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下語文老師的絲襪,蹲在男朋友嘴上讓他舔吃奶
當前位置:首頁 > 精品推薦 > 扒下語文老師的絲襪,蹲在男朋友嘴上讓他舔吃奶

扒下語文老師的絲襪,蹲在男朋友嘴上讓他舔吃奶

發布時間:2019-04-16 14:33:44

導讀
感覺是如此逼真,芳芳突然驚醒,她發現這根本不是夢,自己已經光溜溜的躺在老劉的懷裡了。 她剛剛想要叫出來,就被老劉捂住嘴巴。 “你媽媽還在睡覺,你要是不想吵醒她,就别出聲。”老劉在她耳邊說

感覺是如此逼真,芳芳突然驚醒,她發現這根本不是夢,自己已經光溜溜的躺在老劉的懷裡了。

 

 

她剛剛想要叫出來,就被老劉捂住嘴巴。

 

 

“你媽媽還在睡覺,你要是不想吵醒她,就别出聲。”老劉在她耳邊說道,芳芳的身子太敏感了,就是老劉嘴巴裡的熱氣,都能讓她起了反應。

 

 

芳芳點點頭,老劉這才松開她的嘴巴,芳芳使勁掙紮,可是自己那點力氣哪裡能從老劉懷裡溜走,可是她又不敢喊,要是驚動了媽媽,看着自己喜歡的男人抱着自己光溜溜的女兒,她該會有多難受啊。

 

 

想到這裡,芳芳似乎放棄了掙紮,閉上眼睛,咬着嘴唇讓自己不出聲音,表露出妥協的意思來。

 

 

這可把老劉興奮壞了,要知道在秀清這個婆娘面前搞她女兒,這的多刺激吖。

 

 

老劉的大手掰開了芳芳加緊的雙腿,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經不堪,帶有老繭的大手略過,似乎帶有電流一般,讓芳芳忍不住還是叫出了聲。

 

 

“啊……嗯……”

 

 

芳芳趕緊收住聲音,可是又怕控制不住自己,咬着嘴唇一頭埋進老劉的懷裡,感受着老劉的炙熱,渾身被傳染一樣,忍不住扭動起來。

 

 

老劉知道時候差不多了,掰開一條秀腿夾在胳膊下,身子向着芳芳的幽蘭秘處挺去……

第一章

“啊,你弄疼我了。”

 

 

張秀琴俏臉通紅的趴在草叢裡,身上隻穿着一件白襯衫,下半身卻空蕩蕩的,在陽光看起來格外誘人,看的男人直冒火。

 

 

男人正蹲坐在張秀琴身後,随之發出粗重的呼吸聲。

 

 

張秀梅俏臉都紅到耳根子了,咬着性感的嘴唇,顫抖着聲音問身後的男人說:“老劉,你……你能治得好不?”

 

 

這時弓着身子的男人才直起腰,手從張秀琴的翹臀上擡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秀琴妹子啊,你這怎麼摔得?這麼嚴重,尾椎骨都快錯位了。”

 

 

說着,他把手繼續放在這張秀琴的臀上面,又弓着腰,狠狠的揉搓推按起來。

 

 

張秀琴剛想拒絕,可她疼的厲害,要是不讓老牛繼續給她推拿的話她連家都回不去,隻能咬着牙,壓下心裡的那股子想法,忍了起來。

 

 

她原本是上山準備采一點蘑菇的,給快上大學的女兒芳芳做頓好吃的,卻沒想到一腳踩空摔了下來。

 

 

要不是剛好遇到村裡上山采藥的中醫老劉,她今天回家都是個問題。

 

 

老劉今年四十多歲了,是村裡的醫生,自從婆娘十多年前離開後,他就沒有再讨老婆,有很多年沒有碰過女人了。現在面對張秀琴,他心生一種久違的感覺……

 

 

以老劉的醫術,張秀琴跟他說一下情況,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便讓張秀琴脫了褲子再說。

 

 

雖說摔的是女人很私密的地方,但沒辦法,在老劉的要求下張秀琴才脫了褲子,讓老劉給他推拿正骨。

 

 

張秀琴感覺全身跟散架了一樣,偏過頭看着自己身後弓着腰賣力動作的男人,感受到屁股上跟腰間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她隻覺得空虛的身子一點一點被老劉的揉搓的動作給推開了……

 

 

就在張秀琴心裡春意泛濫的時候,老劉忽然擡起頭,說:“秀琴妹子,你這大屁股好大好白啊,比村裡那些婆娘都要好看。”

 

 

正心潮泛濫的張秀琴聽到老劉說這話,頓時羞臊的别過了臉。

 

 

老劉可是瞅準了機會說話的,他剛剛給張秀琴這娘們推拿時候可是用來他祖傳推拿技巧裡的一些技巧,專門用來對付女人……

 

