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忍不住在外面和女主肉,昨晚弄得我好爽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男主忍不住在外面和女主肉,昨晚弄得我好爽

男主忍不住在外面和女主肉,昨晚弄得我好爽

發布時間:2019-04-16 14:53:56

導讀
等挂斷電話後,林曉蘭皺着眉頭看着張大雷,張大雷剛才竟然用手狠狠地抓她,而且還不是一下,這就有問題了! “大雷,你說,剛才為什麼那麼用力,而且你還……你還捏我那裡?”林曉蘭說着自己的

等挂斷電話後,林曉蘭皺着眉頭看着張大雷張大雷剛才竟然用手狠狠地抓她,而且還不是一下,這就有問題了!

 

 

“大雷,你說,剛才為什麼那麼用力,而且你還……你還捏我那裡?”林曉蘭說着自己的俏臉都忍不住紅了。

 

 

看到她臉紅的樣子,張大雷更加心癢難耐,但是嘴上卻說:“林老師那樣好好看,想看!”

 

 

林曉蘭一愣,這才忍不住苦笑,原來是因為張大雷第一次不小心捏了自己那裡後,看到自己露出的呻吟表情好看,所以才會這麼做的。

 

 

想到這裡,她忽然俏臉通紅,要不就讓張大雷繼續捏幾下,其實那樣她自己也覺得特别舒服,比隻抓着更加刺激。

 

 

“那……那好吧,你可以捏,但是不能一直捏,而且你得輕輕的。”林曉蘭紅着小臉說。

 

 

一想到老公中午馬上就回來,下午兩人就可以在一起享受夫妻生活了,林曉蘭隻覺得心頭一片激動,甚至都比平時大方了許多,同意讓張大雷捏自己那裡。

 

 

得到林曉蘭首肯,張大雷哪還會遲疑,立馬就加大了力度……

第一章

“嘿嘿嘿。”

 

 

張大雷正在做一個夢,夢裡他和一個背影美如畫的女人纏綿着,别提有多麼的舒服了。

 

 

“砰砰砰!”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張大雷剛要看清楚夢裡女人的相貌,就被驚醒了過來,氣得他嗷嗷叫着,“娘的,誰啊?”

 

 

打開門的刹那,他眼睛都看得發直了。

 

 

來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二十五六歲,她的五官精緻,臉蛋粉嫩的,雪白的粉頸,很迷人,尤其是她渾身散發的那種成熟女人的氣質,讓張大雷頓時就有了反應。

 

 

他猛然反應過來,自己可是村裡有名的傻子,可不能讓人發現他不傻的真相。

 

 

全村人都知道,他張大雷前幾年害了一場病,從此就傻了,要不是前不久,他從棗樹上掉了下來,也不會恢複了神智。

 

 

雖然傻了,但這幾年的記憶還是在的,父母已經去世了幾年,二姐在省城讀大學,唯獨大哥留在農村,照料着他。

 

 

昨天,大哥跟嫂子出去了,就把他一個人留在了家裡。

 

 

想到這,他眼珠子一轉,又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嘴角還挂着一串串口水。

 

 

“大雷,你還愣着幹啥?不叫我進去坐會?”

 

 

林曉蘭是張家村的小學老師,是村裡有名的大美女。她老公也是本村人,不過常年在海上漂泊,一年隻回來一兩次,村裡惦記她的可不在少數。

 

 

張大雷犯傻的時候,因為大嫂跟林曉蘭關系很好,所以見過她很多次,但畢竟那時候傻,不知道什麼叫尤物。

 

 

這樣的女人,要是能夠抱在手心,那滋味……

 

 

張大雷傻呵呵的笑着,口水流了一地。

 

 

林曉蘭見狀,還以為張大雷又犯傻了,眼裡不由有些疼惜,柔聲道:“大雷,快進屋,你家嫂子放心不下你,說這幾天讓我來管管你。”

 

 

“哦,哦!林老師好。”

 

 

張大雷一聽,頓時樂了,想起接下來幾天要跟林曉蘭同住在一起,他心頭那股邪火直竄小腹,忍不住興奮的渾身發抖。

 

 

他很“聽話”地閃開了一條路,把林曉蘭迎了進來。

 

 

林曉蘭接着忙碌了起來,燒火做飯什麼的。

 

 

張大雷也不說話,就坐在一旁,靜靜地看着。今天林曉蘭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将胸前的高聳束在了一起,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此刻一顫顫的,美麗極了。

 

 

張大雷的目光放在了那裡,那雪白的柔軟,不由地看呆了眼,口水差點又要流了出來。

 

 

好在林曉蘭并沒有太注意,在忙碌的過程中,胸前的扣子反而突然松開了。

 

 

久違的視覺沖擊,當張大雷心髒也猛烈地跳動起來。

 

 

