錢……”柳月娥回答着,卻接過了錢。

  “我知道你們不容易,雖然不缺錢,但是日子卻過得緊巴巴的……這些錢給孩子買兩件衣服”孫得志一笑,目光又一次落在了柳月娥不設防的胸上。

  柳月娥俏臉有些發紅,并沒有說什麼,卻以最快的速度喂完了奶,抱着兒子進了卧室,但在起身的那一瞬間,柳月娥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孫得志褲子上鼓起的那個大包。

  孫得志知道,柳月娥一定發現了自己在窺視,但柳月娥沒說,孫得志也沒有揭破。

  劉長軍一臉疲憊的回了家,和正在看電視的孫得志打了個招呼以後,就直接進了房間,不一會兒,房間裡就傳來了劉長軍逗兒子的聲音和夫妻間聊天的聲音。

  “不要……孫叔還沒睡……”不過才不到兩分鐘,柳月娥的聲音就有些變了味,充滿了一種撩人的風情。

  孫得志的心又熱了起來,褲子上又鼓起了一個大包,他咳嗽了一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故意将動靜弄得很大。

  “長軍……我要……”柳月娥知道孫得志睡了,直接将手伸進了劉長軍的褲子裡。

  十月懷胎是辛苦的,但不能過夫妻生活卻讓柳月娥更辛苦,現在兒子滿月了,柳月娥就想要将前一段時間失去的全都補回來。

  “我也憋不住了……”劉長軍喘息着将柳月娥壓在了身下,猴急的去脫柳月娥的絲蕾内褲。

  “老公……”當感覺到劉長軍完全進入了自己,自己卻還是感覺到了一陣空虛,柳月娥連忙閉上了眼睛,生怕劉長軍看到自己眼中的失落。

  “孫叔的好大,一定能塞滿我……”腦海裡沒來由的想起了孫得志褲子上鼓起的那個大包,一股熱流湧了出來,使得那片桃源密鏡更加的潤滑順暢。

  “老公……”給劉長軍拱了幾下,柳月娥漸入佳境,死死的勾住了劉長軍的脖子,腿也盤在了劉長軍的腰上。

  “老婆……哦……”才不到兩分鐘,劉長軍突然間低吼了一聲,軟軟的趴在了柳月娥的身上。

  身邊的劉長軍已經呼呼大睡,柳月娥卻沒有一點睡意,雙目有些失神的望着天花闆,恍惚間,一條人影攝手攝腳的進了卧室。

  “孫叔……你怎麼來了……”當看到竟然是孫得志以後,柳月娥忍不住翻身坐了起來,目光卻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孫得志褲子那個鼓起的大包上……

第3章 三

  “月娥,長軍不能滿足你,我可以的……”孫得志嘿嘿的笑着,撲向了柳月娥,抓着柳月娥胸前的嬌嫩就揉。

  柳月娥驚恐到了極點,她想要叫醒身邊的劉長軍,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聲音。

  柳月娥隻能眼睜睜的看着孫得志将自己的衣服剝光,在這個過程中她也試過掙紮,但卻根本掙紮不了。

  “嗯……”當感覺到孫得志占有了自己,将自己塞得滿滿的,柳月娥發出了一聲夢幻一樣的呻吟。

  “老公,對不起……”柳月娥扭過頭來,一臉歉意的看着劉長軍,卻情不自禁的挺動着身體,迎合着孫得志狂野而粗暴的攻擊。

  柳月娥醒來的時候,劉長軍還在呼呼大睡,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一個夢,想到自己在夢裡不但到了無數次高潮,而且在最後關頭還勾着孫得志的脖子喊孫得志老公,柳月娥在羞紅了臉的同時,提醒着自己,這是絕不能對任何人道及的秘密。

  感覺到自己的内褲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柳月娥隻能咬着嘴唇蹑手蹑腳的起了床,拿了一條幹淨的内褲進了衛生間,在清理了一下下身以後,換上了幹淨的内褲。

  柳月娥和劉長軍的房子是租來的,五十多個平方不但有兩居室,還有一個廚房和一個衛生間,房間自然是不隔音的。

  孫得志可以清楚的聽到劉長軍卧室裡傳來的吱吱呀呀的床搖晃的聲音,某個部位竟然有了一種要脹裂了的感覺。

  當聽到柳月娥卧室裡的動靜才響了不到三分鐘就恢複了平靜以後,孫得志沒來由的冒出了一種好白菜給豬拱了的感覺,如果是自己在柳月娥的肚皮上折騰的話,不将柳月娥折騰得第二天起不了床,那就對不起柳月娥那身細皮嫩肉。

  想着這些,孫得志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孫得志是被一陣嘩嘩的水聲吵醒的,他下意識的以為柳月娥是在洗澡,全然沒有了睡意。

