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張開懲罰調教玩弄_趴在牆上把腿張開求饒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把腿張開懲罰調教玩弄_趴在牆上把腿張開求饒

把腿張開懲罰調教玩弄_趴在牆上把腿張開求饒

發布時間:2019-08-13 15:10:07

導讀
也不知道是誰,隻是匆匆地經過這裡,沒有一刻停留,随着腳步聲的越來越遠,胡美花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但是她馬上就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不知不覺間,剛才她緊張得根本沒注意到,現在二彪子已經占領了她身子的重要

   也不知道是誰,隻是匆匆地經過這裡,沒有一刻停留,随着腳步聲的越來越遠,胡美花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但是她馬上就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不知不覺間,剛才她緊張得根本沒注意到,現在二彪子已經占領了她身子的重要陣地,連衣裙從下往上被掀開老大,他的手已經在自己上,他的嘴已經在自己小腹上舔弄。
  要死了,真是要死了,四十多歲的女人了,要說她胡美花還真沒經過這樣刺激的場面,她的那個男人李剛,名字叫“剛”,可幹這種事情完全就“剛”不起來,也沒一點激情,年輕的時候還能湊合着用,雖然軟塌塌的,但好歹也是一件男人東西,也能給自己帶來點女人的感覺,隻是感覺很若有若無罷了,沒想到,到了這把年紀,到還享受到什麼叫男人的刺激,不過最讓人窩心的是這個刺激到她的男人還是她從小看着他長大的幹兒子。
  想到這個幹兒子二彪子,她又想到了二彪子小時候的一件趣事,胡美花和二彪子他娘從小一起長大,是閨中蜜友,又一起從胡家村嫁到李家村,在這人生地不熟的陌生環境,兩個人更加守望相助,二彪子他娘也是争氣,連下了三個崽子,一兒兩女,給那老李家傳宗接代,丈夫李虎人雖粗魯了點,也愛喝點小酒,但人實在,還是典型的怕老婆漢子,人家過得那叫一個幸福,她就隻有羨慕的勁。
  兩家人互相來往得頻繁,她更是認了二彪子當幹兒子,要說這個二彪子從小長得就比一般孩子大,生出來叫聲就震天,吃起奶來能頂兩個小孩子,最奇怪的是這小子生下來小雞子就大得讓人害怕,完全看不來是個小孩子的雞子,到了四、五歲的時候,已經趕得上普通大人的尺寸,讓胡美花啧啧稱奇,還開玩笑地道,“誰家女子要是嫁給二彪子可就享福了,這樣的大雞子可是能讓女人愛死。”
  一句玩笑言成了現實,難道還能報複到自己頭上,想到這裡,胡美花覺得整個身子都在燃燒起來,小的時候就那麼大,長大了以後會是多麼大,不跟個小棒子似的,想到自己家男人那根比一根手指粗細大不了多少的男人東西,再想到小時候就那麼大,長大以後不知道會有多麼大的二彪子男人東西,一直都處在緊張和害怕當中的胡美花漸漸有些放松了心神,而受到二彪子的刺激,她的心思也不知不覺間松動起來,心思松動,身體也跟着松動,二彪子在她身上的手和嘴起了催發的作用,幹枯平靜很多年的女人,讓二彪子這股大水終于給澆得濕潤起來,最明顯的表現就是胡美花覺得下面似乎有水流了出來,很丢人,但是胡美花卻知道自己這會兒居然在幹兒子的調戲下真的有了那麼一份女人的春潮,這讓她簡直不敢在看二彪子,真的太丢人了!
  “美花娘,你怎麼了?”本來二彪子真弄得起勁,胡美花的身子渾身都帶着香噴噴的味道,不是馬翠花那種噴着香水的味道,而是一股淡淡的,但是卻很好聞的味道,鼻子用力地嗅着,迷戀其中不可自拔,但是不經意間,他卻發現了胡美花的不對勁,久久沒有什麼反應,雙眼緊閉着,一臉的蒼白,眼角似乎還有淚水流出,難道真的傷到了美花娘,這讓二彪子心裡很是不忍,要知道從小到大就是美花娘對他最好了,自己這樣做真的很不是人。
  睜開眼,有點不敢看二彪子,蒼白的臉上盡是深深的自責,但是看在二彪子的眼裡卻是自己好象真的傷害到了美花娘,而且還傷得不輕,沒看她臉上的那個樣子,讓人心酸,讓人不忍,沒等胡美花說話,良心發現的二彪子已經放開了她,并且還将裙子給她下面的風光遮蓋住,鄭重其事地道:“美花娘,二彪子錯了,要打要罵你盡管說,我絕對不再幹那對不起你的事,要是你真的生我的氣,就太不應該了,我二彪子就是個彪小子,跟我這樣的人生氣不值得啊,是不是,我的美花娘!”
  嬉皮笑臉沒個正經,從小就跟胡美花親近慣了,這才是那個二彪子,但是胡美花的心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不管怎麼說,她和他都已經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摸也摸了,親也親了,該做的事情就差那最後一步沒做了,本來她女人的春潮都已經被起來了,他這邊又一個良心發現,說什麼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了,要是真的這樣,什麼事情都沒有了,也許他的粗線條會這樣想,但自己會這麼想嗎,古井無波的活寡婦生活被一把大火硬給将井裡的水燒幹了,心裡空落落的,很有一股子邪火往外竄,她真有種想要撲倒在二彪子懷裡,跟他說美花娘想通了,美花娘就想做回你的女人,可是女人的尊嚴又讓她生生止住了自己這個大膽無恥的想法,她是她的幹娘,他是自己的幹兒子,這輩分不能亂,她還是一個守婦道的好女子,冷哼了一聲,道:“好,你小子還算是個人,把我放開,你滾遠點,今天的事情絕對不要往外邊去說,知不知道!”
  二彪子笑了,笑得很憨厚地道:“美花娘,這個你盡管放心,我二彪子就是嘴巴嚴,我跟誰也不會說的。”


