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妻弟的日日夜夜_哦用力别停使勁幹花心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調教妻弟的日日夜夜_哦用力别停使勁幹花心

調教妻弟的日日夜夜_哦用力别停使勁幹花心

發布時間:2019-08-13 15:03:14

導讀
村東頭有一片平整的土地,就在把邊上,那裡有幾戶人家的柴火垛子,山裡面最不缺的就是柴火,滿山都是樹木,秋天的時候樹木幹枯,随便上山就能背回來一大捆柴火,都是樹木幹枯的枝條,有的是高大的藤蔓,還有那種茂盛的

 村東頭有一片平整的土地,就在把邊上,那裡有幾戶人家的柴火垛子,山裡面最不缺的就是柴火,滿山都是樹木,秋天的時候樹木幹枯,随便上山就能背回來一大捆柴火,都是樹木幹枯的枝條,有的是高大的藤蔓,還有那種茂盛的野草,長得又粗又壯,幹了以後也能當柴火使,放在自家院子裡既不衛生又不安全,村東頭把着邊上的幾家就把自家的柴火堆到村頭那片空地裡,有那麼幾戶人家,都是整齊地堆放着,一垛都好高好大,形成一個天然的隐秘場所。
  雖然雜亂,但幾戶人家都很規則地擺放着自己的柴火,為了拿取方便,也都整理得很幹淨,這邊一垛,那邊一垛,也都有過去的小道,要不然裡面的怎麼能拿出來,以前小孩子常常愛到這裡來玩,藏貓貓啊,捉迷藏啊,找寶啊什麼的,都是孩童的遊戲,有的往一垛後面一藏,不到近前根本就發現不了,不過現在是大晚上了,顯然是沒什麼人到這裡來,正好成了偷人的好場所。
  被自己的幹兒子以很羞澀的姿勢抱在懷裡,而且他還抱着自己往那隐秘的柴火垛子裡去,胡美花想到了很多很多,一張的臉蛋此刻漲得通紅,可是她卻不敢大聲去喊,萬一要是驚着了别的人,現在她的樣子是有理也說不清了,都說男人遇見豁出去的女人無可奈何,她這個女人遇見二彪子這個彪小子也是無可奈何啊!
  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胡美花壓低了聲音急聲道:“二彪子,你别亂來,你别亂來啊,要不然我告訴你爹啊!”
  老是這樣一句沒有建設性的話,二彪子都有點免疫了,你就是告訴我爹我娘那不是以後的事情了,還是考慮你現在的事情吧,四下打量了一下,幾處柴火垛子中間有一小片空地,周圍都有柴火垛子擋着,根本就看不見裡面的内容,倒是個背着人的好地方,二彪子眼前一亮,抱着胡美花就過去了。
  “二彪子,二彪子,幹娘跟你說話呢,你到底想幹什麼,你可别亂來啊!”胡美花這一刻真的有些慌了神,她不是沒有經過男人,自家男人雖然是個病秧子,但多少年前畢竟也經曆過男女的事情,隻是因為病情的原因,她确實有好多年沒做過男女之間的事情了,最主要的是這個男人還是她從小看着長大的幹兒子,很有種害怕和奇怪的感覺。
  面對喋喋不休的胡美花,二彪子用出了很簡單但卻很實用的方法,一張大嘴惡狠狠封上去,胡美花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這是真的,但是二彪子那張肆無忌憚的大嘴确實已經行動了,而且更過分的是他的大舌也順勢闖了進去,與自己的小舌糾纏,拼命吸着自己口裡的口水,這小子倒是好有手段,胡美花還是第一次嘗試這種狂暴的手段,一時瞪大了眼睛就是閉不下去了。
  不得不承認,胡美花這種成熟妩媚的女人對二彪子的力是極大的,更有一種特殊的感覺是這個成熟妩媚的女人還是他小時侯關系非常好的幹娘,那個如水一般的女人,那個自己發誓要好好照顧的女人,那個一生不幸的女人。
  一股邪念漸漸浸滿了二彪子的心頭,右手抱着胡美花的身子,左手不聽控制地摸向胡美花光滑的腿,一把正摸個正着,肉呼呼的便直生生朝二彪子手上撞去,然後就是胡美花的嬌軀開始輕輕顫抖起來,她感覺到二彪子的手已經與自己的腿親密的接觸在一起,她的心更加慌亂起來。
  二彪子的心思沒那麼複雜,也不象那些有腦瓜的人承受挑戰自我道德底線的矛盾,反正他就認定了一件事情就大膽地去做,所以他反而很享受在其中,捏了捏胡美花豐腴的美腿,軟乎乎的,熱乎乎的,潮乎乎的,不僅肉感十足,而且很光滑,看樣子保養得非常好。
  由于是攔腰抱着的關系,胡美花那條碎花長裙就耷拉下來,然後就很方便二彪子的大手進入,然後二彪子就開始不滿足隻摸摸腿了,然後二彪子的手就開始朝那神秘地帶奔馳前進了。
  “不!”再也忍耐不住,胡美花終于發出尖叫聲,因為别看親親嘴摸摸腿,這都還可以接受,可是那個地方是女人最私密的地方,也是一個女人最寶貴的地方,輕易是不能讓别人碰的,這也是胡美花的最後底線,要是真的讓二彪子碰了自己那個地方,那麼她也就真的背叛了自己的男人,這讓一向接受中國傳統婦女三從四德的胡美花接受不了。


