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情公家全文閱讀全文,寶貝好緊再給我一次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亂情公家全文閱讀全文,寶貝好緊再給我一次

亂情公家全文閱讀全文,寶貝好緊再給我一次

發布時間:2019-04-16 15:25:25

導讀
“哦哦……還有奶喝,我最喜歡喝奶了。”劉大柱傻傻點頭,心裡則是暗捏了一把冷汗,自己過于興奮,要不是時刻關注林秀蘭的狀态,察覺到了警惕之意,連忙彌補,沒再讓林秀蘭起疑心。  劉大

 “哦哦……還有奶喝,我最喜歡喝奶了。”劉大柱傻傻點頭,心裡則是暗捏了一把冷汗,自己過于興奮,要不是時刻關注林秀蘭的狀态,察覺到了警惕之意,連忙彌補,沒再讓林秀蘭起疑心。


  劉大柱時不時的用牙齒去磕林秀蘭的凸點,然而這并不影響林秀蘭舒爽感愈來愈強烈。

  下面早已經泛濫成河,内心悸動無比,不過劉大柱突然又停了,這讓林秀蘭心頭升起了一絲羞怒。

  “嬸子,吃完東西,要将嘴巴洗幹淨,所以我要給你嘴巴洗幹淨。”劉大柱開口道。

  “啊?不用了,等會我自己洗,你還是專心吃嬸子的寶貝吧。”林秀蘭紅着臉道。

  “那我邊吃邊給你洗。”劉大柱将關了水的噴頭取了下來,打開了開關,對準了林秀蘭的下面。

  “啊……”那噴出的水帶來的壓力沖擊着她的幽深處,那地方本就敏感,極其的刺激,她感覺全身的毛孔都打開了一般,而随即,劉大柱也再一次的吃她的胸。

  雙重刺激下,林秀蘭慢慢就要到達了頂峰,嬌喘不止,雙手将劉大柱的腦袋抱得更緊了,全身都緊繃起來。

第一章

  “秀蘭啊,我跟大柱他哥要去鎮上幾天,大柱你也知道什麼情況,大柱就交給你照顧了,回來的時候,我給你帶些禮物。”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的。”

  劉大柱躺在穿上,模模糊糊聽到客廳傳來的對話,眼神有點迷茫,随即他還沒反應過來,門前走進來一個人。

  一身穿着簡單,可卻也難以掩飾住衣服内婀娜多姿的身材,水嫩白皙的肌膚,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成熟誘人的氣質。

  這個人劉大壯認識,是他大哥家的鄰居,叫做林秀蘭,三十多歲,家裡男人幾年前因為工作意外走了,還有一個女兒已經在鎮上工作了。

  “大柱,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去好吃的啊。”林秀蘭看着傻愣着的劉大壯,幽幽一歎,美眸有着愧疚之色。

  劉大壯在幾年前出了事,腦袋出了問題,在村裡是一個傻子,為出事的原因,跟她的女兒有幾分原因。

  說完,林秀蘭就來到床沿将劉大柱的手抱住,想從床上扶起來。

  劉大柱瞪大了雙眼,林秀蘭那豐碩的峰巒壓到了他的壁上,雖說隔了一層衣服,卻依然能感受到裡面的彈性和柔軟。

  “大柱,不要害怕,我是你嬸子,這幾天你大哥大嫂不在家,去我家我照顧你。”

  林秀蘭看劉大壯那驚呆的模樣,以為是被吓到了,連忙安慰道,渾然不知道劉大壯并不是以前的傻子了。

  劉大壯聽到之後暗暗激動不已,居然有跟林秀蘭單獨住在一起的機會,而且還貼身照顧他,這讓他嘗到了甜頭,有了不少的想法。

  “嬸子,我要吃很多很多好吃的。”劉大壯晃着腦袋道,手臂有意無意的蹭着林秀蘭胸口。

  林秀蘭有點察覺到了胸口處的異樣,剛才沒有在意,可這時挨劉大柱這麼的近,濃厚的男人氣息撲面而來,内心深處有一種渴望。

  她正是虎狼之交的年齡,得不到男人的滿足,對那種需求越來越濃郁。

  每一天晚上睡覺都難以入眠,輾轉反側。

  “好好……”林秀蘭笑了笑,将心中的悸動壓下,心裡想着等會自行解決一下,每當欲望升騰的時候,也隻有這個辦法。

  劉大柱跟着林秀蘭去了她家安置,給他整理了卧室,還給他鋪了床,動作幹練,他想幫忙,可林秀蘭不肯,他隻好欣賞着林秀蘭的嬌軀。

  “好了,流了一身汗,大柱你在屋裡先随便玩會。”

