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病人,醫生玩弄新娘小說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我的美女病人,醫生玩弄新娘小說

我的美女病人,醫生玩弄新娘小說

發布時間:2019-04-16 15:05:14

導讀
老羅也是難受得不行,明明知道那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偏偏不敢弄。 怎麼說都一把年紀了,他對吃了小雅這麼個小姑娘還是挺有壓力的,換作她媽就沒關系了。 一想到小雅的媽媽,老羅就想到早上的事。 這可太尴

老羅也是難受得不行,明明知道那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偏偏不敢弄。

 

 

怎麼說都一把年紀了,他對吃了小雅這麼個小姑娘還是挺有壓力的,換作她媽就沒關系了。

 

 

一想到小雅的媽媽,老羅就想到早上的事。

 

 

這可太尴尬了,居然讓小雅的媽媽看到他那樣。也不知道小雅的媽媽會怎麼想自己,可能是把自己想成了一個猥瑣的老頭吧,大早上的做這樣的事,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心理變态。

 

 

不過小雅的媽媽是真漂亮,雖然三四十歲了,但看着也才三十出頭的樣子,身材也比小雅飽滿,隻是性子跟老羅一樣,不太愛跟人說話。

 

 

可能也就因為這樣的性子,才教育了一個小雅這樣奇怪的孩子吧。

 

 

“哦!癢!羅大爺,你別動行不行?你再動我就加你錢了。”小雅的聲音把老羅拉了回來,他才注意到自己在輕輕挺腰。

 

 

老羅剛想道歉,誰知小雅抓狂的說:“不管了,我要做。”說着她擡了起來,把裙子掀開,然後把内内扒拉到一邊。

 

 

久違的地方就在眼前,老羅瞧着都魔障了,不等她坐下就失控的往上一挺……

第一章 

老羅因為肚子不舒服,晨練就回早了。

 

 

開門的時候聽見屋裡傳出奇怪的聲音,打開門一看,見主卧的門微開着,那聲音實在惹人遐思。

 

 

難道柳顔在偷人?

 

 

這麼說是不對的,她要找人老羅也不反對,可這大早上的,未免太……

 

 

柳顔以前是他兒媳婦,後來跟他兒子離婚了,他兒子不肯給他養老,柳顔見他可憐,就強迫着把他領回家了。

 

 

老羅蹑手蹑腳的過去,想瞄一眼究竟是怎麼回事,結果往裡一看他就受不了了,褲裆高高鼓起,差點頂到牆上。

 

 

隻見柳顔一個人躺在床上,後背靠着床頭,兩隻腳支起來打開,睡裙褪到大腿上,底下敞開着,她正在自娛自樂呢!

 

 

她微眯着眼,一臉的陶醉,喘息聲清晰可聞,淡黃色的蕾絲小内内就放在腳邊,映襯得她塗了紅色腳甲油的白嫩美足異常誘人。

 

 

可能以為老羅要很晚才回來,所以她毫無顧忌。

 

 

柳顔今年才二十八歲,正是女人最美的時候。她有需求是可以理解的,隻是讓老羅看到,這事就拎不清了,可是老羅就是忍不住想看。

 

 

她的腿是真長,而且圓潤飽滿,給人一種充滿彈性的感覺。

 

 

身為酒店大堂經理的她平時穿着制服跟肉色絲襪的在家裡走來走去,老羅總忍不住看她裙底探出的美腿,更喜歡瞄她肥美的臀,那臀給人一種抓一把都能捏出汁來的感覺。

 

 

這會兒她的腳支起打開,把被子浸透了都不知道,聽着她手底下的“啧啧”聲,足見她手指的活動有多頻繁。

 

 

門扉被她的手堵得滿滿的,從老羅的角度隻能瞧見漏出的稀稀拉拉。

 

 

都說茂盛的女人需求才旺盛,沒想到柳顔這樣的女人也這麼猖狂,老羅心裡感慨,卻不願錯過一秒。

 

 

盡管已經年過六十,老羅也還是很強,所以那老貨抵着褲裆讓他難受,這會兒正無意識的拿手抓着撓癢,卻見柳顔手底玩不過瘾了,另一隻手往上,一解睡裙上方的紐扣,就把兩團巨大放了出來。

