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進老師濕漉漉的花瓣_浪翁蕩熄的幸福生活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挺進老師濕漉漉的花瓣_浪翁蕩熄的幸福生活

挺進老師濕漉漉的花瓣_浪翁蕩熄的幸福生活

發布時間:2019-08-13 14:32:34

導讀
第二天,正睡得正香的二彪子硬被李三丫給叫了起來,刷牙洗臉吃飯,然後就拉着二彪子一溜煙地跑了。 來到盧大炮家大門口,二彪子有種想要跑的沖動,不提他與盧大炮的恩怨,單就他與馬翠花之間的糾纏就是說不清

  第二天,正睡得正香的二彪子硬被李三丫給叫了起來,刷牙洗臉吃飯,然後就拉着二彪子一溜煙地跑了。
  來到盧大炮家大門口,二彪子有種想要跑的沖動,不提他與盧大炮的恩怨,單就他與馬翠花之間的糾纏就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他喜歡馬翠花那成熟女人的身子,卻不想被人知道與馬翠花之間的關系,很矛盾,也很不矛盾!
  “月月,月月,在家嗎?”還沒進門,李三丫,叫嚷開了李三丫和盧月月是閨中最好的姐妹,一起長大,一起上學,那關系,那感情,兩個人就跟一個人,要不然李三丫也不會非要幫她介紹給自己二哥,在她心裡,她的二哥是最好的,能配得上二哥的也隻有自己最好的姐妹,就跟自己陪伴着二哥一樣。
  “啊,是三丫啊,月月還在睡懶覺呢,你去屋裡找她吧!”門一開,馬翠花走了出來,和顔悅色地說着話。
  二彪子正糾結,突然看見馬翠花,頓時覺得眼前一亮,似乎也沒什麼好糾結的,這樣的女人不睡正是白瞎了,四十多歲的女人,滿身都是成熟的味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熟女,很簡單的緊身白色小吊帶,下面是一條薄薄的七分彈力緊身褲,小吊帶完全掩蓋不住胸口簡直欲綻欲裂,那紫色的奶罩子清晰可見,兩團渾圓飽脹的弧形,順勢下面那條薄薄的七分彈力緊身褲更是,因為根本就是凸現出來她下面的身材,那凹陷進去的一大塊神秘之地,那又大又挺的腚子,整個呈現出一個完美的曲線,更讓人眼饞的是二彪子還仔細嘗過裡面的滋味,這看着就更加能體會到内裡的風情了。
  “我去找月月,二哥,你在這等着我啊!”李三丫如風一般沖進屋子裡,一時之間,門口隻剩下了馬翠花和二彪子。
  見四下無人,二彪子猛地将馬翠花拉到門後面,迫不及待地将手摸向了女人凹陷地帶,一邊摸着一邊喘着濃烈的氣息道:“你個妖精,沒事打扮得這樣幹什麼,難道想出去勾搭男人啊,我一個人還侍侯不住你!”
  馬翠花是什麼樣的女人,她是一個完全成熟了的女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有大家夥的二彪子,她也很是迷戀那個東西,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日不弄,那個地方就難受啊,看見二彪子的表現,她再被那大手那樣一擺弄自己那個地方,馬上感覺就上來了,瞬間她就感覺到水出來,小褲頭肯定又濕了一大片。
  同樣喘息着手摸向了二彪子的大家夥,但還保持着清醒,哼哧着道:“二彪子,你小子摸兩下就行啊,你妹子和我女兒一會兒就出來,别讓她們看出點什麼來。”
  “啊,知道,知道,讓我摸一下,哦,最好還是弄上幾下。”幹摸着實在是不過瘾,二彪子想把那褲子給褪下來。
  但馬上馬翠花強烈的反抗起來,壓低着聲音急道:“别鬧,别鬧了,一會兒她們就出來了!”
  二彪子是想收手,他也知道自己妹子李三丫和盧月月肯定馬上就會出來,可是我摸就行了你幹嗎還摸我啊,摸得我立即立正敬禮不說,想下去也下不去,頂着根旗杆就是不落,難受死了,悶哼着道:“不行了,受不了了,就幾下,就幾下好了,真的,就讓我弄幾下,翠花嬸子,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男人的氣息強烈的刺激着馬翠花的心靈,那大嘴裡噴出來的是濃濃的男人味道,這是個非常強壯的男人,這是個給予自己真正女人享受的男人,馬翠花心裡那點堅持在慢慢消失,女兒在睡覺,李三丫進去叫,她就是立即起來還不得刷牙洗臉簡單打扮一下,也得需要一段時間,這裡在門洞裡,在大門後面,除非打開大門才能發現裡面的情景,要不然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究竟在幹什麼,他也說就弄幾下,那就不如讓他弄幾下好了,自己也讓他弄得好難受,就弄幾下也讓自己解解癢。