  林秀蘭看收拾的差不多,擦了擦額頭的香汗,吐了一口氣說道。

  “嬸子,我餓了,你身上是不是有包子啊,我想吃。”林秀蘭的上身被汗水侵濕,緊貼在那兩坨峰處,讓劉大柱忍不住多看幾眼,傻乎乎的說道。

  “包子?”林秀蘭還沒反應過來,順着劉大柱的眼神看去,落在自己的胸處,臉蛋拂過一抹紅暈。

  不過她也是過來人,而且劉大柱是一個傻子,又知道些什麼,微微一笑道:“這包子可不能吃哦,等嬸子洗完了澡,就給你弄好吃的。”

  說完,林秀蘭便走出了房間,卻去了廚房,之後便去了衛生間,很快就響起水花聲。

  劉大柱看着衛生間,那玻璃窗戶能隐隐約約看到林秀蘭的誘人嬌軀,心頭砰砰亂跳,身子不受控制的朝那裡移動去。

T3QzcjRObGlCWlFoeERJTWkwTDd6M2phUWxuQ01ySWdXQjRpVE05NGdraytEbUhKR3g1T3V3PT0.jpg

第二章

  劉大柱将腳步放得很輕,耳朵環繞着衛生間的“滴答”聲,越來越大,他的心髒也跳的越來越快。

  “門……沒有關。”

  劉大柱鬼鬼祟祟的蹲在衛生間的門旁,一縷縷白霧從門口的縫隙飄出,鼻尖仿佛能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他瞪大了雙眼,有着激動和震驚之色。

  沒想到林秀蘭居然沒有将門關緊,估計是他一個傻子,在家裡也沒有太大的防備心吧。

  劉大柱伸着腦袋,一隻眼透過縫隙往裡面看去,衛生間裡的一切都映入眼裡,包括林秀蘭那沾滿了水露的嬌軀。

  林秀蘭頭發侵濕,嬌軀沐浴在縷縷白霧中,翹臀圓潤,肌膚粉嫩,難以相信這是一位三十多歲女人該有的身軀。

  那傲然的雙峰,更是沒有絲毫下垂的痕迹,這讓劉大柱不由看呆了,呼吸變得格外急促,褲裆都不由自主的支撐起來。

  “秀蘭嬸……居然……”劉大柱眼睛睜大,不敢眨眼生怕錯過一絲一秒,可是讓劉大柱感到更加刺激的是,秀蘭嬸的手上拿着的東西。

  黃瓜!

  隻見林秀蘭将手中的黃瓜放在嘴裡,劉大柱還以為是林秀蘭想吃,可是那水露劃過的側顔浮起一抹紅暈,居然伸出猩紅的小舌頭用奇怪的舔法。

  而且還時不時的吞吐,甚至另外一隻手伸到大腿内部,撫摸着那一處幽深處。

  看到這一幕,劉大柱身體猛地一震!

  他哪裡看不出林秀蘭這是在幹什麼!

  林秀蘭忽然坐在了地上,将雙腿岔開,成M的形狀,而這對着門口,劉大柱吓得縮了縮腦袋。

  不過想了想,所謂燈下黑,廁所開了燈,而根本看不到外面,或許這很大膽,但劉大柱有點預料到林秀蘭要做什麼。

  劉大柱緊張刺激到極點,他想繼續看下去,但又怕會被發現。

  “嗯……嗯……”

  而就在這時林秀蘭小嘴微張,表情迷離,嘴裡發出一聲壓抑的呻吟聲。

  劉大柱腦海裡猛地炸裂開來,他不想放棄!随即動作極其緩慢的再一次從縫隙裡看去,想要看的更真切一些。

  隻見,林秀蘭拿着剛才的黃瓜已經深入幽深處,正在有節奏的深入,另外一隻手更是用力的揉捏着胸口的凸點。

  一臉陶醉的沉浸在愉悅之中,完全沒有發現劉大柱正在衛生間外偷看着一切。

  劉大柱的腦袋嗡嗡作響,秀蘭嬸的一舉一動映入在他的眼裡,下面不可抑制的膨脹堅硬到極點,一股血氣直沖大腦,他有一種就要沖進去,将自己的大家夥狠狠插入秀蘭嬸裡面的沖動。

  可是最後一絲理智始終克制着他,萬一秀蘭嬸不願意怎麼辦?總不能強了吧,這可是犯罪……

  劉大柱喘着粗氣,不停的咽着口水,理智和欲望不斷的沖擊着他。說到底他還是慫了。

  突然,劉大柱腦海閃過一道瘋狂的念頭,既然秀蘭嬸以為他傻,對他沒有防範心,那他完全可以借助“傻子”這一層保護傘,跟秀蘭嬸有更多的接觸!