 

 

柳顔的胸跟臀一樣,都肥得漏油,也就他兒子那樣的奇葩才不懂欣賞了。

 

 

老羅透過門縫看進去,瞧見她那先是晃着掉出來,卻絲毫不見下墜的一對,它們高高的聳着,仿佛珠穆朗瑪。

 

 

可能是因為來感覺了,她那鼓得很緊,老羅直想去含住。

 

 

拿手邊撚邊捏,老羅看它在柳顔手裡不停變換形狀,恨不得沖進去幫忙。

 

 

可這種事也隻能想想,享受慣了柳顔的溫柔體貼,他有點害怕被趕出去。

 

 

手玩不過瘾,柳顔突然努嘴去夠,也扒拉着她的一隻豐滿往上,居然讓她叼住了,可見她那有多飽滿。

 

 

她用力吮得幾下,臉上泛着潮紅,又拿小香舌去舔……

 

 

老羅看她渾身香汗淋漓的,喘息又急,這下真忍不住了,就拉下褲鍊把自己掏了出來。

 

 

門裡一少婦,門外一老漢,就這麼各自開心着。

 

 

突然,柳顔雙腿往中間一收,夾住了她底下玩耍的手,身體猛的繃直了,而後抖篩一直顫抖起來……千鈞一發之間,她的手一出來,一股猛勁直沖床尾。

OXFMaFY4dm5xeEZ3d1ltcGl4WWUxNTN1TGxLaERQanBiSVBDUE12c25GYlNZWlNHTUZWSWZnPT0.jpg

第二章

老羅看着口瞪目呆,沒想到柳顔勁兒這麼猛,還是能跟消防喉有得一拼的極品女人,嘩啦啦的灑在地上,還延綿了好一會兒她才癱軟下來,帶着餘韻在那微微抽搐,一臉的疲态,口水都流出來了。

 

 

詫異過後就是一陣異常的興奮,老羅突然感覺自己也要出來了,吓一大跳。

 

 

可不能弄在牆上,廳裡其他地方也不行……他一着急,就沒辦法好好思考,一把捏住不讓它出來,然後到處找地方釋放。

 

 

也是眼尖,他瞧見防盜門沒鎖好,外頭沒有人走動的聲音,于是沖過去一腳踹開……

 

 

剛到樓梯間他就忍不住撒手了……那老貨就像打仗拿着機關槍跟敵人火拼似的,沖着樓梯下方一陣掃……

 

 

悲劇不期而遇,因為是老式的樓房,沒有電梯,隻有樓梯,所以這是樓上住戶的必經之路。

 

 

樓上一個靠給人做家政服務混生活的單親媽媽褚秀琴買菜回來,她剛好從樓道轉過來。

 

 

老羅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轟差點打着她,她側身讓開,還以為誰家的調皮孩子在玩水,正想開罵,然後就看到老羅那杆巨大的老物件,頓時傻眼了。

 

 

老羅閉着眼享受那難得的快樂,一睜眼瞧見個女人正垂涎的瞧着自己。

 

 

他吓一跳,臉漲得通紅,忙收起來沖進屋裡。

 

 

剛把門關好,回身想喘口氣,又被悄無聲息站在他面前的柳顔吓一跳。

 

 

人吓人,吓死人。老羅差點沒吓得背過氣去。

 

 

“叔,你怎麼了?剛剛門是你弄響的嗎?”

 

 

老羅拍着胸口緩勁,說:“是……是……我剛剛被狗追。”看柳嫣詫異的樣子就知道她沒發現什麼,所以老羅挺淡定的。

 

 

隻是可能來得匆忙,柳顔身上的衣服胡亂搭着,睡衣紐扣都扣錯了,底下露了一大片出來,看得老羅眼睛都直了,剛剛吐過的老夥計居然又有蘇醒的迹象。

 

 

柳顔順着老羅的視線一看,臉瞬間紅了,忙捂着沖進衛生間。

 

 

老羅往她房門的方向一看,瞧見她的淡黃色内内還在,頓時起了心思。

 

 

這魔鬼一般人按不住,老羅看一眼衛生間的方向,知道柳顔洗漱整理不會那麼快出來,于是放輕手腳進了她的房間,然後拿起内内嗅。

 