“大雷,你傻看着幹啥,吃飯吧。”

 

 

林曉蘭喊了喊,可張大雷卻一動不動,隻是盯着她,目光說不出的怪異,她順着張大雷的目光低頭一看,頓時整張臉都紅了,啐道:“你個大雷,也不知道提醒一下姐。”

 

 

她一邊說着,一邊把松掉的紐扣給系上。

 

 

張大雷嘿嘿笑着,心裡頭說不出地開心。原本,他想把恢複神智的事情跟大家說的,但今天才發現,裝傻還有這樣的福利。

 

 

這一刻,他早打消了告知實情的念頭,想起接下來跟林曉蘭同居的幾天,心頭突然生出了無限的期待。

 

 

張大雷也說不清自己在期待什麼,直到晚上夜幕的來臨,他才發現看到的,遠比自己期待的要精彩的多……

OGFOR3cvZkRCdTlxdXVvRzRZcUpjZzdNd0szSVhkWWt5bEtYSmYyejUxcVl2WEF3YS9Hb2tRPT0.jpg

第二章

“大雷,快,給我拿一壺開水過來。”

 

 

吃完飯,收拾完碗筷,林曉蘭在裡屋喊了一聲。

 

 

張大雷有些奇怪,但還是很順從地提了兩個開水壺,遞給了林曉蘭

 

 

“大雷,你先出去,姐身上髒兮兮的,想洗個澡。”

 

 

林曉蘭張大雷趕了出去,然後關了門,接着裡面就傳來了淅淅瀝瀝的水聲。

 

 

張大雷心裡開心極了。

 

 

久居在大哥家裡,這房子的虛實他早就掌握了,他迫不及待地來到另外一個房間,然後把個磚頭扒開,眼睛往前一湊,立刻看到了裡面的虛實。

 

 

林曉蘭剛脫掉衣服。

 

 

“嘩啦啦!”

 

 

水聲又響起,水沿着她的雪頸流下,發出晶瑩剔透的光芒。

 

 

她的身材比例很好,足以讓人瘋狂的高聳飽滿,在空氣中肆意蕩漾着,小腹以下沒有一絲的贅肉,那修長的大腿,白皙嬌嫩的肌膚,看得張大雷眼睛差點都要凸了出來。

 

 

林曉蘭恐怕都沒想到,現在已經被張大雷給看了個精光。

 

 

作為一個嫁了人的成熟女人,老公常年在外,空曠久了,怎麼會沒有那方面的需求,但她在外人眼裡,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可又有誰知道,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内心的渴望比任何女人都要強烈。

 

 

洗澡的時候,她習慣了撫摸自己,刺激着身體最敏感的部位,伴随着嘴裡發出的一陣愉悅的聲音,她身體竟然慢慢有了感覺。

 

 

“唔!”

 

 

腦子裡幻想着老公,開始扭動身體,用上了各種撩撥的姿勢。

 

 

咕哝。

 

 

躲在暗處的張大雷,猛吞了好幾口唾沫,他哪想到能看到這一幅令人噴血的香豔畫面,他現在腦子嗡嗡的,全部都是林曉蘭的身體,恨不得立刻上前,給她男人的懷抱和安慰。

 

 

林曉蘭的哼吟聲越來越大,張大雷聽得是小腹邪火猛竄,渾身像是被螞蟻爬過一般難受。

 

 

其實,村裡人都不知道,他張大雷的本錢很雄厚。

 

 

他一邊看着林曉蘭,一邊動手開始解決心中那團火焰。

 

 

足足折騰了十來分鐘,他發現心中的火沒有熄滅,反而越燒越旺,一連好幾發,都澆滅不了。

 

 

透過牆角昏暗的燈光,看着那誘人的雪白,性感的美背,他真想親手給林曉蘭拔拔火罐,讓她嘗嘗自己的厲害。

 

 

可接着他又擔心,一旦被林曉蘭知道了,肯定會被認定成流氓,一旦捅出去了,那還不被人戳脊梁骨啊!

 

 

咦?

 

 

等等,我不是個傻子嗎?

 

 

對啊!

 

 

真要發現了,誰會跟傻子一般見識的?村裡人也隻會當成個笑話。

 

 

想到這,張大雷的目光越來越亮,嘴角浮出一抹奇異的笑容,此刻,他心裡生出了一絲邪念,膽子也随着小腹的邪火慢慢地開始膨脹……

第三章

張大雷先是跑了出去,把渾身都打濕了,然後跑到林曉蘭洗澡的房間前,哭喪着臉喊道:“林,林老師,我……我摔跤了,好疼。”

 

 

林曉蘭正在興頭上,被張大雷給打斷後,不由有些羞惱。

 

 

可下一刻,就聽到門外“咚”地一聲,應聲開了。

 

 

“林老師,我疼。”

 

 

張大雷不管不顧,撅起嘴飛快地跑到林曉蘭的面前,在他的眼裡,一絲不挂的林曉蘭盡收眼底。

 

 

張大雷強闖了進來,林曉蘭有些羞澀,她俏臉微微一紅,但畢竟是過來人,很快就恢複如常,神色淡然的取來了衣服擋在了身前,擡眼看着張大雷濕漉漉的狼狽模樣,心裡不禁好氣又好笑。

 

 

她暗歎了一聲,這是個傻子,跟他一般見識幹嘛?