  欲望膨脹的劉大柱,想到這裡之後,再也忍耐不住。

  “彭……”劉大柱猛地推開了門,從外面沖了進來,吓得沉浸在愉悅中的林秀蘭手一抖,黃瓜“咔嚓”一下就斷了,深入到裡面一截黃瓜卡在了裡面。

  林秀蘭擺出不雅的姿勢,誘人的身軀一覽無遺的展現在劉大柱的眼裡,她的美眸流露出驚恐,憤怒,羞澀,還有不可思議。

  劉大柱居然就這麼闖進來了!

  而且還是在她做這種羞人的事情!

  頓時,空氣仿佛凝固起來,林秀蘭僵直着身子,整個人都懵了。

第三章

  “大柱,你做什麼,趕快出去!”林秀蘭那俏美的臉蛋紅的能滴出血來一般,甚至雪白的肌膚都浮起一抹粉紅。

  她忍耐着自己那裡還有半截的黃瓜,将腿并攏,雙手捂住胸口,聲音顫抖道。

  “嬸子,你壞!”劉大柱怨憤道:“你居然一個人偷吃東西,我也要吃!”

  說着劉大柱指着林秀蘭手中還剩半截黃瓜,忽然有點好奇的問道:“嬸子,不過你的嘴巴是那裡啊?”

  林秀蘭嬌軀一震,緩緩擡頭盯着劉大柱的雙眼,清澈帶着好奇,神情也是懵懵懂懂,傻乎乎的。

  忽然林秀蘭流露出無奈的笑容,劉大柱傻了,什麼都不知道,對劉大柱她也很愧疚,又如何怪的了劉大柱。

  不過她的内心暗松一口氣,劉大柱這個傻子,還好并不知道她剛才做什麼,不然就羞死了,說出去以後怎麼見人?

  “乖,大柱快出去,這是嬸子吃的,等會出去我再給你弄其他好吃的,行嗎?”

  林秀蘭一直果着身子,雖然劉大柱是個傻子,但終究是一個大男人,被劉大柱這麼看着,内心升起了不小的異樣。

  “不,我就要吃這個。”劉大柱不肯,一把搶過林秀蘭那半截黃瓜幾口就吃到了肚子裡。

  林秀蘭瞪大了雙眼,心頭羞澀無比,有點欲言又止,可說什麼,劉大柱就已經将那黃瓜吃了。

  想到剛才上面還沾了她那裡不少的愛液。

  想想林秀蘭的嬌軀都有點燥熱起來,尤其是幽深處還卡着半截黃瓜,輕輕一動身體,那種摩擦讓她的身體都全身發軟。

  “嬸子,你那裡還藏着的,我還要吃。”劉大柱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的說道。

  林秀蘭嬌軀一震,聽劉大柱這麼說,她内心羞恥,可卻有着極大的渴,想着劉大柱一個傻子,什麼都不知道,或許……

  産生了這個想法,想壓都壓制不住,甚至越來越強烈。

  “大柱,我下面那嘴巴哽到了,要不……你幫我把它弄出來,我就給你吃。”

  林秀蘭聲音無比顫抖,顯然内心緊張到極緻。

  “好啊。”劉大柱傻傻一笑答應,看到這一幕,林秀蘭内心稍微松了一口氣,看來真是一個傻子呢。

  然而,劉大柱的内心早已經狂喜到極緻,他剛才不過是試探了秀蘭嬸一番,沒想到還真的有戲!