 

以前他是不會幹這種事的,所有平衡都在柳顔自娛自樂被他看到的瞬間打破了,他以前隻有色心,現在色膽也有了些,拿着深深一嗅,感受着内内底部的感覺,仿佛自己的嘴就貼在柳顔那裡。

 

 

他伸出舌頭舔了下,聞着是濃郁的女人氣息,嘗起來卻有股怪味,老羅知道那是什麼,隻是他老婆都去世十幾年了,這東西很長時間沒嘗過了。

 

 

年輕女人的氣息就是好,他感覺自己仿佛年輕了十幾歲,身體也充滿了力量。

 

 

他不敢享受太久,沒多一會兒就放下出去了。

 

 

剛喝口水柳顔就出來了,老羅招呼她說:“小顔,快過來吃早餐,我給你買了早餐回來。”

 

 

柳顔聽他說有早餐吃,挺開心的,走過來說:“叔,你都多久沒給我買早餐了,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

第三章

老羅老臉一紅,說:“你要喜歡,我以後天天給你買。今天回早是因為肚子不舒服,不過以後也可以晚點再去晨練,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做。”

 

 

“那可不行,我還盼着您快點給我找個嬸回來呢!”柳顔開着玩笑在老羅面前的茶幾對面蹲下,手腳輕靈的打開包裝袋想看老羅給她買的什麼早餐。

 

 

她蹲的實在太不淑女了,裙筒朝上,膝蓋微微打開,都忘了自己沒穿内内了。

 

 

這簡直是逼着老羅往她裙底看,一眼瞧見裡頭一團黑,仿佛還能望見微開的門扉,老羅瞬間就不行了,剛消停的老貨呼一下又立了起來,頂着褲裆難受死了。

 

 

柳顔睡裙的領口也沒收緊,紐扣雖然都扣好了,但耐不住她是前傾着上身的,領口敞開,能很清晰的看到裡面兩坨巨大略微吊下,因為沒了罩罩的束縛,老羅老擔心它們就這麼掉了。

 

 

柳顔無意間瞄到老羅的褲裆,再順着老羅的視線一看,頓時羞得不行,忙夾腿掩胸,起身跟老羅說:“叔,你先吃,我換身衣服。”說着跑掉了。

 

 

回房背靠門上,柳顔的心還是撲通撲通直跳。

 

 

一是害羞,二是因為前公公居然為她起反應,這太讓人尴尬了。

 

 

她也挺為老羅的巨大驚懼的,兒子的小,父親的這麼大,這像話嗎?

 

 

老羅在外面也渾身不得勁,偷窺被發現,這老臉往哪擱,以後可怎麼相處。

 

 

柳顔換好衣服出來又進衛生間,等再出來跟老羅對上,兩人都挺尴尬的。

 

 

柳顔借口趕時間,早餐沒吃兩口就出門了。

 

 

老羅抽自己的臉一把進衛生間洗臉,突然看到旁邊的膠桶裡放着柳顔換下來的睡裙,他又管不住自己了。

 

 

平常他可從不敢碰柳顔的東西,這次按捺不住獵奇心理往底下一翻,果然見到了柳顔剛換下來的内内。

 

 

她的内内肯定是要換的,因為之前老羅拿來嗅的時候就發現它髒了。

 

 

柳顔拿睡裙壓着應該是為了遮掩,可這又怎麼能防得住老羅這個有心人。

 

 

他又拿起來嗅,沒幾秒鐘就忘了之前自己對自己越矩的懊惱,猶豫再三,終究還是沒忍住,當下脫了褲子就拿來裹着自己弄。

 

 

這一頓撸可太美了,老羅舒服得都閉起了眼睛。

 

 

誰知身後突然傳來柳顔羞惱的聲音:“叔,你在幹嘛?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

 

 

老羅吓一跳,回頭看到柳顔那張因極度羞澀而成醬紫色的俏臉,他緊張得不行:“我……我……”

 

 

柳顔從他手裡搶走内内,想訓他一頓,一時間因為過于激動又不知說他什麼好,一跺腳,把内内扔進垃圾桶,然後抽出滿載的垃圾袋出門去了。

 

 

老羅暗叫:“完了,這次是真沒救了。”

 

 

他在家呆不下去了,又去小公園溜達,見到老夥計老王,就坐了下來,唉聲歎氣的。

 

 

老王看出他心情不好,問他說:“老羅,你怎麼了?”