  兩個人都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胡美花習慣性地給二彪子身上拍打着髒東西,但是馬上她又想到剛才還是這個小子在折騰自己,頓時氣不氣一處來地使勁地拍打了兩下,但二彪子那渾身的肉跟個石頭一樣堅硬,震得她手生疼,真是的,這小子說得倒好聽,讓自己要打要罵随便,就你這體格子,我打你就是打我自己啊,一聲冷哼道:“快回家去吧,你先走,我一會兒再走,别讓人看見什麼啊!”
  “這大黑天的誰能來啊!”二彪子小聲嘀咕着,但剛邁步,又有腳步聲,都快崩潰了,這大晚上的又誰啊。
  二彪子和胡美花躲在柴火垛子後面緊張地觀察着動靜,還好又是虛驚一場,來人很快就又走了,又是一個經過的人,長出了一口氣,胡美花道:“你先别動,我出去看看,等我走遠了,你再出來啊,記住,千萬别讓人看見我們一起從這裡出來的。”
  胡美花蹑手蹑腳地往出走,二彪子突然低聲來了一句,“美花娘,我還可以去找你嗎?”
  腳步遲疑了一下,胡美花本來想直接拒絕的,不給他一點念想,但不知道為什麼她鬼使神差地來了一句,“你小子隻要不像今天這樣使壞,當然可以來找我,我還是你幹娘嗎!”
  二彪子樂了,嘿嘿道:“那我就使一點點壞好不好,親親嘴行不行,摸了摸奶行不行!”
  胡美花臉色羞紅,這小子給點陽光就燦爛,沒好氣地道:“你要不怕你爹找你算帳你就來,我等着你!”
  本來胡美花說的這句話是氣話,她的本意是想吓唬吓唬二彪子,但她卻忘了二彪子這個性格是不怕吓唬的,這就是一個彪小子,裂着大嘴笑得更加光輝燦爛,二彪子點着頭道:“那這麼說你是答應了,好,沒事我就去找你,咱不使大壞,就使點小壞。”
  無語,徹底無語!
  胡美花扭着小細腰,晃着大袅袅而去,隻留下一張背影搖曳多姿。


最最好看的小說列表


上一篇 :揉擰拉扯乳尖啊痛吸奶_sm男虐女地下室調教
下一篇 :啊~啊~再深點,啊~啊用力_乖别害羞把腿張開寶貝

相關信息
推薦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