  孫得志知道,衛生間的門離地很高,如果自己這個時候出去,也許能看到柳月娥洗澡時白生生的身體,但他卻警告着自己,絕不能那樣為老不尊。

  等到衛生間裡又恢複了平靜,兒子卧室的門又吱的一聲關上以後,孫得志卻再也忍不住了。

  衛生間裡還彌散着一股淡淡的沐浴液的香氣,那種香氣和柳月娥身上的香氣差不多,孫得志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洗漱台上一條黑色絲蕾引起了孫得志的注意,孫得志知道,這肯定是柳月娥的,心如同貓抓了一樣。

  提醒着柳月娥是劉長軍的媳婦,孫得志卻伸手将黑色絲蕾抓在了手裡,黑色絲蕾很滑,和柳月娥的皮膚一樣的滑。

  将黑色絲蕾湊到嘴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那是一股淡淡的搔味,不過孫得志卻覺得很好聞。

  尤其是看到黑色絲蕾中央有一團明顯的濕迹,還沾着幾根卷曲的毛發,孫得志終于忍不住将黑色絲蕾塞進了自己的褲子裡……

  “月娥……”那種絲滑的感覺,再加上想到這是柳月娥剛剛換下來的,孫得志突然間有了一種進入了柳月娥身體的感覺,忍不住喃喃的喊着柳月娥的名字。

  “孫叔這是……”蹑手蹑腳的走出了卧室的柳月娥看到了衛生間裡的孫得志,有些驚恐的捂住了嘴巴……

第4章 四

  柳月娥回到房間裡,怎麼也睡不着,突然間,她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自己剛剛換下來的内褲還在衛生間裡,一般來說,第二天孫得志都會清理衛生間。

  那條内褲上可是沾着自己的污迹的,如果讓孫得志發現了,自己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想到這些,柳月娥睡意全無,起床準備收回内褲,卻沒想遇到了這一幕。

  孫得志沒有發現柳月娥,嘴裡喃喃的喊着柳月娥的名字,手越來越快,卻發現短褲阻止了自己的行動,性起之下,直接将短褲脫了下來,露出了寵然大物。

  當看到香腸殺氣騰騰,威風凜凜的樣子時,柳月娥有些驚恐的張大了嘴巴。

  那可是鵝蛋粗細的物事,如果塞進自己體内,一定會脹死自己吧。

  腦海裡突然間冒出這樣的念頭,柳惠芬感覺到一大股熱流湧了出來,将自己剛剛換上的内褲又打濕了。

  “好大……”柳月娥悄然夾起了腿,躲在黑暗中目不轉睛的看着孫得志的龐然大物,不自覺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發幹的嘴唇。

  孫得志直接将内褲的裆包在了自己的龐然大物上,腦海裡開始幻想着柳月娥的身體,用絲蕾内褲套動着,嘴裡發出了壓抑的,似乎如野獸一樣的低吼。

  柳月娥幻想起了如果真的讓孫得志進入自己的情景,腿越夾越緊,很快就發現,這種方式并不能将體内越來越多的躁熱發洩出來。

  柳月娥提醒着自己要守婦道,但是手卻不聽指揮的将内褲扒到了一邊,将手指伸進了水淋淋的身體裡。

  “老公……對不起……”柳月娥知道這是對老公的不忠,心中也升起了濃濃的負罪感,一邊喃喃念着,一邊快速的動着手指。

  孫得志在幻想中噴射了出來,在看到那條性感的黑色絲蕾已經沾滿了乳白色的東西以後,孫得志心滿意足的出了衛生間。

  “這是什麼……”借着微弱的窗外透進來的燈光,孫得志發現了客廳地闆上的一灘水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他清楚的記得,自己進衛生間的時候,好像并沒有這灘水迹。

  搖了搖頭,孫得志并沒有多想,回到房間呼呼大睡。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孫得志看到那灘水迹已經幹了,本來喜歡睡懶覺的柳月娥卻已經起了床,正在衛生間裡尋找着什麼。

  不知是不是剛剛起床的原因,柳月娥穿得特别清涼,白色睡褲裡面粉紅色的内褲若隐若現,看着看着,孫得志又硬了。

  柳月娥聽到了客廳裡的響動,知道孫得志已經起床了,也能感覺到孫得志火辣辣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翹臀上,心中竟然隐隐升起了一抹欣喜。

  “我的内褲呢,昨天明明脫在這裡的……”柳月娥彎下腰來,目光在衛生間裡掃視着,用剛剛可以讓孫得志聽得見的聲音喃喃自語着。

  柳月娥彎下了腰,白色的睡褲繃在了她的屁股上,使得她的屁股看起來特别的圓,特别的翹。

  裡面粉紅色内褲的輪廓也更清晰,竟然是絲蕾縷空的,而且柳月娥夾着腿的姿勢,使得那個部位鼓鼓的,還有一股淡淡的搔氣散發了出來。

  孫得志此刻卻并沒有心思去欣賞這一切,因為他聽到了柳月娥的話,頓時如雷擊一樣呆在了那裡。


上一篇 :亂情公家全文閱讀全文,寶貝好緊再給我一次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