 

 

這事怎麼好意思跟外人說,老羅勉強笑笑說:“沒事。”然後兩個人無聊的看大媽跳廣場舞。

 

 

老王見老羅老盯着人屁股看,就打趣問說:“老羅,怎麼,你對這個還有興趣?你還能起來嗎你?”

第四章

老羅今天就倒黴在這事上,他被勾起了瘾頭後就一發不可收拾,脾氣變得有些暴躁,就瞪眼說:“怎麼不能,我現在還每隔幾天就要撸一下,要不然憋得難受。”

 

 

老王啞然失笑,瞟他的裆一眼揶揄說:“看半天你也沒起來啊!”

 

 

老羅撇嘴說:“這些老娘們沒勁兒,哪能讓我起來。我喜歡年輕的小姑娘,一瞧見就起來你信不?可惜這時間沒有小姑娘。”

 

 

老羅也就随口說說,誰知老王跟他較上勁了,竟說:“你想要小姑娘還不容易。”說着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挂掉後笑嘻嘻的跟老羅說:“等着吧,一會兒我給你介紹個女娃子,保證嫩得出汁兒。”

 

 

老羅有偷聽到他通電話,那頭确實是把年輕的女音,于是好奇問他說:“你這怎麼回事?真認識年輕女孩呀?不會是做那個的吧?”

 

 

“啧!你這說的什麼話?我惜命着呢,現在都天天泡枸杞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麼可能找那種不幹淨的女人?不怕跟你說……”老王把嘴湊到老羅耳邊小聲說:“這小姑娘是我從小發展過來的,怎麼發展的就不跟你說了,隻能跟你說,除了做那個,隻要有錢,別的都有得談。我經常跟她買原味的,這個比較便宜,別的她要價太高了,隻能隔一段時間來一次。要不是兄弟一場,我可不給你介紹,你可不能把這事給我爆出去了。”

 

 

老羅聽得眼睛都大了,還是老王會玩呀!

 

 

他點頭說:“我理會得。不過,這個原味是什麼?”他感覺自己落伍了,挺臉紅的。

 

 

“就是女人的内衣。”老王倒沒鄙視他。

 

 

“上面還是下面?”老羅一聽這個就不行了,褲裆一下子就鼓了起來。

 

 

老王瞧見了,給他豎大拇指,然後說:“上面下面,裡面外面,都可以說是原味。不過一般原味指的是下面,那個味道濃一點,刺激一點,你不覺得嗎?”

 

 

老羅深以為然,莊重的點了下頭,然後就瞧見遠遠走過來一個長頭發的小姑娘,瞧着有十七八歲的年紀,身材非常不錯,上凸下翹的,小蠻腰盈盈一握。

 

 

老王向她招手她就跑過來了,老羅忍不住問老王說:“她幾歲了?還是學生吧?這時間怎麼在外面溜達。”

 

 

老王哈哈笑道:“你這管的也太寬了吧?她又不是你孫女。放心,她是複讀生,早不想讀書了,經常逃課的。她跟我說滿十八了,不信你呆會兒可以問她。”

 

 

老羅看着她那兩團巨大上下晃着過來,口水都流了,哪有心思問那個。

 

 

可人一到跟前他就傻眼了,那女孩也看着他發愣,然後問老王說:“你說的朋友就是他?你把我們的事全告訴他了?”

 

 

老王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點頭說:“對啊!怎麼了?你不想做他生意?”

 

 

“哎呀!被你氣死了。我說王大爺,你以後給我介紹生意能不能先讓我看一眼客人?”

 

 

老王一臉懵,老羅忙打圓場說:“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媽的。”他也是迫切需要安撫身體的渴望,才做出這麼沒節操的事。

 

 

他總擔心被柳顔勾出瘾來後,總有一天忍不住把柳顔給吃了。隻有找到渠道釋放,回家才能安心。


上一篇 :被兩個男人綁着輪流上,揉擰拉扯乳尖啊痛吸奶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