 

感受到指尖傳來柔軟的觸感,他沉浸的野火再次燃燒起來,要不是覺得這個秀琴太老,他馬上就脫下褲子把她給辦了。

 

 

老劉很有原則,自己雖然憋得難受也不想睡秀琴這婆娘,四十歲人了還騷裡騷氣的,除了這對屁股還有點感覺,胸都下垂了,一點興趣都沒有。

 

 

也就是秀琴這股子騷氣,村裡的大老爺們可都想着折騰這娘們,但老劉心裡不屑,她堅信自己一定可以摸到年輕小姑娘。

 

 

“秀琴妹子,你這摔得太嚴重了,你得趴着我才能給你按到位。”老劉對已經杏眼迷離的張秀琴說道,“要是按不到位,隻怕是會壓迫神經,留下什麼後遺症啊。”

 

 

本來張秀琴覺得這個動作已經夠羞臊的了,剛要拒絕,但聽到老劉這話,頓時急了,急忙說:“老劉我……我馬上趴着。”

 

 

老劉在村裡的醫術可是一流,關鍵是他祖傳的推拿之術更是十裡八村都有名,所以盡管那個動作讓人很羞恥,但她也沒多想。

 

 

而且,老劉的推拉,讓她的身體非常受用,令他心馳蕩漾、意亂情迷起來。她丈夫也死了六七年了,也非常渴望男人……

 

 

看到張秀琴撅起屁股,老劉的眼睛頓時直了起來,這秀琴果然騷的厲害,明明都殘花敗柳了,這小身子一扭,還是讓自己産生了沖動的感覺。

Sk5OZVhRaUZtSFhBcXZua0xLNlg3V1ZsaDQweVk4eUY0YkRZMFlUZDJ3cGJ3QTkvQ3JtdmdnPT0.jpg

第二章

這個角度老劉剛好隐約能看到張秀琴那處,曲徑通幽!

 

 

“嗯……劉叔你……你快點,我真的好疼。”

 

 

張秀琴雖然撅起了屁股,但尾椎骨上傳來的疼痛感實在是太折磨人了,讓她忍不住催促老劉。

 

 

他愣了一下,這才有點反應,被秀琴一催竟然心生煩躁,幹脆就不想亂七八糟了,認真推拿。

 

 

他這門手藝能傳遍十裡八鄉,那确實是有些門道的,更何況張秀琴雖然傷了尾椎骨,但沒有多嚴重,以他的推拿手法,還是能夠應付得了的。

 

 

手上功夫揉了揉,最後給秀琴正了骨,才算完事。

 

 

“秀琴啊,我這隻是給你正骨了,你這摔得太狠了,想痊愈還需要幾個療程。”老劉臉色一本正經。

 

 

張秀琴點點頭,心裡不免有些失落,剛才那麼羞人的姿勢,她以為還能發生一些什麼,誰知道這老劉竟然真的這麼老實,白給的便宜都不占,這讓她臉色通紅。

 

 

穿好了褲子,隻感覺屁股後面沒那麼疼了,還能站起來了,心裡頭頓時對老劉的手藝很信服。

 

 

老劉看着扭着大屁股往山下走的張秀琴,心裡頭滿不是滋味,要是秀琴這娘們再年輕十歲多好,今天非把她搞的走不動路。

 

 

看着天色不早,老劉也緊跟着張秀琴的後腳下山回家了。

 

 

在自家的診所裡洗了個澡,老劉倒下就睡,春夢裡剛剛浪起來,就被敲門聲打斷。

 

 

夢裡他懷裡摟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有點像秀琴,和她在颠暖倒鳳,場面一度控制不住了,特麼的竟然被打斷了。

 

 

“誰啊,大半夜的,讓不讓人睡覺?”

 

 

嘴上雖然不客氣,但老劉身為村裡唯一的醫生,還是去開門了,要是誰有個病什麼的,醫者仁心,不看也不好。

 

 

剛打開門,老劉的眼睛頓時就瞪大了!

 

 

隻見診所門口站着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張秀琴,另一個是個小女孩,十八九歲,就和剛才在夢裡的一模一樣。

 

 

這女孩看着跟張秀琴有幾分相似,但卻比張秀琴更漂亮,身材前凸後翹的,胸口兩個馍馍鼓囊囊的,個頭高挑,白的不像話,跟她媽一樣,完全不像是農村姑娘。

 

 

張秀琴說這是她女兒芳芳,前天才從大學裡回來,看着那微微鼓起的胸脯,清純的氣息,老劉想要是能跟着小姑娘折騰一次,那豈不是能上天。

 

 

因為剛才夢裡的香豔,老劉褲裆裡那玩意還沒消腫,活脫脫一頂大帳篷就杵在那裡,被秀琴母女都望在眼裡。

 