 

 

想到這,林曉蘭語氣一緩,問道:“你哪裡疼了?”

 

 

“我,我剛去給林老師打水,路上摔,摔了一跤,嘶,這,還有這……可疼了。”張大雷指了指膝蓋,說道。

 

 

他一邊說着,一邊趁林曉蘭不注意的時候,雙眼貪婪地看着那雪白的嬌軀,再聞着林曉蘭身上淡淡的香皂味,他差點就要不顧一切地沖上去,把林曉蘭按在身下。

 

 

“那林老師給你揉揉吧。”

 

 

林曉蘭哪想到張大雷心裡轉了這麼多道念頭,她披了一件肉色的薄裙,将身上那美好的風光遮住了,然後示意張大雷坐了下來。

 

 

“咦?”

 

 

林曉蘭準備給張大雷揉腳,可卻被一個東西給戳了一下,她愣了愣,問道:“大雷,你身上還帶了根棍子?”

 

 

“沒,沒有啊。”

 

 

“沒有?”

 

 

林曉蘭在他身上胡亂摸了一陣,等再感受後,臉頓時紅到了耳根,心裡不由驚歎,沒想到張大雷是個傻子,但那玩意也太可怕了吧?

 

 

要是坐在上面,那滋味……

 

 

想到這裡,林曉蘭渾身不由一陣燥熱。

 

 

張大雷林曉蘭的表情盡收眼底,心裡暗喜,看來他已經成功地勾起了林曉蘭的興緻,他雖然沒真正碰過女人,可在家裡,記憶裡看哥和嫂子親熱的畫面并不少。

 

 

場面的氣氛暧昧,但張大雷顯然不想錯過這絕好的機會,笑得一臉白癡樣兒,說道:“林老師,你……你學問那麼好,教,教我數學啊。”

 

 

“為什麼要學數學啊?”

 

 

林曉蘭自從發現了張大雷的本錢後,連帶着對張大雷的熱情也高漲了起來。

 

 

“嫂子每一次,都說我帶了一籮筐的茄子,可,可我身上明明就一個啊。嫂子肯定算錯了。”

 

 

張大雷裝作很委屈地說道。“學好了數學,嫂子就算不過我了。”

 

 

林曉蘭一愣,然後瞥了一眼張大雷那處,心裡頓時一陣蕩漾。

 

 

“好,那我給你揉揉腳,一邊教你數學啊。”

第四章

這是幾啊?”

 

 

林曉蘭豎起了三根手指,問道。

 

 

張大雷立刻掰着手指頭開始算起來,他一本正經的樣子,看起來傻氣十足,把林曉蘭逗得開懷一笑。

 

 

沒過一會兒,張大雷道:“是三!”

 

 

“那這又是幾呢?”

 

 

林曉蘭伸出了五根手指,目光卻瞅向了張大雷那處,那裡驚人的反應,讓她心裡隐隐有些渴望。

 

 

反正張大雷是個傻子,玩一玩的話,他也不懂這些。

 

 

張大雷認真地算着數,叫道:“是五。”

 

 

“那五減去三是多少呢?”

 

 

林曉蘭又問道。

 

 

張大雷掰着手指,回道:“是三啊!”

 

 

“五減去三怎麼會是三呢,明明是二!”林曉蘭皺起了眉頭。

 

 

張大雷卻是給她比劃:“林老師,五個手指頭,減去三個手指頭,就剩下了三個手指頭啊!”

 

 

看到張大雷比劃的手指頭,林曉蘭頓時無語了:“你那是減去三個手指頭嗎,你那是減去了兩個手指頭,你該不會是連二和三都分不清吧?”

 

 

張大雷傻笑:“二和三不是一樣的嗎?”

 

 

聽到這個答案,林曉蘭差點被氣死,伸出兩根手指頭來:“看到沒有,這一根加上一根,這是兩根,也就是二!兩個是二,再多一個,就是三!”

 

 

聞言張大雷一愣,旋即指着林曉蘭胸前的高聳說道:“林老師,你這不是三個嗎?”

 

 

張大雷指着胸脯,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這是三個,林曉蘭氣得更厲害了。

 

 

要不是她當小學老師的,耐性很好,否則現在多半就直接狠狠地打張大雷的手心了。

 

 

“看到了沒,老師這是兩個,兩個就是二,一個加一個,這是二!”林曉蘭用手點在自己胸前,一個一個的說着。

 

 

張大雷這時候才恍然大悟的樣子,也是學着她的樣子,把手放到了上去。

 

 

“這是一個!”