  那份堅持自己就給自己化解開了,馬翠花的反抗也慢慢消失掉了,呢喃着道:“二彪子,你小子弄得輕一點,别太大動靜,隻幾下,隻弄幾下啊!”
  二彪子樂了,不但他想,看來這個翠花嬸子也想啊,痛快地答應一聲,迅速地脫下馬翠花薄薄的七分彈力緊身褲,當然這個環境,這個條件下不能都脫下來,隻脫到腿彎處,反正也夠用,拍了一下她的腚子,馬翠花立即明白地轉身過去将腚子對準了她,沖二彪子嬌嗔地一笑,那風情,那韻味,真是讓二彪子硬邦邦地更加硬邦邦起來。
  也不說沒用的廢話,直接也褪下了褲子,從後面狠狠地插進去,雖然是狠狠的,但是進去卻很順利,因為裡面已經全是滿溢的水,如一根棒子插進水裡發出的聲音,“撲哧”地一聲,船如港灣裡,然後就是一番翻江倒海的沖刷洗禮。
  兩手扶着門後面的牆壁,翹着,承受着一根大棒子的進出,死命地咬着牙齒,想要抑制住自己不發出聲音,但馬翠花驚恐地發現好象有點控制不住想要喊叫的沖動,那感覺真是太美妙了,真是太舒服了,真是太讓人控制不住了,不能喊,不能喊,千萬不能喊啊,屋子裡面雖然盧大炮不在家,可是自己女兒盧月月在家,二彪子的妹子李三丫也在,她要是一喊,立馬就能讓人聽見,不得已她幾乎咬着牙顫抖着道:“二,二彪子,輕點,輕點,慢着點,慢着點,我,我受不了了,你不是說隻弄幾下嗎,這都弄幾下了,我要喊,我要喊出來了!”
  從身後抱住馬翠花不算很寬的腰條,畢竟是一個成熟的婦人,畢竟已經生了一個女兒,雖然保養得很好,但腰啊,腹部啊也都長了肉,但豐盈有肉,倒也有種别樣的味道,從身後狠狠地進入,二彪子縱橫四海,正弄得起勁,卻突然聽見馬翠花說出這樣的話,不由得隻好變輕變慢起來,說是弄幾下,但弄着就忘記了說要弄幾下,這種事情男人要是不弄出來根本就是沒過瘾啊,就是天塌下來也得讓我弄完了,可是眼見馬翠花臉蛋通紅,眼裡滿是水汪汪的春色,是有點控制不住的迹象,再發狂的二彪子也不得不停下來,要是她真喊出聲來,惹得屋子裡面的盧月月和三丫頭出來,可就出大事了。
  可是這樣弄着實在是不過瘾,眼珠子一轉,二彪子倒是計上心來,因為他穿着是大褲頭,踏着拖鞋,所以穿脫都很方便,拔出**的家夥,将自己裡面的四角褲脫下來,然後疊起來塞進馬翠花的嘴裡,嘿嘿,這樣你就是想叫也叫不出來,然後二彪子再一次惡狠狠地沖殺進去。
  “二哥,你怎麼不進屋啊!”突然,屋子裡李三丫叫喊起來,大概是不見二彪子,她以為是人又偷着跑了呢!
  “娘,我那套小花裙子你給我放什麼地方了,我都找不着啊!”盧月月這個小妮子的聲音也響了起來,純潔如一張白紙的盧月月真是純潔到底了,在生活上,她也純潔得如一張白紙,迷迷糊糊着什麼也不會做。
  “你小妹在喊你,别,别做了!”吐出嘴裡的褲頭子,馬翠花艱難地吐着字。
  “你女兒也在叫你,沒事,讓我弄出來,很快,啊,很快的!”二彪子是個男人,男人就應該有個男人樣,這個時候他堅持着自己是個男人,這個時候他不管不顧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趕忙又将東西塞進嘴裡,因為這波攻擊浪潮真的好猛好快,好有殺傷力,馬翠花把眼一閉,也不去管了,發現就發現,女人難道就不該活出一個真正女人的樣,她現在就在做一個真正的女人。


最最好看的小說列表


上一篇 :灌滿了不許拿出來玉勢_最刺激男女互動摸下面
下一篇 :猛烈撞擊灌滿白濁Np_奶又大又軟快快用力吸我

相關信息
推薦熱門