 

“啊……”

 

 

秀琴捂着小嘴差點沒叫出來,心裡砰砰直跳,果然老劉那玩意和牛一樣,要是自己被這玩意杵到底,豈不是都要捅進心窩子裡,想到這裡秀琴兩腿酸軟,想要夾緊,卻是越夾越癢……

 

 

芳芳還是個十八歲的小姑娘,見到老劉那臭東西,自然不覺得厲害,反而覺得老劉一臉癡漢的望着自己特别猥瑣,根本不是媽媽說的正人君子。

 

 

老劉随即似乎意識到什麼,趕緊随手拿過衣服遮擋,然後把母女兩人迎進屋子。

第三章

老劉心裡尴尬極了,看着芳芳那略帶厭惡的表情,心裡懊惱自己為什麼不注意分寸,現在吓着到這個小姑娘,怕事很難得到了。

 

 

回過頭再看秀琴,她眼神還若有若無的盯着老劉的大帳篷,讓老劉心裡别扭,暗罵道,你這個老女人看個鬼,老子就算一千年不碰女人,也不會和你這個騷東西搞到一起去的。

 

 

然後想到芳芳,心裡又是一陣難過,自己四十多歲的人了,怎麼才能搞到這個十八歲的小姑娘呢。

 

 

老劉收回心思,輕咳兩聲說道:“秀琴妹子啊,這麼晚了你們娘倆來找我,是生病了嗎?”

 

 

“老劉,芳芳她……”張秀琴身子好些了,渾身上下散發着妩媚,但她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轉頭看向芳芳。

 

 

見芳芳羞澀的點頭,才接着說:“芳芳她有點不舒服,所以過來想讓你給看看。”

 

 

張秀琴越說,芳芳的臉就越紅,借着月光,老張看到芳芳臉上粉嫩粉嫩的,平添了幾分性感。

 

 

這讓老劉心頭火熱,恨不得親一口,嘗嘗這小姑娘的臉蛋到底有多嫩。

 

 

可他知道現在肯定不行,隻能壓下心裡的躁動,開口問道,“哪裡不舒服啊?”

 

 

老劉偷偷打量芳芳那緊緻的身子,和她媽媽一樣喜歡穿白襯衫,燈光下襯衫裡的淡黃色抹胸清晰可見,老劉眼光尖銳,甚至看到了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兩點。

 

 

芳芳此時臉上更紅了,都不敢看老劉的眼睛。

 

 

張秀琴一看,就知道芳芳害羞了,根本不敢說,便開口說:“芳芳她……胸口有點疼,現在身體發育,漲痛的厲害。”

 

 

一聽芳芳胸口有點痛,老劉心思頓時活絡了起來。

 

 

“這……要不先開點藥吃吧,明天白天過來,這麼大半夜的,若是被人看到……得唠叨半天。”

 

 

老劉并非故意推辭,因為現在秀琴在身邊,自己不好做什麼,而且剛才已經被芳芳留下壞印象了,自己得正經一點才能挽回自己的形象。

 

 

被老劉這麼一提醒,她也反應過來,這麼晚要是讓人看見她們在老劉家,不得說閑話?她倒是不在乎,芳芳可是黃花大閨女。

 

 

“那我們明天來啊。”張秀琴領着芳芳離開了,那個大屁股一扭一扭,似乎還在勾引着老劉,但此時的老劉目光全在芳芳身上。

 

 

“這閨女的屁股也不小呀。”老劉眼神閃爍。

 

 

她們娘倆走了,老劉卻睡不着,一想到芳芳,就覺得全身火熱了起來,想到芳芳那大長腿會勾在自己腰上,那股子騷勁就始終下不去。

 

 

這一晚老劉做了很多夢,夢裡他全是芳芳嬌嫩的身子,扛着她的小腿一輪又一輪……

 

 

老劉從睡夢中醒過來,就趕緊把自己收拾了下,胡子都刮了個幹淨,看上去倒是好像年輕了幾歲。

 

 

差不多快到中午的時候,一個倩影鑽進了診所裡,“劉叔,來了!”

 

 

老劉趕緊起身,打起精神,露出和藹的笑容,說:“芳芳啊,你今天還疼嗎?”