 

 

觸碰到的刹那,林曉蘭立刻憤怒的把張大雷的手拿開,她沒想到張大雷竟然會用手抓她那裡。

 

 

這一瞬間,她還以為張大雷是在故意調戲她,可是看到張大雷眉頭緊鎖一副認真學習的樣子,她就明白了。

 

 

弄不好這傻子并不知道女人那裡男人是不能輕易摸的,看來他平時真的很少受教育,真是好可憐!

 

 

想到這裡,林曉蘭的表情變得複雜起來,她看着張大雷柔聲道:“大雷,記住了,以後千萬不要再這樣抓女人這裡,不然别人會打你的!”

 

 

聞言張大雷立刻滿臉驚懼:“會被打?”

 

 

“對的大雷,以後千萬不要這麼做了。”林曉蘭繼續說。

 

 

張大雷連連點頭,滿臉驚恐的樣子:“以後再也不這麼做了,再也不這麼做了!”

 

 

殊不知,這會張大雷的确是感到很害怕,剛剛他盯着林曉蘭那裡時,一時間沒忍住就用手抓了一下。

 

 

可是之後看到林曉蘭滿臉憤怒時,張大雷就吓得不知所措了,隻好皺着眉頭裝作認真學習的樣子。

 

 

幸好林曉蘭沒有繼續發火,他才躲過這一劫。

 

 

心中長舒一口氣,張大雷開始回味起剛才的美妙手感來,那種手感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爽啊,要是能再抓一次的話該有多好?

 

 

不過他也知道,眼下估計是沒什麼機會了,畢竟自己剛剛才抓了林曉蘭那麼敏感的地方。

 

 

接着林曉蘭又開始教張大雷數數,可是教了兩遍,她卻忽然停了下來。

 

 

剛剛張大雷抓着的時候,她特别憤怒,一時間沒有多想。

 

 

可是現在回味過來,她卻突然發現,剛剛自己被抓住時,竟然有一種異樣的刺激感覺。

 

 

沒錯,就是那種特别刺激的感覺,就像平日裡和老公親熱時的感覺一樣。

 

 

哦不,甚至比那樣還要舒服,難道這是因為抓自己那裡的不是自己老公,而是别的男人的緣故?

 

 

想到這裡,林曉蘭忍不住看了張大雷一眼。

 

 

張大雷還以為林曉蘭要秋後算賬了,所以臉上趕忙擺出一副傻乎乎的樣子。

 

 

看着張大雷的傻樣,林曉蘭心說,這傻子怕是什麼都不懂,就算自己再讓他多抓幾下,他也不會告訴别人的。

 

 

想到這裡,林曉蘭忽然柔聲對張大雷說道:“大雷,我看你這樣學習的進度太慢了,要不咱們換一種學習方式好嗎?”

 

 

張大雷一愣:“啥方式?”

 

 

林曉蘭俏臉紅撲撲的:“就是……待會我數數,你就抓……抓我這裡,像剛才那樣,數一下你就抓一下,數三下你就抓三下,好不好?”

 

 

聽到林曉蘭的話,張大雷差點沒樂出聲來,真有這種好事?

 

 

不過他很快就開始狐疑起來,要是林曉蘭這樣做是為了試探自己呢?

 

 

如是想着,他趕忙搖搖頭:“不抓,不抓,會被打的!”

 

 

聞言林曉蘭忍不住捂着小嘴笑了,雖然臉上依舊是挂滿了誘人的紅暈,但眼神裡卻多了幾分喜色。

 

 

看來這傻子果然什麼都不知道,那就算自己讓他抓了,隻要稍微吓唬他一下,他以後什麼都不會說出去的!

 

 

“沒事的大雷,這次我破例允許你抓我這裡。但是以後你可不能抓别人的,否則就會被打。當然,你也不能把這事說出去,不然也會被打,而且會被打斷腿!”說到最後,林曉蘭的聲音變得嚴厲起來,就像平日裡訓斥學生一樣。

 

 

張大雷裝作害怕的樣子:“不敢不敢,不敢說!”

 

 

但是心裡卻是美滋滋的想着,林曉蘭這小妞竟然還想讓自己抓她那裡,現在看來應該不是試探了。

 

 

難道說,她老公長時間在外不回家,所以她饑渴了?

 

 

産生這個念頭後,張大雷頓時心花怒放,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可就有便宜賺了,這麼美的部位,村裡每一個老爺們都想抓吧!

 

 

不過很可惜,隻有自己才能抓!


上一篇 :太深了好漲疼np女,把警花按在桌子上強幹小說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