  看來秀蘭嬸壓抑了許久了啊。

  “那你……來吧。”林秀蘭緩緩的張開了腿,那美妙的風景映入在劉大柱的眼裡。

  林秀蘭的幽深處撐大,時不時的蠕動,流出不少水,劉大柱能隐隐看到裡面那一截黃瓜。

  劉大柱看呆了,林秀蘭早已經緊張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發現遲遲沒有動靜,睜開眼看劉大柱并沒有動作。

  本來擺出這姿勢都有點害羞了,劉大柱還愣着,真是一個傻子,有點羞惱道:“你倒是快點啊。”

  “嬸子,我要怎麼把那個給弄出來啊。”劉大柱回過神,有點不知所措道。

  “哎,真是一個傻子。”林秀蘭幽幽一歎,不過這更讓她安心了不少。

  “你先用手掏掏看。”林秀蘭開口道。

  聽到林秀蘭這麼說,劉大柱也用不着再客氣,他顫抖着手,朝他夢寐以求的地方探去。

第四章

  “嗯……大壯輕一點,痛。”

  劉大柱的大手碰到了林秀蘭的幽深處,散發出一股熱氣,特别的濕潤,手指稍微的深進去,頓時整根手指都沾滿了林秀蘭的水。

  劉大柱從來沒有這麼刺激過,感覺現在猶如夢境,不敢相信,可手中的觸感确實那麼的真實。

  而且眼前,就是林秀蘭那一絲不挂的身體,擺出誘人的姿勢,讓他挑弄。

  劉大柱那褲裆之下的家夥,早已經膨脹開來,林秀蘭也發現了,眼裡閃爍着異色。

  真的好大!

  林秀蘭心頭異樣更加濃郁,雖沒見真形,卻從輪廓上看,絕對是物如其名。

  “嬸子,掏不出來,要不我就這樣吃怎麼樣。”劉大柱懊惱的說道。

  林秀蘭聽到之後,心頭一顫,深處的渴望更加強烈,可也有羞恥,猶猶豫豫的說道:“你……你試試吧。”

  得到了林秀蘭的臻首,劉大柱心髒止不住的狂跳,絲毫不猶豫,頭猛的一栽,瘋狂的親吻。

  有點鹹,但劉大柱吃的津津有味,而随着他的刺激,林秀蘭那修長渾圓的大白腿緊緊夾住了劉大柱的腦袋。

  “啊……”林秀蘭再也忍不住發出舒爽的嬌喘,這讓劉大柱更加賣力起來,林秀蘭的幽深處在他的舌頭下,時不時的抽搐,那裡面的黃瓜也一截一截的出來。

  而沒出來一截,劉大柱就直接吃了下去,還支支吾吾的說道:“嬸子,這黃瓜真好吃。”

  “那……那你就多吃點。”

  林秀蘭已經放開了身心,雙手緊緊抓住劉大柱的腦袋,臉蛋潤紅如同熟透的蜜桃,雙眸迷離,微啟朱唇吐着蘭氣。

  劉大柱吃的更加賣力,沒多久林秀蘭裡面那半截黃瓜已經吃完了,劉大柱深知欲情故縱的道理,停下了嘴,擡頭,鼻尖觸碰到林秀蘭的深林處,萦繞着一股股淡淡的味道,他很委屈道:“嬸子,這裡沒有吃的了。”

  “呼呼……”林秀蘭癱軟在地,喘着氣,在劉大柱停下來後,内心的空虛,欲望化成焰火燃燒他的全身。

  難受,無比的難受!

  她想要得到更多!想要得到被男人滋潤的感覺。

  嘗到了甜頭,不盡興,才是最折磨人的。

  正在林秀蘭苦惱用什麼理由騙這傻子做更舒服的事情時,傻子眼茂光道:“嬸子,你這包子好大,好漂亮,我好想吃。”

  林秀蘭低頭,胸前的風景,她因為太過于投入已經忘記遮掩了,全部都已經暴露在劉大柱的眼前。

  雖然羞恥,但比之前要好了許多,畢竟劉大柱連她那裡都吃的津津有味。

  “大柱這不是包子,不過這也可以吃的哦,這一般人都是不能吃的,不過這一次嬸子高興,可以破例給你吃,就是有一個條件。”

  林秀蘭嫣然一笑道。

  “什麼條件?”劉大柱看着林秀蘭的胸,都快要掉口水了,看上去真向餓了一般。

  “就是你對嬸子做的事,誰都不能說,就是你的大哥大嫂也一樣,明白了嗎?”林秀蘭很認真的說道。

  心裡已經想好了,劉大柱的腦袋之所以出了問題,跟她女兒有莫大的關系,這些就算是報答劉大柱的吧,而且她的内心深處渴望得到男人的滋潤。


上一篇 :婚禮上新娘下面塞滿了小說,老男人用很多花樣玩我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