  “美花娘,這麼大聲,你不怕被别人聽見嗎?”二彪子惡狠狠地說道,他是個很霸道的男人,他不希望有女人不順從他的強勢霸道。
  “二彪子,你要是真敢碰我那個地方,我就是拼着讓人聽見也不會讓你如願的,聽幹娘的話,現在就放了我,我就當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你還年輕,今後的路還很長,要是真想女人了,讓幹娘給你介紹個女朋友,談個對象娶個媳婦,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你這樣欺負你幹娘,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胡美花的态度很堅決,她這一刻真的豁出去了,要是再猶猶豫豫,就讓這小子真的占了大便宜,那麼她就真的無臉回去見自己那病秧子男人,無臉去見那尖酸刻薄的公公婆婆了。
  二彪子的手一頓,他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一向和和氣氣的美花娘發這麼大的脾氣,估計是真把她惹急眼了,一時之間二彪子也沒敢再繼續下手,手寸步未進,繼續在那腿上上摸索着。
  兩人一時間都無話,二彪子忌憚胡美花發了脾氣,胡美花更是忌憚二彪子那彪脾氣,所以強忍着腿上的陣陣酥麻感覺,任由他的大手在上面肆虐着。
  一坐在地上,将胡美花的身子橫放在自己腿上,二彪子的左手繼續肆虐那肥美的女人腿,右手居然又抓向胡美花的村裡第一大波,口中嬉皮笑臉地道:“美花娘,我求求你了,給我摸一下吧,我做夢都想摸你那個地方!”
  “啊!”胡美花一聲輕呼,“二彪子,你……你不學好……”
  雖然有心拒絕他兩隻手的使壞,不管是腿啊還是啊也都是女人寶貴的地方,但胡美花更怕要是直接拒絕掉,二彪子一個彪性發作,再沒有顧忌的下了死手,現在她那柔弱的想法隻有一個,那就是無論如何要保留住女人最後的地方,其餘的地方想摸就摸吧,反正小時候這小子很不老實,該摸的地方都摸了。
  揉着胡美花軟中帶着韌勁的,那村中那麼多女人當中卻堪稱第一大的,二彪子興奮極了,嘿嘿地湊到胡美花的耳朵邊膩聲道:“美花娘,你的可真好……”
  臉蛋紅得都跟燒紅的煤炭一般,胡美花自然知道自己的那個地方一向惹得全村的女人都羨慕嫉妒,全村的男人都瘋狂流連,那是她引以為傲的地方,但是她從來沒有想過會讓她那看着長大的幹兒子這般贊美,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所以她幹脆閉起了眼睛,想摸就摸吧,想說就說吧,反正我是不答禮你,你小子弄着沒勁了,就該放了我了。
  雖然胡美花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但二彪子還是很上瘾,隔着衣服摸着也不過瘾,既然不讓從下往上摸,那就幹脆從上往下摸,套頭的連衣裙後面有拉鍊,二彪子嘿嘿壞笑着一把扯來拉鍊,然後從上往下去扒她的連衣裙。
  本來采取了不合作态度的胡美花再一次大驚,要是真全脫光了,那大小子看見女人的身子,還不發了狂,到時候就更加制止不了,忙死命地抓住他的手,不依不饒地道:“不行,絕對不行,二彪子,親都讓你親了,摸都讓你摸了,你就别折騰了好不好,就算幹娘求你了,就到這裡好不好,真的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會出事的。”
  出什麼事,大不了就出個男女事情嗎,二彪子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這種事情他還真是不怕,别人有嘴讓别人說去,自己得到好處才是真正的好處,但強迫女人的事情二彪子還不屑去做,更何況這個女人還是他從小就敬愛有加的胡美花,所以他幹脆放了手,好啊,你不是說親行嗎,摸行嗎,那我就再親親,再摸摸,我就不信磨不過你。
  看見二彪子松了手,胡美花不由得松了一口氣,但馬上她的那口氣就又不得不再提起來,一張大嘴巴再一封蓋她的櫻桃小口,那兩隻使壞的大手再一次摸向了自己的兩個,一邊一個,一手一個,自己的确實很大,一般男人一隻手都握不住,但二彪子有着一雙大于一般男人的大手,這小子的手就好象跟自己的東西是量身定做的一樣,正好一手一個,好不逍遙快活。
  一個男人的大舌和一個女人的小舌在兩張緊緊貼在一起的嘴裡胡亂糾纏打着架,胡美花的小嘴很甜,有一種甜美的味道,二彪子是親上了瘾頭,狠狠封住就不松開了,也不知道多久之後,才松了口。
  一聲咳嗽,然後就是急促的喘息聲,胡美花好長時間才停止了喘息,惡狠狠地打了二彪子一巴掌道:“你小子幹什麼,要堵死我啊,差點沒喘過來那口氣。”
  二彪子嘿嘿一笑,沒說什麼,在胡美花的驚慌失色下,他的大嘴再一次又封了上去。
  “哦,哦!”叫了兩聲卻沒叫出來,手頂了兩下卻根本頂不開二彪子那大體格子,隻得乖乖地順着他,任由他自己胡亂折騰了。
  就在兩個人胡亂折騰的時候,突然有動靜傳了過來,兩人都是同時一驚,胡美花更是眼睛裡閃着驚慌害怕的神色,要是讓人看見她和二彪子在這裡幹這種事情,她真的沒有臉再在這個世界上活了。


最最好看的小說列表


上一篇 :高H公車輪流_啊水真多輕點好痛的熟婦
下一篇 :揉擰拉扯乳尖啊痛吸奶_sm男虐女地下室調教

相關信息
推薦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