 

 

說着,老劉放肆的在芳芳身上上下掃視了一番。今天她穿着一身米色長裙,露出光潔修長的脖頸跟藕臂,筆直渾圓的長腿在裙擺下立着,老劉恨不得撩起這裙擺好好把玩一番。

 

 

“劉叔,我吃完藥稍微好了點,但還是有一點腫脹感,不舒服。”說着,芳芳已經紅了臉,支支吾吾的接着說:“我媽說你推拿按摩的手藝是這十裡八鄉出了名的……”

 

 

老劉隻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一樣,他強壓鎮定笑道,“那是當然,你這個是小問題,應該是發育太快導緻的,我幫你松弛一下經脈就可以了。”

 

 

芳芳低着頭嗯了一聲,其實她在家裡就問過媽媽秀琴了,知道過來就要脫衣服被老劉按摩,一開始她是拒絕的,自己一個黃花大閨女的身子怎麼能被男人亂摸呢,可是後來疼的受不了了,所以隻能過來試試。

 

 

老劉關了診所的門,拉上窗簾,“芳芳,躺下來,然後脫掉衣服。”

 

 

芳芳太過羞澀,老劉心裡一急,竟然直接伸出手去幫她掀開衣服……

第四章

老劉的動作把芳芳吓了一跳,伸手抓住老劉的大手,想要推開他。

 

 

老劉歎了一口氣,“芳芳,你就放輕松,醫生看病沒有男女之别的,閉上眼睛一會就好了。”

 

 

聽着老劉一本正經的語氣,她松開了手,閉上眼睛捂住自己已經羞紅的小臉,有種任由老劉糟蹋的感覺。

 

 

老劉心裡癢死了,但是又不敢操之過急,隻能慢慢的挑撥着她的敏感神經。

 

 

解開芳芳的腰帶,再将她胸口的扣子逐一解開,露出了裡面的淡黃色抹胸,這次老劉更加清晰的看到兩顆随着呼吸微微顫抖的小櫻桃了。

 

 

老劉幹咳了一聲,開口問道,“胸部發育的這麼大,平時不帶胸罩,還穿抹胸方便嗎?”

 

 

芳芳丢羞死了,為什麼一個老男人會問自己這種問題,但是她還是支支吾吾道,“疼了好幾年了,穿胸罩勒的更疼,穿抹胸也隻有跑步的時候會……”

 

 

芳芳說不下去了,但是老劉似乎看到芳芳在操場跑步的時候,胸口晃動的酥胸。

 

 

收回心思,老劉已經把抹胸也脫了下來,看着雪白無瑕的渾圓,老劉雙手都在顫抖,那兩點紅簡直不是農村婦女那種能比的了的。

 

 

老劉内心狂跳不止,但還是忍住激動面無表情的說道,“芳芳,待會可能會有點疼,你稍微忍着一點,如果有其他感覺,告訴我就好了。”

 

 

芳芳羞臊無比,輕輕點頭,繼續用小手捂住快要滴血的臉蛋。

 

 

老劉顫抖着手,伸向那兩團渾圓白嫩,入手細滑軟嫩,那觸感,直接讓老劉血壓飙升,那種渾圓挺立的彈性,差點讓老劉的帳篷都直接崩開!

 

 

不僅老劉刺激,芳芳也是沒忍住輕哼了一聲,她能感覺到自己嫩滑的渾圓上,一雙粗糙磨人的大手在遊走,帶着溫熱的觸感,讓她也忍不住叫了出來。

 

 

芳芳能感受到老劉的溫柔,可是這樣太溫柔了,那雙粗糙老繭的雙手都要把自己身子都摸透了,讓自己渾身燥熱,熱的自己都熱不住張嘴喘息了。

 

 

老劉摸得相當舒服,但害怕芳芳生疑,停下手說道,“芳芳,你這身子和我猜的沒錯,胸部發育過好,導緻壓迫了胸口周圍經脈,血液循環不過來才會有腫脹感。”

 

 

芳芳聞言頓時緊張起來,趕忙問道:“劉叔,很嚴重嗎?”

 

 

“你拖了太久了,要是去省城大醫院甚至要開刀的,這麼好看的胸脯,在上面割刀子就太可惜了。”

 

 

芳芳聞言花容失色,她以自己的大胸自豪,總是引得學校裡那群男的愛慕尖叫,要是去醫院動刀子,她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老劉笑道,“你也不用那麼擔心,在我這邊就不用那麼麻煩了,這就是中醫推拿,你以後兩天過來一次,半個月就徹底沒事了,而且我手法專業,對你胸脯塑性有好處,可以讓你更加挺拔……”

 

 

話說到這裡,芳芳既為自己不用動刀子慶幸,也更加堅信了老劉醫生的專業,身心徹底放松下來。

 

 

老劉從旁邊的櫃子裡拿出一個小瓶子,倒出一些精油在手上抹勻,雙手摩擦的溫熱,然後重新攀附上芳芳的身子。

 

 

或許是精油的神奇,芳芳竟然開始動情起來,白皙的胸脯在老劉的手裡揉捏,酥胸被把玩成各種形狀,那兩點也逐漸挺立起來。

 

 

芳芳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捂着臉的小手不知道什麼扣着自己的下嘴唇,香舌躁動的無處安放


上一篇 :畏飽饑渴難耐的熟婦 黃文|邊走邊愛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